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51章 女大学生·茶修

第51章 女大学生·茶修

        “正在进行导航,火炉山烧烤场……”

        珠越大学占地面积很大,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学校选址接近郊区,因此大学附近的有不少风景区,学生们周末活动多数都是上山踏青或者骑车锻炼。

        火炉山就是这样的一个景点,除了可以上山踏青外,还有林林总总的野外炭火烧烤店。茶修大一时的其中一次周末班级联谊,就是去火炉山烧烤——他当然是没去。

        计程车缓缓驶入火炉山,火炉山此时一片寂静,所有烧烤店都关门了。

        下雨的时候,没人会在夜晚来野外烧烤,就算有预约也会取消。

        雨越来越大,当计程车穿过所有烧烤场,到达半山腰的时候,便熄火停下。

        口罩男走下车,抬头看了一眼夜空,暗道一声晦气。

        他转头看了一眼静静坐在后座的少女,布满血丝的双眼露出一丝浓郁的渴望。

        女大学生啊……这可是他在龙门的时候也没碰过的货色。换作以前,哪怕是一周前,他也会好好享受一番。

        但现在不一样了。

        他找到了比肉体享受,更加令他兴奋的娱乐。

        口罩男走到旁边灯光不及的阴影草地上,蹲下来开始挖土。

        连铲子都没有,他就这样徒手挖土,但效率却是快得惊人,他的两只手简直像是钢铸金浇般的锋锐坚硬,一插草地,半根手臂像是切豆腐般没入泥土之中,往上一刨,大片大片泥土直接被他双手掀开。

        不一会儿,他就挖出一个一米半深,可以放进一个人的深坑。他转过头准备爬上来,便看见那个女大学生站在坑边,衣服和头发都被大雨淋湿,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他。

        口罩男没有惊讶,甚至笑着问道:“发现手机没信号了?但你为什么不试试逃跑呢?”

        女大学生脸色平静,说道:“我更好奇,你究竟在做什么。”

        “挖坑。”口罩男脱下口罩,露出一张满是胡渣的苍白脸孔,看上去约莫二十几岁:“埋你。”

        “你是谁?”

        “豪哥。”豪哥从口袋里摸出烟和打火机,叼着烟点上:“好多人叫我烂仔豪,但很快,就会有很多人叫我豪爷。”

        女大学生点点头,又问道:“我跟你有什么仇怨吗?”

        “往日无仇,近日无冤。”

        “你什么时候将我当成目标?”

        “中午的时候,我在地铁看见你。”

        “为什么是我?”

        豪哥朝女大学生吐出一个烟圈,虽然烟圈在雨水下很快就散了,但那股烟味依旧让女大学生稍稍有些不适,侧过头掩住嘴鼻。

        “因为你是灵能者啊。”豪哥的声音里不无嫉妒,“运气万中无一的天之骄子,天才,人才,未来的大人物……所以,你就被我选中了,开心吗?”

        豪哥深深吸了一口烟,肆意张狂地挑衅着被害者。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将这些光鲜亮丽,天赋出众的上等人踩着脚下的感觉,简直令他欲罢不能。

        他讨厌这些坐着就能赚钱,出入咖啡厅,吃好喝好住好,无需经历过人间疾苦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幸运儿。

        凭什么你们一出生就什么都有,读书结婚当ceo,而我就只能在水龙塘当个有今天无明天的马仔?

        凭什么天地大变灵气复苏,也是只有你们有这份运气,而我什么都没有只能当个普通人?

        凭什么你们能在天空飞翔,我们这些蝼蚁就只能在地上爬?

        我就要扯断你们的翅膀,让你们堕落到地上,成为蝼蚁的养料!

        这种宛如‘我要与世界为敌’的正义感在豪哥心中燃烧,他舔了舔嘴唇,满脸期待地看着女大学生。

        然而,女大学生那平静的表情,却是像是一盆冷水,直接浇到他心中。

        他舔了舔嘴唇,狞笑道:“你不怕吗?你本来还有大好人生,有大好前程,但在今晚就会因为遇见我,你再也没有任何光明的未来了,你的人生就在这里画上句号!”

        “我不怕。”

        “为什么不怕?如果你今晚没遇到我,那你——”

        “没有如果。”女大学生说道:“你知道吗?如果你将一窝螃蟹下热锅,最外面的螃蟹想逃跑的时候,会被里面的螃蟹拉回锅里。”

        “地球70亿人,总会出现人渣败类,你们怨天尤人,愤世恨俗,但又不思进取,还会嫉恨有机会成功的他人,锦上添花不愿,落井下石经常,渴望将所有人都拉入沼泽之中一起堕落。你们是人祸,是人生不可避免的磨难。”

        豪哥猛地站起来,走到女大学生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她。

        “你又知道什么?你没过过我那种地底泥的生活,你没资格——”

        女大学生说道:“认清楚压迫自己的根源,是政府,就革命;是资本家,就斗地主;是环境,就战胜环境。你可以没有反抗的骨气,但苟且偷生,不是你伤害无辜的理由。”

        豪哥冷冷看着她,忽然一巴掌扇过去。

        啪,女大学生被扇得左脸迅速红肿起来,她轻轻一吐,吐出一颗牙齿。

        “看来你没有兴趣跟我聊天了。”她淡淡说道。

        “你们文化人牙尖嘴利,我无文化。”豪哥一把抓住女大学生的脖子,他的手就像鹰嘴钳一般深入肉中:“你惹怒我了。”

        从一开始,这个女人的所有表现都令他无比愤怒。

        为什么被拐到荒郊野外还能保持平静?

        为什么死到临头却一点都不怕?

        为什么还敢有理有据地反驳我的话?

        你表现得这么优秀出众,不就显得我像个丑态百出的小鬼吗!?

        女大学生憋得脸色通红,努力掰开他的手掌,竭力问道:“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挖坑埋我?”

        “有咩留到清明再讲啦!”

        这时候女大学生忽然伸手插豪哥双眼,豪哥不闪不避,任由她戳爆自己的眼球,而他冷笑一声,大拇指用力往里一扣!

        女大学生戳破豪哥的眼球,但豪哥的大拇指也扣开她的喉管,血流如泉,溅满豪哥一身!

        然而就在豪哥失明的瞬间,女大学生偷偷将一颗正20面体扔了出去。

        确认手上的尸体不再动弹,豪哥便用力一扔,将女大学生的尸体扔进坑里。他双手捂住眼部,靠着树站了一会,放下手时,眼球已经恢复如初,只是眼球里的血丝又多了几条。

        他徒手填平深坑,然后伸出印有猩红符文的舌头,用手指指甲刺穿,取舌尖血在深坑上面开始画画。

        豪哥当然是没有什么绘画才能,但他画的东西也不复杂:三轮弦月月背向里,月尖向外地拼在一起,看上去充满难以言喻的锋锐感。

        他的舌尖血在碰到泥土后也变成橡胶般的物质,凝固在泥土上塑形,不会被雨水冲刷,并且微微发亮,若是靠近细看,甚至能看到血液里有符文在流动。

        完成这一轮步骤,豪哥也松了口气。

        但身为小人物,就有小人物的谨慎。在这即将大功告成的前一刻,豪哥下意识环视一周,看看有没有意外情况。

        这一看,让豪哥如坠冰窟。

        此时雨急风怒,雨水打在叶子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云层里雷闪蛇动,翻腾不息。

        随着一道惊雷划过,豪哥便看见,就在他后面的大树旁,刚才被他埋进坑里的女大学生,正站在那里平静地看着他。

        这一幕的诡异恐怖,让豪哥瞬间回忆起自己以前看过的那些灵异电影,他浑身僵硬,全身冷汗,手脚冰凉,甚至有些尿意。

        “继续啊。”女大学生·茶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