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26章 上一世

第26章 上一世

        卫小龙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不想再看电脑屏幕上的资料,喝了一口泡了很久的铁观音。

        先是厚重的苦在舌尖绽放,紧接着醇厚的回甘在唇齿间回荡,整个人都清醒起来。

        他细细品尝这份苦韵,大多数人,甚至他的家人都很少和他喝同一壶茶——太浓了。而且他又特别钟爱铁观音,铁观音泡浓之后特别苦,甚至盖过了苦尽甘来的清香。

        但卫小龙就特别喜欢这个调调,几十年了也从未变过,反而不喜欢其他入口甘甜的茶叶。别人说他喝得太苦,他反而说别人品不出其中的真甘。

        休息了一会,座机忽然叮铃铃地响起。

        又是哪个单位打来的吧……卫小龙戴上眼镜,接通电话问道:“小何,什么事?”

        “校长,外面有电话打进来,自称是你78届的老同学。”

        78届……江西财经大学的同学?

        上次聚会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一年前的同班聚会?

        不过,既然没有我的私人号码,直接打到校长办公室,多半连同班聚会都没参加,也就是说,可能只是同一届,但不同系……

        卫小龙感到一丝厌烦,他自然是那一届学生里成就斐然的一部分,因此平日里有很多同学会找他拉关系。如果以前认识,有同窗之情倒也罢了,但如果之前连认识都不认识的话……

        他沉声问道:“叫什么名字?”

        “卫茶修。”

        嗯,卫茶修,果然不是我同班同学……等等!

        卫小龙愣了一下,声音里满是难以置信:“小何,你再说一遍?”

        小何被吓了一跳,小声地说道:“他说他叫卫茶修,跟你同一个姓,茶是茶叶的茶,修是修理的修……”

        “马上接进来!”话一出口,卫小龙就感觉自己有点失态,但他依旧无法抑制:“快!”

        “好!”

        卫小龙顿时屏住呼吸,右手紧紧抓住话筒,仿佛害怕话筒会跑掉。深呼吸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的血压都快要升起来了。

        很快,他从话筒里听见一些噪音,紧接着一个略带沙哑的男人声音轻轻响起:

        “小龙?”

        咚!

        卫小龙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狠狠地锤了一下,他张大嘴巴,想说什么,但喉咙里却什么声音都吐不出来。

        “小龙?是你吗?”

        “是我!”

        就像是溺水的人终于吐出鼻腔里的水,卫小龙感觉自己终于能呼吸了:“修哥,真的是你吗?你还活着吗?”

        听筒对面的人平静说道:“自从81年在火车站分开,我们也已经……38年没见了。我还活着。”

        听到这句话,卫小龙心里再无怀疑。他侧过头,便看见办公桌上的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一幅彩色照片,那时候穿着夹克十分新潮的卫小龙,跟一个面无表情的青年站在八一起义纪念馆前拍照。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

        看着老照片,听着听筒里的声音,卫小龙脑海里封存的记忆不受控制地泛滥起来,眼角微微湿润。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你干嘛说你是我同学,我差点就不接你电话了!”

        “我们是同学。”

        “但你是我哥啊!”

        “这只是你的称呼,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但对我来说,你一直是。”卫小龙声音都打颤了:“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但你就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你为什么不联系我?村子里你也没有回去,我真的以为你已经……”

        卫小龙出身自江西小农村卫家村,他从小好学,但村子离镇上小学太远,而且那时候读小学还是要学杂费的,他读了两年觉得自己成绩一般般,就想着还不如退学回家帮忙。

        但他想着想着又觉得不甘心,在回家的路上一边走一边哭。同村的卫茶修见他这副模样,便问他小学课堂学什么,有什么不懂。

        卫小龙说出自己不懂的内容,卫茶修居然真的能帮他解答。

        从那以后,卫小龙在课堂上不会的内容,就回去找卫茶修问。

        现在卫小龙回忆过往,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修哥跟他一样年龄,而且哥早年父母双亡,哪怕有同村帮衬也得勤奋务农,根本没上过一天小学,为什么懂的比小学老师还多?

        当年高考恢复的时候,他们刚好年满十八岁。那时候卫小龙虽然一直在家务农,但从没放弃学习,平日借来课本找卫茶修学习,于是两人一起参加高考,一起考上大学,一起走出农村。

        在卫小龙心目中,那个博学多识的修哥,永远是他生命中最耀眼的光。

        如果没有修哥,他根本不会继续学习,如果没有修哥,他的命运可能跟祖辈一样,背朝太阳,面对黄土。

        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是修哥开拓了他的视野,丰富了他的精神境界,让他知道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卫家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井。

        哪怕数十年过去,忆及往昔,卫小龙依旧感动得热泪盈眶。

        但比起激动的卫小龙,听筒里的声音依旧平静:“这些年,生了很多事,不提了。我打电话来,是想问问,珠越大学即将组建的灵能研究中心,具体是研究什么的?”

        卫小龙擦了擦眼角,笑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这么多年没见,我们先见个面吧?你现在在哪?”

        “不见面了,如果不是为了问灵能研究中心的事,我也不会打电话给你。”

        果然是修哥。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修哥依旧是那个修哥:直肠子,不转弯抹角,不虚伪奉承。他说话就像是一块锋锐的生铁片,不华丽,不造作,话语里充满冷酷的平静。

        除了修哥以外,卫小龙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修哥的世界观坚如磐石,行事法则高于结果,绝不会为了结果而委屈自己——所以卫小龙以前一直认为修哥是死了,毕竟这样做人,在那个年代,太容易死于非命。

        但卫小龙想努力一下:“为什么不见面?”

        “身体不方便。”

        卫小龙愣了一下,旋即释然了。

        是啊,他们都这个年纪了,连他自己都有高血压高血糖,更何况是修哥?

        修哥那个品性,在外面奔波展,被打断手手脚脚,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卫小龙到现在还记得,小时候村里有几个流子找修哥麻烦,修哥一开始还好声好气,现说不通道理就马上操棍子追着打,一个打三个。后来那三个流子报复,坏了修哥的田,修哥更是直接追上家门狂揍,凶悍之名传遍十里八村。

        他的字典里,仿佛从来就没有‘妥协’这个词。

        卫小龙叹了口气,又问道:“那你为什么想知道灵能研究中心的事?这可是机密内容……难道哥你觉醒了?”

        “没有,是我儿子觉醒了,他还在读大学,所以我帮他问问灵能研究中心的事。”

        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

        卫小龙十分能理解,只是没想到修哥居然也结婚生子了。

        有一说一,虽然卫小龙十分敬重修哥,但在他的印象里,修哥从来不是会被家庭束缚的人,甚至不像是会有家的人。

        在看见更多人生疾苦之后,卫小龙才意识到,修哥这种‘纯粹的孤儿’,恐怕是全天下独一份。

        无论是再孤独的人,心里终归是渴求温暖的,但修哥不是,他甚至不是跟孤独做朋友,他是根本就不需要朋友。

        他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无足鸟,一直在飞翔,只有当他死的时候,才会停下来坠落大地。

        果然,再奇怪的人,终究都要归于平凡……卫小龙露出笑容,问道:

        “嫂子是怎样的人?侄子在哪里读大学?”

        “没有嫂子,我儿子跟我没血缘关系,在哪里读大学不告诉你。”

        卫小龙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咳嗽好几声才缓过来。

        没有老婆,认了个没血缘的儿子!?

        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一想到是修哥,他又觉得可以理解。

        修哥又问道:“所以你能将灵能研究中心的事告诉我吗?”

        卫小龙叹了口气,说道:“关于灵研的事,虽然是由我负责,但我并不会直接参与。灵研预计会在这个月内组建,科研团队会抽调其他系的教授,然后从在校登记的灵能者学生里抽选一部分人来进行实验交流。”

        “大致研究方向是学生和教授共同研究灵能的锻炼方案,再通过观测,修正改善方案,主要目标是锻炼灵能者的能力,并且将这批学生培养成第一代灵能学者。”

        “如果你儿子觉醒了,我建议尽快去学校申请灵能者证明,而且证明能力时,尽量将能力的表现效果扩大化。越容易观察的能力,越容易被灵研中心选上。”

        卫小龙停顿片刻,修哥马上问道:“说完了吗?”

        “说完了。”

        “嗯,谢谢,再见……”

        “等等!哥,几十年没见了,真的不见个面吗?”

        “身体真的不允许。”

        “那……留个联系方式总可以吧?我将我的联系电话给你,你下次直接打我电话。”

        仿佛怕对方挂断,卫小龙连忙说出自己的手机号码。

        他说完之后,忽然笑了出来:

        “哥,我28岁的时候结婚了,新娘你也认识,就是我同学魏青青。”

        “我31岁的时候,你侄子出生了,现在都28岁了,他媳妇预产期是一个月后,明年我就能三代同堂。”

        “我爸在95年的时候走了,没病没痛,走得很舒服。我妈运气就没那么好,身体以前落下了病根,o2年的时候在医院里走了。”

        “我现在是珠越大学的校长了,不过你都打电话过来,肯定早知道了,哈哈。”

        “还有啊,我们村现在啊……”

        卫小龙像个小孩子一样,一股脑将这些年生过的事‘炫耀’出来:

        “对了对了,哥还记得你以前喝茶的习惯吗?不把茶泡的浓浓都不喝,我现在都习惯喝浓茶了,还真的挺好喝,怪不得你会喜欢。”

        听筒里一直沉默,直到这时候才声:

        “我不喜欢喝浓茶。”

        卫小龙愣了:“那你小时候为什么……”

        “小时候我味觉有问题,品尝不出苦味,现在改了。”

        卫小龙呆了半晌,忽然噗嗤一声,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满脸皱纹,笑得气喘,笑得眼泪都快出来。

        “哥,你真不愧是我哥啊!我能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

        他按住左胸,停住笑声,努力平缓呼吸,满怀笑意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祈求:

        “哥,以后一定要跟我联系。”

        “我以前的亲人,现在……就只剩下你了。”

        这时候,听筒里另一边的人,似乎叹了口气:

        “你下个月都要多一个孙子孙女了,好好享受天伦之乐吧,别像一个老古董整天追忆过往。”

        “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联系你的。”

        “小龙,下次见。”

        在这瞬间,卫小龙仿佛梦回五十年前,在日落的田埂上,修哥跟他讲完知识点,看了一眼天边的红霞,挥挥手赶他回家。

        小龙,下次见。

        “哥,下次见。”

        ……

        通话结束。

        茶修从老人机里拔出sim卡,掰断,然后将手机和卡全部扔进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