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12章 天灾信使

第12章 天灾信使

        “连续10次后,感觉到明显的疲倦。”

        “预计全天可用次数,不超过100次。”

        珠越大学主图书馆旁的小亭子里,流浪猫们围着几盘子猫粮低头狂吃,茶修蹲在它们后面,左拥右抱摸来摸去。

        这群流浪猫并不怕人,它们平时也不会特别缺食物,不少学生们走过路过都会给它们牛奶面包,它们也基本掌握了‘给我食物我给你摸’这门交易规则。

        而且茶修的抚摸带有一种魔性的力量,能令它们全身心都快乐轻松起来,流浪猫们自然不会抗拒,甚至越摸越上瘾,看见茶修‘移情别恋’摸别的猫,甚至会冲过去跟小三猫打架。

        而对着这群野猫连续施放10次‘馈赠’后,茶修就感觉到自己很累了。

        就算他对自己施放‘馈赠’,也没能缓解他的疲惫,可见他这种累并不是因为流失生命力。

        他不饿,也不困,但就是累。

        茶修现在基本可以确认,催动符文所需的引导能量是精神力。精神力的消耗不会反馈到身体上,因此茶修的身体能量没有任何消耗,甚至还十分充沛——他刚刚吃了午饭。

        然而,精神力却是由肉体与灵魂共同产生的能量,是抽象灵魂的形象延伸,是形象肉体的抽象影子,是人类最为重要又最为无能的感官。

        精神力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可以完美发掘人类的所有潜能,以至于能做到一些近乎不可能的事:灵感一闪、预知未来、风险躲避、完美抉择……

        而精神力之所以无能,是因为它基本不可能自主利用,庸人几乎一生都不会动用一次,只有时代英杰在大事大险前才会无意识地动用精神力。

        哪怕是在原来世界,茶修这类法师也只是用精神力当‘钥匙’去启动法术,并非是真正地消耗利用。这种需要消耗精神力的施法方式,已经是上古时代的遗物,借助恩赐施法,才是诸神时代的版本正解。

        但两相比较,茶修却是更钟爱地球的灵能体系。原世界里借助诸神恩赐的施法方式虽然简单轻松,但就像是给资本家打工的工人一样,工人可以利用工厂的机器,但工厂终究是资本家,哪怕工人的技术再好,只要资本家愿意,就能收走工人们的生产工具。

        而地球这种‘粗糙’的灵能体系,却等于所有灵能者都是创业者,大家都需要自己努力,无法得到他人的帮助。至于未来能走多远,就看各人的缘法。

        但现在有一个明显的问题:茶修现在连续用10次‘馈赠’符文就会累,到时候打团怎么办?

        而且跟他不一样,希路达这只猫用一次‘念剑’就困得不行。毕竟精神力源自灵魂与肉体,希路达灵魂没什么问题,但她本体只是一只橘猫,两者结合的精神力自然远逊于正常人。

        虽然除了击杀50个天魔以外,鏖战15分钟也能完成剿灭作战,但任务系统既然给出这个任务目标,就说明可以完成。

        缺魔这个短板,任务系统认为是可以克服的。

        ‘看来完成每周任务的关键之处,在于‘远距离投影’的效果……’

        茶修一边思索剿灭作战的细节,一边闭目养神,试图尽快回复精神力。原世界的冥想法本质上是向神灵祈祷,在地球自然是毫无效果,茶修想要回复精神力,只能靠等。

        他虽然不再撸猫,但流浪猫们却没有离开,而是围着他团团转,而且还不敢打扰他休息,顶多舔舔他的手,舔舔他的脸,整整一支舔猫军团。

        路过的学生都忍不住拿出手机拍照——看见一个活生生的猫咪德鲁伊在眼前,你很难忍得住手。

        「哟,直视老娘,人类!」

        茶修睁开眼睛,看见一只熟悉的橘猫坐在他大腿上,他不禁露出嫌弃的表情。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希路达火了:「老娘不比这群崽种可爱嘛!?」

        茶修没有回答,僵硬地抚摸希路达的后背,看了看附近,确认没人才出声问道:

        “你的‘剑痕’符文,进展如何?”

        希路达揣着小手手趴着,语气颇为不耐:

        「行了行了,你以为你在对谁说话?老娘可是剑皇宫首席剑士,哪怕每天只能斩10次,也能保证次次都达到剑痕要求,每条剑痕一模一样!哎,你会不会摸猫啊,快用你奶妈的力量让老娘爽爽。」

        ‘念剑’符文的进阶体系,对希路达而言太友好了。她这种几乎将剑意铭刻在灵魂的剑士而言,精通‘念剑’符文完全无压力,根本不需要像茶修这样一点一点地揣摩。

        可惜她是只猫。

        茶修一边发动‘馈赠’来摸猫,一边问道:“你来这里干嘛?”

        「这里是我的地盘啊。」

        希路达一脸理所当然,转头喵了一声,十几只流浪猫顿时排排坐食果果,然后蹲成一排发出整齐划一的喵叫声。

        她挥了挥小手,就像是在说‘诸卿家免礼’,流浪猫们才敢散开,回去吃饭玩耍。

        茶修看的一愣一愣,感叹道:“有意思……怪不得……”

        「嘿嘿,希路达是不是很厉害?」希路达自豪地说道。

        茶修点点头,说道:

        “哪怕脑容量如此小,但猫依然能做到听从上位者命令,甚至排队作战,已经初步具备创造文明的资格。一旦灵能爆发,时来天地皆同力,再出现几个先驱智者,数量庞大的猫族作为妖族乘势而起取代人族,也并非不可能发生。”

        希路达歪着脑袋注视茶修,萌萌的脸上显得是那么迷茫:

        「我问你我厉不厉害,你居然在判断猫咪的战争潜力?你是不是还想绝育全天下的猫咪,以此来维持你人类的统治啊?」

        茶修松开手,将希路达抱到一边,轻声道:

        “现在没这个想法。“

        现在没有,一旦猫咪再变聪明一点就有了咯?

        希路达晃着尾巴,在一边注视茶修抚摸治疗其他猫咪。她看着看着,忽然生气气了:

        「茶修,你是不是针对我!?」

        “什么针对?”茶修平静反问。

        希路达怒道:

        「在座的都是猫,为什么你摸它们那么细心,摸我就那么僵硬漫不经心!?」

        茶修看了一眼希路达,说道:“你会说话,它们不会说话,你比不了。”

        一时之间,希路达都快以为‘能说话’这一点是什么负面属性了。她跑过来踢飞正在享受抚摸的三色猫,蹲在茶修大腿上,昂着脑袋看着他:

        「哼哼,跟你过了三生三世,你这家伙终于腻我了?老娘这辈子不就是不再当猛男,想当只小猫咪,你就因此讨厌我嘛!?」

        茶修:“不,我不讨厌猫,但我讨厌会说话还很聪明的猫。”

        他一边说,一边将希路达推开,将刚才被踢飞的三色猫抱回来。

        希路达看着那只三色猫一脸弱智地接受茶修的抚摸,她生气得尾巴都竖直了:

        「为什么?就因为你在讨厌原世界的那些非人智慧族类?所以恨屋及乌连我都生理性厌恶了?你的创伤应激反应有这么严重吗?」

        茶修没有看她,仔细地控制手上的灵能流向,轻声道:

        “你还记得我说过,我以前是一名天灾信使吧?”

        「知道,这就是你用‘天灾信使’作为自己代号的原因?」

        “是其中一个原因,但不是全部。”

        茶修看向不远处的图书馆大门,现在下午两点多,午休结束的学生开始陆陆续续来图书馆学习。

        “天灾信使的主要职务,是侦查辖地内的天灾人祸,一旦发现强者掀起的灾难,就通知附近居民疏散躲避。这是一个懦夫的职位。”

        希路达微微一怔:

        「懦夫?难道茶修不满足于天灾信使的管理范围,还想冲上去将制造灾难的强者给解决吗?」

        茶修看了希路达一眼,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不是想解决制造灾难的强者,而是想所有灾难的根源。”

        希路达顿时脸色大变,萌萌的猫脸露出一丝严肃。她下意识迅速晃动脑袋看了看周围,发现这里是地球才松了口气。

        茶修见状,僵硬的脸庞久违地露出笑容:

        “你也明白吧?我们世界所有灾难的根源,是源自于诸神。各族诸神以众生为棋博弈,强者的力量归根究底也不过是来源于神灵的恩赐,正是因为祂们纷争不休,所以才有我们天灾信使的一口饭吃。”

        “所有天灾信使都是懦夫,因为我们心里都清楚,真正的‘天灾’究竟是什么,但我们不敢说。”

        希路达摇摇头:

        「但不是有守护我们人类的神灵吗?」

        茶修指了指上方,说道:

        “以前我也是用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直到《地球》开始运营。”

        “这是一个没有神灵的世界,但人类就因此无法生存了吗?就必然葬身兽腹吗?就懵懂无知吗?你看看周围,人类仅仅花费了五千年,他们所创造的文明,难道会逊色于神灵治下的‘伟大国度’吗?”

        “归根究底,‘神灵’本身就是一种错误的产物。有守护人类的神灵,也有守护兽族、守护血精灵、守护海精灵的神灵……祂们互相争斗,导致其他种族化为祂们的爪牙,成为人类灾难的根源。”

        希路达辩解道:

        「但其他种族也因为种种灾难而伤亡巨大啊,历史上我们人族势大的时候,也曾将其他种族压迫得远离气候宜人的神眷之地……」

        “那不是挺好的吗?”

        希路达顿时哑了,她睁大漂亮的大眼睛,愣愣地看着茶修。

        “在有限空间争夺有限资源的各智慧种族,根本没有和平的余地。只有将其他智慧种族彻底灭绝,才是自己种族的利益最大化。”

        茶修一边抚摸三色猫,一边平静地说道:

        “我看见一个人类因为灾难受伤,我会为之悲伤。至于其他异族在灾难中死去几个、几十个、几百个、几千个、几万个,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希路达想说些什么,但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她感觉茶修说的不对,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剑皇宫里,虽然多数都是人族剑士,但也不是没有血族、兽族、精灵族的学徒。希路达就有几个相熟的异族师弟师妹,她的内心拒绝茶修这种绝对的种族观。

        茶修看了她一眼,忽然问道:

        “希路达,你说过,在《地球2》里,人类近乎灭绝,妖魔鬼怪乘势而起,占领食物链的顶端,是不是这样?”

        希路达茫然地点点头:「是。」

        “而我们现在的主线任务‘挽天倾’,等同于为了保证人类的绝对统治地位,而将异族的崛起希望,扼杀在萌芽之中。”

        “就譬如猫。”茶修一边挠三色猫的下巴,一边说道:

        “或许未来猫妖会成为强大的种族,那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彻底灭绝猫妖崛起的机会,让所有猫都维持现在的状态:它们可以是人类宠物,可以去野外流浪,但绝不能……让它们有跟人类平等对话的机会。”

        “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它们,而不喜欢你。因为它们是臣服于我的下位种族,而你……不是。”

        希路达看了看亭子里正在玩耍的流浪猫,又看了看自己的肉球,露出一丝疑惑:

        「那希路达岂不是猫奸?不对不对,老娘以前是人啊,还是你的战友啊,你居然也要我臣服你!?你好变态啊!」

        茶修转头看着希路达,伸出手摸了摸她脑袋:

        “希路达,我希望你要对我们未来要做的事,有一个清晰的概念。既然我们祈求安稳的生活,就必须跟那些同样祈求安稳的敌人去战斗。我们未来要做的事,等同于将它们扼杀在萌芽之中。”

        “这就是我自称‘天灾信使’的真正原因。原世界的天灾信使,是茶修的懦夫面具,而现在的天灾信使,是我茶修的一生追求。”

        “我自愿成为地球人类的天灾信使,志在扼杀一切灾难的根源,再也不会让任何存在凌驾于人类至上,更不会让其他种族威胁人类的绝对统治……绝对不会!”

        茶修说话时语气毫无波动,平静得像是在棒读。但他那双像是在发光的眼睛,希路达还是第一次看见。

        “所以,希路达,我很感谢你愿意跟我一起战斗,因为这是一条注定要毁灭许多生命,充满磨难的荆棘之路。”茶修十分认真地感谢道。

        希路达叹了口气,耳朵和猫须都耷拉下来。

        「看来这个猫奸,希路达是当定了。」

        茶修的手就像是碰到静电一样,猛地离开希路达的猫头。

        “其实你不说话时的弱智模样还挺可爱的。”

        「茶修你滚回宿舍搓雕去吧!」

        希路达跑过来踢了茶修一腿,气鼓鼓地走开了。

        茶修看向外面蔚蓝的天空,表情满是坚定,握紧拳头,轻声呢喃: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忽然,茶修感觉自己身上的疲累一扫而空,脑子也精神起来,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身体倍有劲了。

        他愣了一下,感觉自己貌似找到了版本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