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16章 初阵、无痛、天魔

第16章 初阵、无痛、天魔

        煌煌五千年,茶修转世169次,在盘古大区留下无数足迹。

        但真正属于他的东西,不多。

        茶修并非天才,相反,他在现实十分依赖法术的便利,导致他一开始在里有点难以适应。很多的时候,他都是从地球人里学习知识来适应世界,像革新技术留下文化瑰宝这种事,基本不关他的事。

        但茶修还是有几样属于他自己原创的‘技术’。双流剑,就是他对古代冷兵器战斗的一项贡献。

        无论是盘古大区还是其他大区,双剑术都极其冷门不受重视,甚至被认为是花里胡哨的表演技巧。毕竟双剑术劣势太大,在厮杀之中,单剑力量比不过双手剑,哪怕能凭借灵巧刺中敌人,除非刺中要害,否则无法致命致残——如果敌人穿盔甲,甚至可能会无伤!

        而反过来,往往追求灵敏而穿轻甲的双剑士,很容易就被破甲重伤!

        连下九流的佣兵都不会用双剑术,只有不准致残致死的贵族决斗里,才有双剑术表演的余地。

        要是想将双剑术应用在实战,就要求剑士拥有极其强健的体魄。那问题来了——既然身体素质达标,为什么不用破坏力更高的巨剑,或者攻击距离更远的朴刀呢?

        事关性命,没有古人会研究双剑术这种没有前途的武器,除非是不怕死的……玩家。

        茶修花了数世时间,通过上百场战斗,才彻底完善这套属于自己的剑术·双流剑。

        双流剑,左手反持以剑为盾,右手正握以剑为鞭,核心要义便是‘流’字,用左手剑格挡流动,借以腰力顺势流转,右手剑如鞭流扫,就像涡流般席卷敌人!

        不仅仅是单人决斗,沙场战斗也极其强横。在乱战中,左右手反持正握不停转换,双剑时鞭时盾,防御力与杀伤力都远超他人!

        但双流剑对身体要求极高,双臂必须能久持双剑,腰力步法缺一不可。因此茶修创造出这门技术后,根本没人学——有这个身体素质,不如学大枪,而且攻击距离远,更安全。

        只有开创双流剑的茶修,才有能力凭借双流剑,在战斗中压制其他冷兵器!

        茶修也没想到,他会有机会再次使出这门剑技。

        但这种地形复杂,小队作战的环境,的确是双流剑的最佳发挥场合!

        ‘不过,我终究只拥有碧绿符文,战斗力还是无法企及拥有赤血符文的进攻者。’茶修抽空看了一眼其他人的战斗,心里默默估算小队内的战力差距。

        现在战力最强的,毫无疑问是‘猫女’希路达!

        她几乎毫无护甲,武器也只有十指利爪,防御最低,攻击距离最近,但爆发力却是冠绝全场。魁梧的恶鬼武士,在她的爪舞之中近乎不设防,如同纸张被撕裂粉碎!

        这是将‘念剑’与‘剑痕’符文附加在爪子上,她十指利爪皆成为无形破甲利剑,而且因为是超近距离发动,灵能几乎没有损失!

        她的身姿如同猫之优雅,险之又险避开恶鬼武士的反击,恍如在战场中起舞,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希路达以前是剑士,哪怕她学过拳爪武技,也极少应用在实战。

        但看她现在的战斗表现,拳爪武技不仅娴熟,而且还完美结合了‘念剑’和‘剑痕’符文,简直就像是久经磨练的战士。

        虽然茶修和希路达都显得游刃有余,但茶修这套作战技巧,可是花费好几辈子演练过千百遍。而他为自己塑造的身躯,更是他曾拥有过的最强战士之躯,相当于利用前几世的积累来战斗。

        而希路达却是较为弱小的女子姿态,血爪战技更是她临机应变而创造的技术,却丝毫不逊色茶修.

        这种天分才情,令茶修越加哀伤。

        唉,如果希路达还是人就好了,你看她是人的时候,多能干啊!

        另外一边,两位新人的表现也不俗。‘幽鬼’一人独斗三名恶鬼武士,虽然没造成多少伤害,但借助闪避和盾牌也守住了阵线。

        ‘反射’与‘盲闪’让她拥有了如同本能的战斗天赋,就像是武侠小说里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当敌人一动,她就会即刻产生反应,后发先至进行打断!

        而‘竹仙’就很轻松,就在后面biubiubiu,不过掌握枪械武器的她,杀伤力却不尽人意——恶鬼武士没有明显要害,她无法一枪致命,只能尽量射爆手足关节来致残恶鬼武士,削弱其战斗力。

        一番鏖战后,终于出现第一个无法复原的恶鬼武士——他被希路达撕成数块后,尸体忽然出现无数龟裂的裂纹,瞬息之间,铠甲、肉身、武器全部化为飞灰飘散,仿佛从没出现过一样。

        其余四名恶鬼武士没有因此退缩,但就像多米罗骨牌一样,他们很快也被一一解决。

        当只剩下一名恶鬼武士惨遭围殴时,茶修忽然喊道:

        “竹仙,靠近,不要用符文,直接射击!”

        游竹笑‘啊’了一声,连忙小步跑过来。她脸上并没有多少害怕,似乎完全适应了战斗——刚才她可是射空了一个弹匣,将恶鬼武士射出好几个大洞。

        而且恶鬼武士不会冒血,身体内部好像没有内脏,游竹笑也不认为自己在‘杀戮’,而是用玩游戏的方式拯救世界。

        恶鬼武士现在完全被压制,希路达蹲下直接把他的双腿给撕了,茶修一剑将他钉在地上,因此恶鬼武士根本动弹不得,身体不停冒出黑烟迅速恢复。

        这几乎是一个不动的靶子。

        游竹笑对准恶鬼武士,压下枪口,扣下扳机,强烈的反震令她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而就在‘竹仙’扣下扳机的瞬间,站在恶鬼武士旁边的‘幽鬼’蔡君妍顿时脸色大变,身体如诡魅般动起来,往左扑闪!

        铛!

        一声清脆的弹响,‘幽鬼’原本位置后方的钟乳石柱被崩出一个口子,而被钉在地上的恶鬼武士则是毫发无损,连盔甲都没有凹陷。

        跳弹了。

        “单纯的钢甲可没这种防御效果。”希路达蹲下来,用血爪刮了刮恶鬼武士的盔甲,弄出宛如针割黑板的刺耳声音:“体表用灵能大幅强化了防御。”

        茶修点点头,他刚才就发现了问题,他的全力挥斩居然都无法斩破恶鬼武士的盔甲。

        不过他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马上就精准切割恶鬼武士的无甲部位,例如脖子、手肘、腋下等等。虽然这些部位的‘斩味’也怪怪的,但至少能破防。

        现在让‘竹仙’用手枪测试一下,发现果然是这些恶鬼武士有问题。

        茶修可没听说过,哪个朝代的武士战甲可以挡子弹。

        险之又险避开‘误伤’的蔡君妍自然也发现这一点,她心里忽然有一丝明悟。

        怪不得奈瑟没给她们一人一把突击步枪,原来单纯步枪根本搞不死这些天魔!

        现代军事武器里,威力比枪械更大的武器自然也有,但那是用来对付人,而不是用来可以挡子弹、不停复活、无惧生死、还会协同作战的怪物!

        要是一队正规突击部队,在这种洞窟环境里与恶鬼武士五人队遇上,死的必然是突击部队——恶鬼武士可以凭借防御力和恢复力,冒着枪林弹雨突进,用武士刀斩杀惊慌失措的士兵!

        除非是‘竹仙’这种可以强化子弹并且能百分百命中的射击者,否则士兵对恶鬼武士的杀伤力,还不如挥舞双剑的‘天灾信使’和依凭利爪的‘猫女’!

        最后一只恶鬼武士,很快就被他们碾成灰尘散尽。

        茶修看了一下‘剿灭作战’的任务详情,发现他们刚才只战斗了1分30秒,击杀天魔5只。

        鏖战15分,或击杀50只天魔,任务系统的判定没有丝毫钻漏洞的余地,轻锐小队待着不动可不会推进任务进度。

        “报上具体受伤情况。”茶修问道。

        他刚才热战正酣,只能抽空观察队员的表现情况,没有看见有重伤员出现,他便等战斗结束再进行资料。

        游竹笑摇摇头:“没有受伤。”

        希路达指了指自己的左腹:“刚才有个崽种用手肘顶了一下这里。”

        “我……”

        蔡君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状况,表情很是复杂。

        “我腹部、大腿、肩部、腹部都有劈砍伤。”

        五只恶鬼武士,‘天灾信使’拉住一只,‘猫女’撕裂一只,其余三只都是由蔡君妍自己周旋抵挡。

        这是奈瑟社的第一次任务,蔡君妍很是尽力,而且‘反射’和‘盲闪’符文都是被动效果,她就随着心意和直觉,不停举盾格挡,拔刀切落,流转周旋,三只恶鬼武士居然愣是被她一个人包围了!

        等战斗结束,蔡君妍才发现自己居然身中多刀,全身浴血。怪不得她打着打着就感觉短刀有点滑手,原来是血流淌到手掌了。

        游竹笑顿时被吓到了,她伸出手又不敢碰‘幽鬼’,低头看了看自己,直接将衣袖的袖子扯下来,急急忙忙道:“要消毒止血!先用这些布绑住伤口——”

        “竹仙,冷静点。”茶修平静说道:“幽鬼,感觉如何?”

        蔡君妍沉默片刻,说道:“不痛,只感觉伤口有点……‘伤口的感觉’。”

        换作其他人,肯定听不懂‘幽鬼’的话,但茶修和希路达却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希路达笑道:“也就是说,你不觉得痛,但你知道那是‘伤口’,对吧?”

        “没错。”蔡君妍连连点头,心里却是洞悉了一切。

        果然如此!

        奈瑟社居然还有这一手,怪不得敢让她们用这么危险的任务来作为‘入社考核’!

        如果她没猜错,在投影期间,不仅投影的死亡不会影响本体,甚至投影的伤势或者其他负面效果,也不会影响本体!

        用游戏的话来说,就是‘痛觉0.1%’!

        她虽然能感觉到极为轻微的疼痛,但疼痛完全不会影响她的作战能力!

        作为一名人类,必须要克服对死亡、对疼痛、对受伤的恐惧,才能真正成为一名战士,否则一旦被恐惧压垮,在战场上根本半点能力都发挥不出来。

        而投影完全解决了这两个困难:她们既不会死,也不会痛!受再多伤,也不过南柯一梦,本体丝毫无损!

        茶修和希路达对此也毫不惊讶,因为——

        这才是他们正常的游戏体验。

        他们在游玩时,痛觉和其他负面感觉也是被压制到一个极低的层次,不然谁敢世世都上战场啊。

        只是没想到,系统的投影作战居然能享有这种游戏体验。在这个状态下,再弱小的懦夫也能发挥120%的战力。

        “幽鬼,把手伸出来。”

        蔡君妍乖乖听从‘天灾信使’的吩咐,然后她的手便被后者握住。

        一股温暖的能量从她的手掌贯通全身,身体甚至泛起莹莹绿光。

        在‘竹仙’惊奇目光的注视下,蔡君妍发现自己的伤势居然以肉眼可见的伤势愈合,被斩裂的伤势迅速生出肉芽,因为战斗而产生的疲惫也一扫而空。

        等绿光停止,蔡君妍的伤势已经彻底愈合,伤口变得光滑白皙。若非衣服浸染血污,完全看不出曾经受过重伤。

        游竹笑靠近摸了摸,被‘幽鬼’拍开了手。她也不在意,啧啧称奇:“队长好厉害啊!多重的伤势都能拉回来吗?”

        “除死之外。”茶修平静回答一句,继续为希路达治疗。

        游竹笑心里暗暗佩服,不愧是小队队长,‘天灾信使’除了战力强大,居然还有治疗能力,又能奶又能输出。

        她看见队长为两位伤员治疗伤势后,忽然直勾勾地盯着上方。

        天花板有什么东西?

        游竹笑看过去,没发现天花板有什么奇怪。她观察队长的表情,发现队长眼神炽热明亮,视线仿佛穿透了岩壁,看向遥远的天空,嘴里念念有词。

        既像是在思念恋人,又像是在梦回理想。

        她心念一动,用念力强化听力,全力聆听队长的声音,然后她便听到队长的低声呢喃: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这时候,队长忽然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平静无波,冷酷得像是一块生铁。刚才炽热明亮的迷恋眼神,仿佛只是游竹笑的错觉。

        “检查装备,继续向前,遇见五只以下的天魔就战斗,五只以上就边退边战。幽鬼,我和你继续走在前面。”

        ……

        与此同时,钟乳洞深处,在深沉渊暗之中,一双猩红眼珠忽然睁开。

        一队下级士兵死了。

        一队下级士兵正在战斗。

        有人来了。

        奇怪,圣人们派出的3648名‘埋骨兵’,只有12名成功到达埋骨地。而每处埋骨地都是人迹罕至,生人难以涉及的地方,怎么会这么快就被发现?

        不过,也好,这样我就可以活动一下身子了。

        黑暗中的人,伸出手遮住自己猩红右眼,然后他的右眼视野迅速连接到附近的所有士兵,捕捉到入侵者的面目——

        三个女人,一个男人,都是庸俗的生者……

        等等。

        那个男人,那套盔甲,那两把剑,那个炽热的灵魂……

        黑暗中的人忽然激动起来,直接将自己右眼给捅破了!右眼马上开始恢复,如同火焰般在眼眶里燃烧,又像是血液在沸腾!

        洞窟中,响起嘶哑的狂笑声:

        “五百年了,五百年了!我居然……居然还有机会,报!仇!血!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