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买个病秧相公冲喜,我腰疼了在线阅读 - 第124章 我要进京

第124章 我要进京

        这封信,是安虎所写。

        核心意思只有一个,求她进京。

        他实在心急如焚,为了表明事情的严重性,所以采用血书这种激烈的方式来表明心迹。

        而让她进京的原因,也实在出人预料。

        ——陆辞父母的坟墓,让人挖了。

        发生这种事情,谁都得激动上头,和人拼个你死我活。

        而安虎说,陆辞现在正在关键时刻,不能冲动。

        至于什么关键时刻,他含糊其辞,只说性命攸关。

        安虎现在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了,瞒着陆辞。

        可是纸包不住火,他也知道,这并非长久之计。

        时间长了,陆辞定然会知道。

        安虎请柳云眠去救火。

        他希望陆辞知道真相的时候,柳云眠能在旁边,劝他冷静。

        “我何德何能?”柳云眠看完后对着万神叹气。

        就算陆辞流露出些许对她的喜欢,也愿意对她负责,可是那不代表,自己就对他有多大的影响力。

        更何况,祖坟都被挖了,这事让她,她也冷静不了啊!

        尤其还是亲生父母的坟,如果是她,她也要杀人了。

        这是让她去劝的吗?

        这是让她去堵枪口。

        万神一脸高冷,抖了抖翅膀,淡定地等着她回信。

        柳云眠觉得,去是不可能去的。

        她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她一个胸无大志,躺平的咸鱼,去掺和那些能搅动朝廷风云的大事?

        她甚至回信,也不知道怎么写。

        她能感受到安虎的焦急甚至绝望。

        那种明明知道大厦将倾,却徒劳无功地想要挽回的苍白努力。

        柳云眠不知道陆辞究竟面对的是什么,为什么不能愤怒。

        她什么都不知道,光凭安虎含糊其辞的一封信,就巴巴跑到京城去?

        她以什么身份去?

        她原本就该是个挖野菜的人设,去装什么大尾巴狼?

        她一口气能找到十个八个不去的理由,并且理直气壮。

        可是有时候,理智归理智,情感归情感。

        她想到陆辞要面对那么巨大的悲伤,倒不是想着去劝他放下,而是想给他一些安慰。

        他实在,太可怜了。

        他到底动了谁的蛋糕,为什么会招来这样丧心病狂的报复?

        陆辞被逼疯,毁天灭地,观音奴怎么办?

        观音奴已经没有了母亲,如果再失去父亲……

        柳云眠不敢往下想。

        胖丫回来的时候,把蜜蜜和铁蛋都带了回来。

        万神已经飞出去了,所以几人都没有见到。

        ——屋里太热,不适合它。

        蜜蜜和铁蛋吃锅子十分高兴,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十分热闹。

        水汽蒸腾,烟云缭绕,鲜美的羊肉在沸水之中翻滚着,像一朵朵浮浮沉沉的花儿,香气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胖丫见柳云眠没动筷子,只看着锅发呆,便出口问道:“眠眠,想什么呢!赶紧吃,一会儿肉就老了。”

        “哦好。”

        柳云眠答应,夹了一筷子肉,却放在碗里,又发呆了。

        胖丫实在忍无可忍,“眠眠,你到底咋了?怎么这么吓人?在自己家,你还跳大神?”

        柳云眠:“……”

        蜜蜜也有些担心,“小姑姑,你是不是生病了?”

        铁蛋:“小姑姑才不会生病呢!小姑姑还会功夫,比,比牛犊子还壮实!”

        柳云眠:我谢谢你啊!

        “没事,吃饭。”柳云眠握紧筷子,又捞了几片肉,“我就是想起了观音奴,他也爱吃锅子。”

        没想到,这话说出来之后,其他几个人觉得,到嘴的羊肉也不香了。

        “观音奴什么时候回来?”蜜蜜问。

        “他说回来的时候,要给我带京城那里好吃的和好玩的。”铁蛋嘴里塞得鼓鼓囊囊,含混不清地道。

        “别说,我也怪想他的。”胖丫道,“等开春才能回来吧。现在这冰天雪地的,不好赶路。”

        柳云眠心情复杂,“赶紧趁热吃,一会儿炭就该烧没了。”

        一下午,柳云眠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

        她脑子里,始终是观音奴。

        陆辞出事,观音奴真的就没人管了。

        而且,这还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陆辞出事,连累了观音奴怎么办?

        晚上柳云眠躺在炕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她觉得自己应该原封不动地把那封血书还回去,表明自己不参与。

        但是从情感上,她做不到对观音奴不管不顾,不闻不问。

        她至今都记得,观音奴第一次听到这世界时候露出的惊喜。

        那是她难以磨灭的记忆。

        更别提,观音奴多么贴心。

        哪怕在外面,别人给他一口好吃的,他都惦记着回来跟柳云眠分享。

        还有陆辞……

        柳云眠对他期待过的,没期待过的,他都做了。

        尤其是他带走婚书,不肯连累自己这段,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又能无动于衷?

        柳云眠对于不能回应的感情,不会玩暧昧。

        所以她之前面对陆辞的试探,毫不犹豫地表明态度,拉开距离。

        但是别人对她的付出,不管出于什么情感,她都不能理直气壮地视作理所应当。

        不是人家先喜欢了,她没动心,就能无视别人的付出。

        就算当朋友,她也不能对于朋友即将陷入的困境无动于衷。

        柳云眠几乎一夜未眠,天都要亮了的时候才勉强睡了一会儿。

        “眠眠,起床吃饭了,我把饭都做好了。”

        胖丫端着热水进来喊柳云眠。

        柳云眠伸手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睁开眼睛问道:“天亮了?”

        “早就亮了。”胖丫道,“雪停了。”

        她起来把外面的雪都扫了。

        “胖丫,”柳云眠拥着被子坐起来,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柔顺地垂在身侧,让她面容更加柔美,“我想去趟京城。”

        “想去就去呗。啊?”胖丫大吃一惊,“你要去哪里?”

        她以为柳云眠说要去赶集呢!

        “去京城。”柳云眠道。

        “你疯了!”胖丫道,“你去京城干什么?找陆辞啊!”

        “我想观音奴了。”

        胖丫:“……我也想的,但是也不能说你想,就冒着大风大雪去吧。”

        这是不是,太任性了?

        “我要去。”柳云眠道,“我已经决定了。”

        如果陆辞没事,虚惊一场自然最好。

        可是如果有事,她救不了陆辞,至少努力把观音奴带回来。

        当然,最好的结果是,大家都有惊无险。

        虽然到目前为止,她也不知道,被挖祖坟的恨,如何能化解。

        wap.

        /129/129251/31329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