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30章 天灾信使是坏人,茶修是好人

第30章 天灾信使是坏人,茶修是好人

        陕西龙岭,地下墓窟。

        一片昏暗之中,忽然响起泥土翻滚的沙沙声。

        泥土砂石聚拢而起,开始凝实,变幻,泥为身,石为甲,水为血,细菌为脑,记忆为枢,万物归流。

        黑暗里仿佛出现漩涡,无形的灵能疯狂流转,为数十个新生躯壳注入能量,直至他们双眼闪烁猩红的亮光。

        “日安,狂四郎,我在时间长河里看见有战友被地魔打哭了,真是可怜。”

        刚刚苏醒的壬生狂四郎微微一怔,旋即双眼红光炽热,仿佛都要瞪爆——

        他万万没想到,现世12处成功定位的埋骨地,所降临的12位前锋指挥官里,居然会有这个吊人在。

        3648名埋骨先锋,只有12名成功到达埋骨地。而在这12个埋骨地里,他和这个吊人居然距离最近,以至于他转移埋骨地的时候,直接就传送到这吊人的埋骨地里!

        “暗惧,我没有……哭!”

        壬生狂四郎拔刀一斩,浩瀚血气淹没了大墓室,刹那间照亮了隐藏在墓室里的天魔军队——

        他们穿着漆黑亮的全覆盖骑士铠,双手握持双手巨剑伫立两侧,铠甲和巨剑上都有不规则的符文,仔细一看,甚至能看见符文在微不可查地流动。

        而墓室棺材之上,坐着一个只有嘴巴露出的人。他的头部自鼻梁就完全被深蓝头盔覆盖,甚至连眼睛的孔位都没有,他全身除去关节位和关键部位被铠甲覆盖,其他地方身无寸缕,露出满是深蓝符文的赤裸之躯。

        他就是此处埋骨地的先锋指挥官,暗惧。

        壬生狂四郎与他相识多年,依然不知道他的真名,只从母语上知道他是玄国中原人。像暗惧这样的人,在圣域里非常多:抛弃过去,重新开始,顺便为自己取一个响当当的名号。

        面对壬生狂四郎的滔天血斩,暗惧不闪不避,任由血气落下。然而血气穿过暗惧的身体,他屁股下的棺材都被一刀两半,但暗惧却丝毫无损。

        暗惧笑道:“我只是说有人被打哭,又不是说你。”

        壬生狂四郎怒吼:“谁被打哭我还不知道……吗?”

        话一出口,壬生狂四郎就感觉哪里不对,但他也没兴趣细想,平举大太刀,让刀锋上血湮沸腾如火!

        反正,凡是自己感觉不对劲的对话,都可以当做他在骂我!

        “狂四郎,停下。”暗惧淡淡说道:“破坏了圣人计划,你担当得起?”

        听到这句话,壬生狂四郎顿时偃旗息鼓。他恨恨看了一眼暗惧,用绷带将大太刀绑好。

        “你为何不用刀鞘?”

        “没有适合浮舟的……刀鞘。”

        “那你直接裸着便是,又不会生锈。”

        “我未来还会有……许多刀,但浮舟只有我……这个主人,我要好好……爱惜她。”壬生狂四郎很认真地绑好大太刀,保证绷带间距一致:“尊重,爱惜,是刀客的……责任。”

        “噗。”

        “你笑……什么?”

        “我想起高兴的事。”

        “什么高兴……的事?”

        “不提了。”暗惧扔出一个东西:“接着。”

        壬生狂四郎本能地想拔刀斩,但绷带绑的好麻烦,他想了想还是直接伸手接住,现是一台长方形的机器。他花了三秒钟辨认,就认出来了:“这是……手机?”

        暗惧说道:“是手机,只是跟培训课上说得不一样,地魔不再使用翻盖手机和键盘手机,而是使用这种全面屏智能手机,功能非常丰富,而且几乎人手一个。你拿去玩玩,多了解人类社会的变化,认识现在人类的厚颜无耻,下次可别被打哭了。”

        壬生狂四郎皱眉:“手机有什么……好玩的?可笑。”

        他一边说一边摸索,很快就点亮手机,成为漆黑的墓室里的明灯。

        暗惧悄无声息走到他身边,指着屏幕里的一个app:“譬如这个游戏,是一个5V5的对抗游戏,里面的角色充满人类对凡能力的想象,你可以尝试一下,说不定能有所收益。”

        “这是一个联网游戏,你想玩的话,要去第三墓室的东北角落,你站在那里才会有联网信号。”

        “如果没电了,去第二墓室,那里有一排插座。”

        暗惧简单利落地说出各种注意事项,令壬生狂四郎颇为惊奇:“这个古墓里还有……插座和信号?而且你还找到手机?”

        暗惧摇摇头:

        “不,插座是我拉电线到墓室里,让一个有电工知识的士兵装的,手机是三天前一伙盗墓贼的遗物,信号是这个国家的基建好,连墓室里都收到信号。好了,去玩吧,我在第一墓室,没什么事别来打扰我修炼。”

        壬生狂四郎看着暗惧走去第一墓室,片刻后,他现漆黑的第一墓室里出现了亮光。

        修炼还会光?

        但暗惧说了不要打扰他,壬生狂四郎也不想看见那家伙,便拿着手机到第三墓室,按照提示站在东北角,果然看见右上角出现了5g信号。

        “对抗游戏,荣耀……”

        自动登录游戏,账号似乎是那个盗墓贼的,昵称是三叔。

        选择大区……就选最新的4o4大区吧。

        按照游戏提示,进入匹配模式。壬生狂四郎捣鼓了一下,很快就理解游戏规则:三条路,五人对抗,击杀对方,推倒基地。

        至于技能也不难理解,看两眼就明白怎么用了。他杀人技术都能精通,这种小儿科自然不在话下。

        连续玩了好几盘,狂四郎都凭借凡的反应度来进行走位和突破,虽然偶有失误,也会被一些不认识的角色暴打一顿,但他很快就吸取教训,不会被相同的招式击败两次。

        游戏五人分工明确,分别为中单、上单、射野和辅助,狂四郎除了辅助以外,其他位置都能打,而且打得很凶。

        不过这游戏里有很多人喜欢骂人,不仅是敌人喜欢骂人,就连队友也喜欢骂人。狂四郎看得无名火起,但他第一次用手机打字很慢,又因为身体原因说话很慢,骂都骂不过,又不能循着信号打过去,只能憋着火继续玩。

        一旦有人骂他,他就将这笔账算到地魔身上。

        ‘垃圾地魔,素质真差。’

        ‘这些人不配活着。’

        ‘圣域降临净化现世是正确的!’

        ‘他们多少岁啊,怎么这么会骂人?’

        玩着玩着,狂四郎又想起天灾信使,心里的怒火越加炽热。

        地魔都是混蛋!

        这些骂人的玩家是混蛋,天灾信使更是混蛋中的混蛋!

        眼看就要被我打死,他居然直接跑了,还说什么‘不是你赢了而是我不想玩了’——谎言谎言谎言!

        现世的人真是太垃圾了,居然在被打死之前逃跑,这样的人就该像游戏里的小兵一样,被我一局打死几百个!

        虽然很生气,但狂四郎还是一直玩,甚至打算存金币买英雄——他倒是想买点券,不过他不知道这个盗墓贼的支付密码。

        打了几个小时后,狂四郎又开启了一盘排位,秒选杨戬上单,下路是adc孙尚香加辅助明世隐。

        很正常的阵容,但开局不久后,那个操控孙尚香的玩家‘竹子啃熊猫’就开始喷人了。

        「求求你们用手吧,别再用脚玩了。」

        「杨戬你这是哮天犬在玩吗?」

        喷完上路,中路爆团战,中单和打野都死了。

        「你们可真是葫芦娃救爷爷一个接一个的送啊。」

        「我看中路最会玩的就是防御塔。」

        「阿轲你脖子上顶的的肿瘤吗?这都冲上去?」

        阿轲玩家气不过,打字反骂。

        「哟,你还会打字的啊,我还以为你是瞎子。」

        「快回家吧你再这样下去就要被小兵打死了。」

        孙尚香玩家非常强,一边喷人一边操作两不误,在下路收了几个人头,反倒是辅助明世隐死了好几次,狂四郎切下去看了几眼,现明世隐玩家非常菜,完全是被孙尚香玩家带飞。

        到了中期抱团推进的时候,孙尚香喷得越来越过分,无数脏话像子弹一样喷射出去——

        「这游戏不适合你,回去玩4399吧。」

        「我在手机上撒把米,鸡的走位都比你骚。」

        「你适合玩庄周,活在梦里。」

        「屏幕有屎啊你怎么用舌头玩?」

        「残疾人还用脚玩游戏真是身残志坚。」

        「漂亮!(中单死了之后)」

        而这句是最让狂四郎怒火沸腾的:「兄弟,是阴曹地府的饭不好吃吗,非要上来舔屏幕屎?」

        虽然狂四郎已经初步见识过喷子的威力,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强力的喷子——从开始游戏一直喷到团战,十几分钟完全没听过,脏话在对话列表里哗啦啦地刷屏!

        怎么会有这种人!

        我要骂他,我一定要骂他!

        狂四郎打开聊天窗口,看着九宫格输入法,点了几下,绞尽脑汁回复一句:「***」

        啊啊啊——

        为什么屏蔽了我的脏话!

        为什么不屏蔽他的脏话!

        这时候孙尚香玩家居然还回复一句:「哟,脏话被系统屏蔽了?你可真没素质。」

        啊啊啊——

        狂四郎直接用手捅爆了自己的右眼珠,然后一拳打穿旁边的墙壁,身上滔天血气沸腾!

        可恶的地魔!

        我活了几百年就没见过这么贱的人!

        地魔就全部都该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我壬生狂四郎,必定要为圣人屠尽苍生,灭尽贱人!

        你们地魔,就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你们都玩得很好,再来一波,我们能赢。”

        就在这时候,手机扬声器传出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低音。

        “杨戬你的狗扔的很准,等下让他们炸团。”

        “张亮你站在我后面,开团我护着你和adnetbsp;            “阿轲切后排。”

        “稳住,这一盘我们只会赢,不会输。”

        那温柔的声音仿佛能拨动心弦,其笃定的语气隐藏着无穷的自信。哪怕是狂四郎这种无心无血之人,听到这一番话,心里居然也忍不住热血沸腾起来。

        说话的人,正是这一盘死的最多最菜的玩家明世隐,然而大家都没再说话,再一次抱团推进。

        在爆战斗的瞬间,狂四郎忽然感觉自己的手感无比丝滑,他观察到更多细节,操作也更加细腻,他操控杨戬跟刺客阿轲一起,将敌方后排搅个天翻地覆!

        ace(团灭),推进,爆基地,一气呵成!

        等打完这一盘,进行游戏结算时,狂四郎才注意到,那个明世隐的玩家昵称,叫做‘茶修’。

        他犹豫了一下,忽然转头环视一周,刚刚复原的火焰血眼紧紧凝视墓室里的所有角落。

        确认墓室里没有其他人在看,狂四郎才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点击‘茶修’的信息,选择添加好友。

        完成这个动作后,狂四郎立马将手机正面朝下盖住,仿佛怕被什么人看到似的。

        事实上,他也真的怕被其他人看见——他堂堂圣域先锋指挥官,壬生狂四郎,居然向地魔出好友申请!?

        只是……

        在刚才战斗里,那个温柔鼓励他们的声音,似乎仍声声在耳,久久难忘。

        温柔,阳光,动人心弦……

        狂四郎拿起手机,看着那名玩家的个人信息,怔怔入神。

        “地魔,也并非……全都是坏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