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宿主快去收废品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真假书法大师

第五十章 真假书法大师

        我和你们说,书法讲究意境,这纸张越大,字越大,才是能将书法中的已经全部咋展现出来。字才可以活灵活现,龙飞凤舞。

        否则,就区区几寸大小,哪里能将我对于书法的感情,书写出来?

        这话一出,王仲就是看了刘翼和廖远一眼。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

        这大师说的是啥?

        廖远笑了笑,说道。

        这个问题啊,你可以问王羲之去。

        只是,虽然王羲之书写的《兰亭序》的纸张也是很大,但是总总没有到这个大师的夸张程度。

        就写两个字,都嫌纸张小的话,那叫别人怎么办?

        王仲听了这话,也是愕然了。

        那行吧,我就看看他怎么写。

        大师看了三人一眼,便是笑着说道。

        来人,帮我把纸抬起来。

        说罢,便是有大师带来的徒弟,将宣纸举起来了。

        ?

        廖远是不明白这大师的操作了,而一旁的刘翼和王仲也是满脸的懵逼。

        几米长的宣纸,被两人拉着。

        这个大师用毛笔沾了沾墨水,而后,朝着瞥了一眼身后数人,那人会意,打开了摄像机。

        随后,这位大师便是深吸一口气,随即大吼一声,把左手背在了身后,随即脚掌往地上重重一跺。

        呵!!

        下一刻,这个大师便是持笔了。

        只见到,这个大师龙飞凤舞一般,他先是写了一个大大的单人旁,随后,笔锋向上一提,又是向下一落,两个土字便是出现。

        此时,第一个佳字便是出炉了。

        远远地看着,似乎还像那么一回事。

        只是,这个大师后续的一番操作,就是让人有些傻眼了。

        只见到大师写完这佳字后,并没有收笔,而是缓缓地下蹲,在往上一蹦。

        嘿!!

        随之,佳字的最后一笔,便是被长长的脱了下去,直接是拖到了底部。

        以一个字一出来,除了大师带来的几个外,所有人都是傻眼了。

        而此时,那两个拿着宣纸的小伙子,竟是满面通红的嚷道。

        好字!!

        直接是喝彩起来了,这冷不丁的一句出来后,也是没有人接话,这两个小伙子也不觉得尴尬,又是说道。

        请大师润笔!

        这大师赞许的看了这两个年轻人一看,随后便是拿着笔,重重的往砚台上一扎。

        墨汁纷飞。

        这大师又是将笔一挥,笔上的墨汁便是溅到了廖远几人的衣服上。

        而就在廖远几人脸色阴晴不定的时候,那两个那画的小伙子是急忙的嚷道。

        你们几个,大师赐予你们造化,还不赶快感谢?

        这话一出,几人的脸便是黑了。

        而大师淡淡的望了一眼,便是说道。

        这几人是吾辈金主,不可言。

        这一下,王仲是彻彻底底的看不下去了。

        这叫书法?

        一个老神棍过来写书法?

        王仲觉得,若是自己上场,怎么都会比这个大师写的好。

        而一旁的刘翼,已经是怒火攻心了。

        他厉声说道。

        别写了,够了。

        现在,刘翼心里是将这群人骂了一个遍了。

        而这又是自己请来的人,浪费钱都是小事,但现在这群人是给他丢脸了,而且还是在廖远和王仲的面前。

        这也叫字,这也叫书法家?

        而刘翼一出口,这个大师便是愣住了。

        他刚刚还在欣赏自己的作品呢,哪里会想到忽然就被别人打断了。

        而且还是被嫌弃了。

        这时候,这个大师的脸色会很难看了。

        刘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可是一个名扬中外的书法家,能亲自来这里,已经是给了他们天大的面子了,但是哪里会想到,自己被人骂了?

        这一下,大师就不高兴了。

        刘翼看着大师这个样子,也是叹了一气。

        秘书,一会把钱打给钱,这字就不要写了。

        好的,刘总。

        站在刘翼身旁的那个秘书也是说道。

        看这话的意思,刘翼就是自认倒霉了,虽然请来了一个老神棍,但是他也是不打算继续和他计较了。

        反而是马上赶走来的舒服一些。

        但是,哪里会想到,刘翼是不想计较了,而这大师就不乐意了。

        这大师要是要脸面的,他这字都还没写完,别人就要赶他走,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侮辱啊!

        真的,钱不钱的,这大师都觉得无所谓,但是这件事要是被传出去,他的脸面肯定是要丢光了,甚至还会遭到同行的嘲笑。

        还有的就是,自己带来的这一群人。

        师傅怎么可能可以在徒弟面前,被人羞辱呢?

        这大师就立马急眼了。

        慢着,我这字还没有写好,钱不能收。

        他顿了顿,又是朝着刘翼说道。

        刘总,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你这么大一个企业家了,说话都得讲道理的。而我,一个书法协会的副会长,我去哪里,别人都是对我恭恭敬敬的,我写出来的字,那一张不是被人拿去高价拍卖的?

        就算你说我的字写的不好,那你也得给我讲出几分道理来,否则,今天事情是不可能可以善了的。

        这话一出,廖远是笑出了声来。

        没有想到,这个大师拿了钱还不乐意,还想在这里把面子也给讨回来。

        这种自尊心,廖远是很佩服的。

        况且说,这个大师写的字就和鬼画符差不了多少,搞得像是闹着玩似的。

        此时,大师的几个徒弟也是争辩道。

        我们师傅的字,以前到哪里不是被人求着才写的,今天我们亲自来,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师傅甚至还把自己珍贵的宝墨赐予你们,你们不说谢谢就罢了,现在还过来咬我们一口。

        对,你们把话说清楚了!

        刘翼脸有些红了起来,虽说他性格比较急躁,但是已经这个岁数,又是做生意的,那气量是有的。

        但是现在,这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刘翼是忍不住了。

        他不屑的看了这个大师一眼,说道。

        大师,你可往后稍稍吧,你的字,恕我眼拙,欣赏不来。这样吧,你说的钱我是一分都不会少的,我一会在谁送你出小区,这够有诚意了吧。

        然而,没有想到是,现在刘翼是打算息事宁人,但是这个大师却是不同意了。

        人家那是一个不依不饶,话说,人活一长脸,脸面这个大师是十分看重的。

        现在,这个大师就是要知道,这个刘翼,凭什么看不起自己,凭什么看不起自己的字。

        在大师眼里,自己写的字应该是要被追捧的。

        所以,这大师就直接大声的嚷道。

        不行,你的钱,不稀罕!我今天就是想要知道,我的字哪里不好。你要给我一个说法!

        大师气得有些发抖,他的几个徒弟是赶忙过去搀扶着他。

        然而,刘翼本来就是一个急性子,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能这个大师也不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去。

        现在,刘翼的火气就上来了。

        我草泥马,给脸不要脸了是不是。你用自己的眼睛看看,你的写的字是什么狗屁玩意。不,就是给狗看,狗也懒得看!

        说罢,刘翼又是指着廖远说道。

        你看看,就是这位,考古专家,你自己问问他,你的字到底怎么样!

        廖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你的字,就是狗屎!

        大师也是一惊,他抬头看向廖远,说道。

        好,你说的字差,有种你就自己写一写!

        行,写就写!

        廖远说罢,便是拿起大师堆在一旁的毛笔,在那张巨大的宣纸旁龙飞凤舞的写下佳人二字。

        而看见了廖远的字以后,所有人都是震惊了。

        这字写得,那才是满含意蕴。

        大师的脸色是难看至极,看着廖远的笔锋,和刚刚刘翼说的话,大师就确定了这刘翼请了不止自己一个人。

        请了他,有请了别人。

        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大师甚至还觉得,这个廖远,就是刘翼请来打他的脸的。

        你......

        大师指着刘翼的手,都是颤抖了起来。

        刘翼一吼道。

        滚!

        这语气中,就是没有带着一点点的客气了,里面满满都是他的愤怒。

        你再说一遍!

        刘翼鄙夷的看了这大师一眼,依然是一句。

        滚!

        这大师身体颤了颤,他整个脸都是红了起来,他今天竟然是被人给骂了?

        这个大师稳住了身子,就是冷笑起来,他说道。

        好你个刘翼,你今天还找了另外一个人来写,看来这是有意的了。刘翼,我告诉你,我们书法协会不是这么好的罪的!

        这大师竟还是威胁起了刘翼,把自己拿书法协会副会长的身份给搬了出来。

        现在这个大师,就真的把廖远的出现,当成是刘翼有意安排的了,但是他哪里会知道,这个廖远刚刚还和刘翼说,自己小学时候,才是学过书法的。

        那大师转头看了看廖远的字,便是大笑道。

        这也是你请来的大师?这个字有点功底的人,都是能写出来的。

        字不达义,草草了事,算什么书法大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