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19章 不是你赢了,而是我不想玩了

第19章 不是你赢了,而是我不想玩了

        赢了。

        看着倒地垂死,予取予求,失去一切反抗能力的仇人,壬生狂四郎全身都为之颤抖起来。

        赢了。

        五百年来的思念,终于可以画上句号。

        壬生狂四郎伤痕累累的身体各处忽然涌出黑雾,黑雾几乎化为实质地包裹住他。当黑雾融化消散,他的苍白脸容乃至于朱红盔甲都恢复如初,毫无污损。

        不愧是他重视的对手,‘天灾信使’虽然斩不破他的盔甲,但依然能从防御薄弱的关节位重伤他。

        但赢的人,还是他。

        他要以最完美最优雅的姿态,来完成自己的复仇。

        他轻声说道:“这就是你身为凡人的……极限。”

        在壬生狂四郎的视野里,仇人‘天灾信使’的灵魂已经如同风中残烛,一吹即灭。

        为了治疗自己的伤势,‘天灾信使’不停消耗自己的精神力来催动符文,但作为驱动符文的薪柴,可是来源于人类本身的精神。一旦精神耗尽,灵魂随之寂灭,凡躯也会枯死。

        就算狂四郎不动手,‘天灾信使’也活不了多久。

        他当然不会让自己思念四百年的仇人,就这样不光彩地流血而亡。

        ‘天灾信使’,必须要死在壬生狂四郎的刀下,才能了断这段生死之间的因果!

        唰。

        狂四郎随意挥舞几刀,便切断了茶修的手筋脚筋,阻止其继续挣扎。然后他走到茶修旁边,将大太刀的刀尖对准茶修的胸腔,如同行刑。

        他沙哑地问道:“有……遗言吗?”

        茶修注视着他的刀尖,忽然咳嗽数声,咳出好几口黑血。这些黑血在他嘴角流淌下来的时候,居然将他的脸给腐化了。

        他身上的伤痕也尽数染上黑坏的颜色,迅速腐败发臭,血肉甚至在融化。

        这下子,茶修发现自己的声带被弄坏了,扯着破风箱的嗓子问道:

        “你们为什么能……不停复活?”

        狂四郎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充满喜悦的笑容:

        “你羡慕吗?你想要吗?我可以……给你!”

        茶修摇摇头:

        “我不羡慕也不想要,我只想知道……怎么才能杀死你。”

        唰!

        大太刀刺在茶修的脖子旁边,狂四郎蹲下来,脑袋前倾,俯视茶修的双眼。

        “不要说谎了,你的剑骗不了我,你跟我一样,都是为战而生的……怪物!”

        “当你加入我们,圣人们就会赐予你无限的荣光,不死的魔躯,以及征战到星河尽头的……未来!”

        狂四郎站起来,高举大太刀,极其狂热地说道:“天灾信使,我对你并无怨恨,此战只为证明我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就让这一刀,宣布我的胜利,也为你的未来……开路!”

        “下次见面,我们将会为了共同的理想而……并肩作战!”

        看见狂四郎那副悠然神往的表情,茶修忽然笑了一声:

        “那可不行,我已经有理想了。”

        狂四郎微微一怔,旋即他看见‘天灾信使’那虚弱得仿佛要熄灭的灵魂,忽然炽亮起来!

        当寂灭的灵魂焕发重生,凋零枯竭的精神自然也会再次沸腾!

        他即将恢复精神力!

        但活人的灵魂怎么可能重燃?哪里来的力量?

        如果驱动灵能的代价是燃烧精神,那重燃灵魂的代价是什么?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哪怕是电光火石间,狂四郎依然清晰地听见‘天灾信使’轻轻说出这么一句话。

        他说这句话时很平静,但他每说出一个字,他的灵魂就会越加壮大一分,炽热一分,他的双眼也亮得像是在发光,视线仿佛穿透了狂四郎的身躯,凝视着洞窟之外的夜空!

        数天之前,茶修在耗尽精神力的时候就意外发现,他可以通过吟唱自己的信念来爆发恢复精神力。

        他隐隐猜测到,这恐怕是一种奇迹。

        但是这个世界并没有神,茶修不知道这个奇迹从何而来。不过身为实用主义者,茶修自然不会放弃这种手段,顶多就尽量少用,只在必要的时候使用。

        而现在,正是需要奇迹的时候!

        看着灵魂亮得刺眼的茶修,狂四郎心中忽然紧张起来,大太刀无情斩下!

        然而就在这瞬间,茶修身上爆发出一轮碧绿光辉,照亮了整个洞窟大厅!

        ‘馈赠’符文,‘仁手’符文,连续催动!

        茶修全身瞬间愈合如初,鲤鱼打挺弹起来扑杀狂四郎!

        狂四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太刀斩断‘天灾信使’的右手,但‘天灾信使’瞬间就将右手粘合治疗,看上去就像是他的刀穿过了仇人之躯一样!

        然后,他被‘天灾信使’抱住了!

        “哦嚯!”

        茶修大喝一声,奋力一投,将狂四郎向后方队友扔去!

        率先迎接狂四郎的,是早已准备待发的游竹笑!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17发附着念力的子弹瞬间打空,全部命中,将空中的狂四郎打出17个弹孔,连甲胄都支离破碎!

        希路达紧随其后,隔着三步距离就对着狂四郎伸手一抓,十指扯勾。

        嘶啦!

        狂四郎的身体瞬间飚出十道裂痕,双手双足被切断,脑袋被枭首,甚至连身躯都连成数块!

        而就在她们动的瞬间,附近的恶鬼武士和恶鬼大将立刻向她们冲锋,远处的恶鬼铳士更是瞬间对准游竹笑射击。

        时刻戒备四周的蔡君妍,早已护住在游竹笑两旁,为她抵御无数子弹风暴,并且挥舞短刀抵挡接近的恶鬼武士!

        这时候,蔡君妍才明白奈瑟为什么要给自己配备‘短刀’——像她这种没有任何武器经验的初战者,用其他武器都难以上手(她也没有任何射击经验),只有类似于水果刀的短刀她才能运用自如,而一寸短一寸险的近距离搏杀更是能最大程度发挥她‘发射’与‘盲闪’的符文!

        轻锐小队聚拢在一次,茶修专心给她们进行治疗,四人在恶鬼天魔的浪潮中展开疯狂的厮杀!

        狂四郎被分尸之后,分散的身躯迅速化为黑烟消散,唯有紧握大太刀的右手涌出沸腾的黑雾,顷刻间便再次凝聚成人形,头部双眼血光闪耀,居然瞬间就复活了!

        他勉强维持住身形,剑指茶修四人,发出狂风怒号的声音:

        “别想逃——”

        “你们居然——玷污决斗——”

        “现在我赢了——也是时候,为圣人清除现世的‘地魔’了!”

        狂四郎高举大太刀,大太刀刀锋忽然泛起血光,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同燃烧的烈焰。

        在他即将斩下的瞬间,包围茶修四人的恶鬼天魔忽然往两边避开,为狂四郎让出一条‘剑道’!

        狂暴的杀机沿着‘剑道’吹拂茶修四人身体每一颗细胞,游竹笑和蔡君妍直接被震得身体无法动弹,恐怖的危险感令她们两个全身僵直!

        希路达此时也是一脸凝重,但茶修却是神情轻松地站在她们前方,手无寸铁地迎向狂四郎的剑意。

        茶修现在全身盔甲尽破,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但那双眼神依旧平静得像是夜晚出来散步,令人好生……不爽!

        他轻声笑道:

        “你说,你赢了?”

        这次狂四郎再也不听他任何废话,大太刀怒而斩落!

        “一!”

        随着他的一声怒喝,冲天而起的赤红剑芒也随之斩下,将洞窟岩壁斩出一道厚重剑痕,蔓延百米!

        一剑之力,开山辟地!

        然而,身处‘剑道’之中的茶修四人,却是丝毫无恙,连毛都没掉一根。

        狂四郎脸依然是一团黑雾状态,但他的愕然通过语言表露无遗:

        “你们怎么会——”

        他说到一半就顿住了,因为他看见那四个人类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呈现出虚幻状态,眼看着就要在空中消失了。

        这真的是连鬼都没见过的操作。

        “你刚才说,你在这次决斗里赢了?”

        ‘天灾信使’一脸微笑地看着狂四郎,轻轻摇头:

        “不是你壬生狂四郎赢了,而是我不想玩了。”

        说完,‘天灾信使’就彻底溶于空气之中,不留丝毫痕迹,消失无踪。

        刚才他溅出来的血,留下的盔甲碎片,也尽数消失,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过了好几分钟,狂四郎仿佛才反应过来,抱着心爱的大太刀,走到‘天灾信使’消失的地方,静静蹲在地上,眼眶里的血光忽闪忽闪的。

        片刻后,他冷冷说道:

        “将还没苏醒完毕的同伴挖出来,‘地魔’已经知道这里了,我们去其他……埋骨地。”

        恶鬼天魔们没有回答,沉默四散行事。

        狂四郎盯着地面,喃喃自语:

        “对,其他埋骨地……”

        “他是地魔,我们以后会见面的……”

        “我赢了,没错,是我赢了……”

        “下次,下次再见到他,我肯定能,肯定能……”

        “能……呜……呜呜……”

        他说着说着,黑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幽不可闻的哭泣在钟乳洞窟里回响,久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