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18章 壬生狂四郎

第18章 壬生狂四郎

        他居然忘了我?

        他怎么能忘了我!

        愤怒的朱红天魔再一次戳穿自己的右眼,这样他才能稍微冷静一点,不至于野蛮粗鲁地冲上去,而是能够继续优雅地享受这份命运的礼物。

        他喘着大气,喉咙发出低吼:

        “仅仅五百年,你就……忘了吗?”

        500年前?

        茶修认真想了想,今年2019年,500年前是1519年,也就是正德十四年。

        那一年,正德自称‘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太师、镇国公’。

        那一年,宁王宸濠反,他作为锦衣卫参与宁王谋逆一事,趁王守仁伍文定大败宁王军时,焚烧宁王的副舟,阻其逃生。

        那一年,淮扬大饥,人相食,他巡查赈灾情况,假借上司东厂提督兼锦衣卫指挥使江彬的名义,威逼官吏停止克扣。

        脑海里记忆转了一圈,茶修还是摇摇头:“想不起来。”

        朱红天魔身体微微颤抖起来,他右手在脸上抓来抓去,最后还是将还没恢复的右眼再次抓破。

        他低声咆哮道:

        “万历朝鲜战争,文禄庆长之役,壬辰倭乱,这些名词……总该让你有些印象了吧?”

        茶修微微一怔。

        万历朝鲜战争,那可是1592~1598年的事。

        哪怕按照四舍五入,这都应该算是四百年前,哪里是五百年前!

        这家伙数学也太差了吧。

        不过朱红天魔这么一说,茶修也想起那一段人生。

        那是茶修的第155世。他那时候作为辽东军的一员,跟随李如松将军参与了1593年那一场日本第一次入侵朝鲜战役。先后参与了平壤之战、碧蹄馆之战,但也身受重伤,后来朝鲜瘟疫爆发,他作为重伤员不幸染上了瘟疫,死了。

        按照希路达的说法,茶修死的时候,尸体都快烂得像是芝士排骨了。

        不过,纵观茶修游玩的169世里,第155世的茶修,是他最强的武者号。

        身体潜力最佳,平时伙食不差,从小就在辽东军作为兵员培养,以前数十世的剑术经验,在处理倭患时得到升华和融合,彻底完善双流剑术。

        所以他现在用的身体,恰好就是155世的武者号。

        在茶修知道投影可以任选自己曾经用过的身体时,他没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这副身躯,甚至连双剑盔甲都是辽东军的款式。

        这个身份没有任何问题,毕竟都过去四百年了,就算有什么因果,也早就被岁月淹没得一干二净。

        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用四百年前古人的身份,居然还能遇上四百年前的……故人?

        茶修歪了歪脑袋,认真看了看朱红天魔,问道:“我们在万历朝鲜战争里见过?在哪里见过,平壤还是碧蹄馆?”

        “你终于……想起来啦!”

        朱红天魔不停扣自己的右眼眶,死死盯着茶修,发出嘶哑难听的笑声,就像是破风箱在转动:

        “碧蹄馆,是啊,碧蹄馆!我怎么会忘记那个地方……那可是我被你杀死的地方!”

        唰!

        大太刀的绷带瞬间被斩断,露出漆黑如墨的刀身。朱红天魔平举大太刀,指尖轻轻摩擦刀刃,腥红的视线划过刀锋落到茶修身上,语气狂热地嘶吼道:

        “还记得这把刀吧!?当年,我——”

        “不记得。”

        朱红天魔瞬间哑了,他睁大眼睛死死瞪着茶修,整个人都懵了。

        茶修摇摇头:“当年我斩杀过的日军太多了,拿大太刀的大将也不少,哪能记得谁是谁?你认为你的生命独一无二,但对于我们来说……都一样的。”

        ‘我们’?

        在一旁被这番对话震得脑内轰鸣的蔡君妍,并没有错过这句话里的信息点。

        像‘天灾信使’这种曾经参加过万历朝鲜战争,却能活到现在的社员,不止一个?

        ‘猫女’跟‘天灾信使’如此相熟,难道‘猫女’也是‘我们’的一员?

        而且,这个自称在万历朝鲜战争就被‘天灾信使’斩杀的男人,为什么会变成了天魔的一员!?

        “有道理。”

        朱红天魔似乎彻底冷静下来,放下大太刀,也不再扣爆右眼球,声音变得平缓:

        “对于刀下亡魂,的确没有记住的必要。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

        “但现在,我改变了……想法。”

        “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将铭记你,你将成为我回归现世后所斩杀的第一位……地魔。”

        茶修微微皱眉,摆出双流剑架势,回答道:

        “天灾信使。你呢?”

        朱红天魔昂起脑袋,剑指茶修:

        “壬生……狂四郎!”

        狂四郎从高台上跳下来,落地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那穿着盔甲的高大身躯仿佛没有一丝重量。

        他看了一眼虎视眈眈的茶修四人,咧开嘴,指着后方的天魔兵将,露出一个森寒的笑容:

        “放心,我不会……让这些垃圾打扰我们两个人的快乐时间。”

        他在‘两个人’上咬字特别重,就像是钢铁对碰的铿锵之音,言下之意自然是要茶修跟他一对一单挑。

        如果茶修不肯的话,那就不是‘两个人’的快乐时间,狂四郎后面的那些天魔兵卒,自然就会过来‘打扰’。

        茶修微微眯起眼睛,对比了一下双方的战力差距,确认如果双方全体开战,这场战斗大概三分钟就会结束。

        ——他们三分钟内就会被对方结束。

        他转头看了一眼希路达。

        希路达眨眨眼睛,微微点头。

        心里转过许多念头,茶修看向面前这个宛如从血海之中走出来的男人,大步迎上去,平静问道:

        “狂四郎,你为什么复活了?”

        “打败我。”

        “你死了之后,经历过什么?”

        “打败我。”

        “打败你,你就会说出来?”

        “打败我,你才有机会继续……问问题!”

        轰!

        一声惊雷响,狂四郎原地消失,空气中的杀机几乎凝聚为刃,茶修瞬间向左回避并且抬起左手剑抵挡,一阵凉意吹拂过他的左臂。

        嘶。

        左手剑三分之一刃身被切割断开,剑片‘铛’的一声掉在地上。茶修左臂飚出一道血痕,伤口深可见骨,而且血肉呈现腐败的黑色,这份黑色还沿着手臂往身体蔓延。他闻了一下,居然闻到伤口传来一阵腥馊味,

        狂四郎再次出现在原来的位置,正用指尖拭去刃锋的鲜血。他表情无比迷醉,仿佛在触碰珍爱的宝物,沙哑的声音也变得有磁性起来:

        “这就是你的……鲜血。沸腾,火热,甜美。”

        狂四郎说着说着,居然将沾了血液的手指放进嘴中品尝。围观的蔡君妍露出厌恶的表情,希路达打了个冷颤,游竹笑看得脸都红了。

        茶修催动‘馈赠’符文,身上的伤势瞬息之间便恢复如初,手臂上的黑色污染也被彻底净化。他挥了挥手臂,发现可以继续使用,便朝狂四郎招招手:

        “再来。”

        “不愧是曾杀死……我的男人!”

        狂四郎一边发出疯狂的笑声,一边身影再次原地如迅雷般消失。

        眼看着就要再次受到快得看不见的斩击,但茶修却是没有闪避,甚至反而冲了上去!

        叮!叮!叮!

        狂四郎那快得近乎无法捕捉,锋锐地无法抵挡的大太刀居然被茶修挡下来,而且茶修得势不饶人,双剑如同漩涡般流转,死死咬住追击狂四郎,逼得狂四郎连连后退!

        “现在轮到队长攻了!”游竹笑兴奋地说道:“队长怎么忽然变强了那么多?”

        蔡君妍却是一眼就看穿其中奥妙:狂四郎的大太刀刃身太长,需要的攻击距离较远。现在队长欺身入怀双剑夹攻,狂四郎的大太刀的力距变短,又施展不开,攻击力自然大打折扣,只能勉强防守。

        “痛快……痛快!”

        狂四郎哈哈大笑,忽然不再回避茶修的斩击,而是舞起大太刀奋力挥砍。

        茶修面无表情,只抬起左手剑继续格挡,寸步不让,丝毫不退!

        嘶!

        嘶!

        狂四郎的脑袋被一剑切飞,茶修连剑带人被袈裟斩(右斜斩)斩成两半!

        但茶修在中刀的瞬间就不停催动‘馈赠’,大量生命力在伤口处迸发,硬生生阻止了内脏破裂的大出血,将本应要分离的身躯瞬息之间粘合起来!

        而狂四郎断了头之后也并没有倒下,飞出去的脑袋瞬间化为飞灰,本体脖子冒出一团黑雾,黑雾里闪烁着两颗红光,死死锁定住茶修。

        无言,无休,无惧!

        狂四郎用手肘夹住大太刀,轻轻一抹,借助手肘的臂甲布,抹去了刀锋上的鲜血。

        茶修扔掉断裂的左手剑,希路达随手把附近的一个恶鬼武士撕了,将恶鬼武士的武士刀扔给茶修。

        两人对视一眼,再次对冲!

        赤备具足,辽东明甲。

        大太刀,双剑客。

        时空在这瞬间逆流了,他们仿佛回到四百年前的战场上,甚至连处境都相差无几——

        当年的茶修要突围日军的埋伏圈,当年的壬生狂四郎要围歼最为精锐的辽东明军!

        现在的茶修要杀出天魔重围,现在的壬生狂四郎要歼灭闯入埋骨地的地魔!

        不同阵营,不同利益,不同民族,不同因果……他们要互相战斗的理由太多了,但战斗的结果永远都一样:赢,或者死!

        电光火石间,血眼斗双剑!

        唐竹(直劈)!袈裟斩(右斜切)!逆袈裟(左斜切)!左横切!右横切!左切上!右切上!逆风(从下而上)!突刺!

        双流剑·左曲右回!

        就像是两只野兽互相撕咬,一人一魔,一步不退,至死方休!

        断手了,就恢复。

        被斩了,就治疗!

        瞬息之间战况频变,没有任何休憩的空隙!

        数分钟之间,地上洒满了茶修的鲜血,狂四郎被枭首断肢十数次,明明只是两人决斗,却打得像是千军万马的厮杀!

        游竹笑、蔡君妍两人看得浑身颤抖,全身冷汗,手脚冰凉,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无论是文娱作品还是在现实里,她们都没见过如此血腥的利刃搏杀,而且时间是如此之长,战斗双方仿佛都是装了电动马达永不停歇的怪物!

        这时候,她们发现‘猫女’轻轻拍了拍她们的肩膀。

        “听我指示。”希路达轻声说道。

        就在这时候,她们看见‘天灾信使’闪避不及,被狂四郎一刀斩断双剑,身体飚出一道血浪,兵毁人倒,再起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