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宿主快去收废品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赵成功人没了

第四十七章 赵成功人没了

        而且不仅如此,官方没有多久又是发布了一条信息。

        “对于近日的美丽生发洗发水事件,官方在这里提醒广大市民,请勿恶意谣言中伤,需要担负起一定的法律责任。美丽生发洗发水拥有拿起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的权利。”

        算上这几个通告,网上是彻底的炸锅了。

        “卧槽,我们用的竟然是国宝级别的洗发水!”

        “这也太牛逼了,现在这一款生发洗发水怕是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是很难找到啊对手了吧。”

        “就是啊,之前还有人黑这款洗发水,真不知道脑袋里怎么想的,现在他们把官方都惊动了,这下看来,这些人是没有好下场了。”

        “对啊,对啊,纯中药药引子,你们看到了检测说明了吗,这一款洗发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危害性的。”

        “我是懒得管这么多了,反正现在开始,我就只用美丽洗发水了,贵就贵点,谁叫他能用的安心呢!”

        就当廖远和苏婉看见这些公告的时候,也是长吁一了口气。

        这些日子里,廖远还算好,苏婉就真的有些寝食不安了,虽说知道自己家的洗发水没有任何毛病,但是依然是怕口碑受到冲击。

        而现在,官方竟是把这一款洗发水的秘方列入到了国宝级的程度,苏婉可是费了不少心的。

        而然,现在廖远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赵成功的事情就是要起来了。

        “苏总,你去微博卖个热搜,然后把我之前给你的东西发上去,记住,要隐蔽一点。”

        廖远递过一些文档资料,交给了苏婉。

        苏婉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老板,你放心,我绝对能让赵成功吃不了兜着走。”

        很快,一条沉静依旧的微博,又是被抬了上来。

        其内容就是关于赵成功的。

        “飘顺生发洗发水的秃头老板。”

        “秃头老板的生发洗发水。”

        这些内容本是上过一次热搜的老旧新闻了,但是在这些日子里的美丽生发洗发水事件后,就有些味道出来了。

        一个售价进白的生发洗发水,竟然是连自己家的老板也没有丝毫作用,那么这虚假宣传的名头就落到了飘顺的头上了。

        而网友看见这一条热搜之后,也是在底下评论。

        “你们看飘顺生发洗发水的老板,是一个秃头,这洗发水还敢这么贵。”

        “玛德,一对比美丽生发洗发水,这飘顺算什么东西啊。”

        “对啊,我之前用飘顺生发洗发水可是用了一年多,但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而现在美丽洗发水,我就用了七天,这头发就长出来了。”

        “对啊,我都怀疑美丽洗发水是被飘顺给举报了,没有想到这个这么大的日化公司的老板,心竟然这么黑。”

        这一下,飘顺洗发水就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了。

        而赵成功也是坐不住了。

        “老板,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切掉生发洗发水这一条生产线?”

        秘书问道。

        赵成功摇了摇头,说道。

        “这生发洗发水可是我们的主打产品,若是直接切掉,那我的损失就是太大了。”

        秘书也是点了点头。

        在美丽生发洗发水还没有问世的时候,这飘顺生发洗发水可是公司的主打产品,意念销售额可是占了百分之五十。

        若是就这样一刀切,那么这公司的资产也是要缩水大半了。

        “那老板,你打算这么办?”

        赵成功皱了皱眉头,说道。

        “我们先开一个媒体会吧,我先针对于近日飘顺生发洗发水的问题,还他们说说,先把这个热搜压下去,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秘书说道。

        “那好,我去准备一下。”

        看着秘书的身影的离去,赵成功也是苦笑一番。

        这个打击对他涞水,是有些太沉重了,若是自己一下处理不好,那公司倒闭破产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没有多久,这个飘顺生发洗发水的媒体会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晚上,刘翼和王仲也是在家中和廖远说起此事来了。

        “廖兄,你知道吗,你的洗发水实在太好卖了,下次记得多给我点货量,兄弟发家可就是要看你的了。”

        刘翼也是笑着说道。

        “真的别说,货已到,没有一个小时就是没了,搬来我是想给自己留一下箱的,但是竟然是被顾客窜到了仓库里,愣是把那箱洗发水给搬了出来。”

        廖远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自己家的洗发水虽说效果好,但是真的没有必要搞到着一种程度。

        一会,这王仲又是说道。

        “我听说,那个赵成功要开媒体会了,看来是急了。”

        刘翼也是说道。

        “哈哈,廖兄,这个赵成功的性格我了解,一会他再媒体会上必然口出狂言,然后你再在暗中打压一下,这公司离破产没多远了。”

        听了听刘翼的话,廖远是感觉是非常有道理的。

        虽然赵成功的公司体量也是非常大的,但是现在公司内也是传出股东疯狂抛售股票的消息,如果赵成功再不拿一点东西给股东打下一针定心剂,怕是不用着急在做什么,这一家公司便是没了。

        “对了,等到赵成功的公司没了,你记得去把那里买下来。”

        廖远眉头一挑,问道。

        “这个这么说?”

        “赵成功的公司没有什么出色的,但是他家的几家工厂,生产水平是十分优秀的,甚至可以排到全国前几。”

        廖远一听,也是喜了。

        正愁自己的生产力还不够,这不就把饭送到了自己的口中了。但是扳倒一个如此巨大的公司谈何容易,看来是没有一两年,赵成功完全是可以硬撑的。

        只是,在座几人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

        第二天一早,王和刘翼仲就跑到了廖远的家中。

        他说道。

        “赵成功人没了。”

        廖远一声惊呼。

        人没了?

        刘翼点了一根烟,缓缓地说道。

        “你知道昨天他们开了媒体会吧。”

        廖远点了点头,说道。

        “知道啊。”

        “难道,赵成功真的在媒体会上作死了吗?”

        刘翼笑了笑,说道。

        “不止是作死,现在飘顺的股票已经跌停了,股东已经跑得每两个了。”

        廖远砸了咂嘴。

        真的没有想到过这个情况。

        “赵成功在媒体会上说了什么?”

        刘翼笑着说道。

        “飘顺的公关是前几天就开始运营了,还将现在的主流媒体和官方都请来了,本来这一件事到了这个地步,飘顺切了这一条生产链就完事了,但是谁能想到,这个赵成功作死,在媒体会上疯狂的作死。”、

        说着说着,刘翼也是大笑了起来。

        “廖兄,我和你说,真的不是我夸张,赵成功还在现场给人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是只要坚持用,是会有效果的”

        “赵成功哪里来的头发?”

        刘翼掏出了手机,憋着笑说道。

        “廖兄,我说不下去了,你自己去看看这视频。”

        廖远将信将疑的打开了手机,才是发现,这赵成功在媒体会上,竟是不小心把自己的假发给弄掉了。

        而且不仅如此,假发掉了之后,赵成功只是说了一个简单的抱歉,就又和现场的人说了起来。

        “其实,我的头发也是长了出来的,就是比较短。”

        说着,就用大屏幕往自己头顶上投屏。

        然而,观众只是看到了赵成功头顶空荡荡的    一片,没有见到一根头发。

        但是,赵成功还这样说。

        “你们看,我的头发,虽然不长,但是已经长出来。”

        这一下,就将现场官方来的人气走了。

        不管你多大的老板,在官方面前,就是一个孙子,但是赵成功偏偏还在官方面前恬不知耻的装逼,那后果可想而知了。

        没有多久,在场的媒体就将这些消息放了出去。

        “尼玛的,带个假发糊弄我,这还不止,这个赵成功还以为我眼睛是瞎的。”

        “作秀企业,呵呵。”

        “赶紧倒闭,我以后再也不买你们任何产品了。”

        这个媒体会的视频,短短几个小时,播放量就突破千万了。

        官方也是第一时间下架了他的全部产品,以及发布了审查令,责令飘顺停止生产。

        就这样,没有多久,工厂的员工就是群不都跑光了。

        这一下看来,赵成功是真的凉了。

        也难怪刘翼和王仲这样的一副表情。

        廖远也是喃喃自语道。

        “我本来以为这个赵成功只会死在我的手里,但是没有想到”

        他自己给自己玩死了?

        “等等,我先打一个电话。”

        “打给谁?”

        廖远笑着说道。

        “还能是谁啊,赵成功呗。”

        “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音。

        廖远顿了顿,也是说道。

        “我是廖远。”

        “就是打了你儿子的那个。”

        “赵老板啊,虽然我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但是你是不是死的太快了,我都还没有动手,你人就没了,你说说,你这是不是太不尊重人了?”

        电话那头楞了一下,就急忙说道。

        “廖远吗?廖大哥啊,你能不能饶了我,我上有小,下有小,我们不能没了这一晚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