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59章 人海茫茫再相遇

第59章 人海茫茫再相遇

        10月26日,周六。

        “呼……呼……”

        虽然感觉肺部像是被插了一刀般痛苦,双腿更是如同灌了铅难以抬起,但游竹笑依然咬着牙继续跑步,撑着最后一口气,将十公里最后一段路跑完。

        每天做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深蹲,10公里长跑。看上去好像并不算是特别难,妈妈说军方那边已经将这些项目列为每天的基础体能训练,但对于一个四肢不勤的女大学生来说,每天完成这些训练量依旧有点吃力。

        刚回到学校的这几天,游竹笑数次觉得坚持不下去想放弃,但每当这时候,游夫人就会在微信上提醒女儿‘今天完成锻炼目标没’,并且将她自己的锻炼成果展示出来‘我已经在楼下健身房跑完10公里了哦’。

        对于锻炼、学习之类短期难以见效,但有长期利益,过程辛苦无趣的活动,最大的难点往往是难以自律,无人监管。无论游竹笑是少做、不做还是随便做,都不会有什么‘系统’、‘任务界面’来提醒她,因此坚持不下去很正常。

        放在军队里,那倒是可以通过人为监管来强制实施锻炼方案。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最好的督促方法,就是有人陪自己一起锻炼。

        如果游夫人只是单纯催促游竹笑,时间久了游竹笑肯定心生厌烦,甚至反感母亲,但游夫人在催促的同时,还完成了同等的训练量,游竹笑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她总不能连母亲都比不上吧!

        完成今日的运动量,游竹笑拿起放在操场边的水瓶,一边小口慢饮一边散步,又走了十分钟才慢慢走回宿舍。

        一路上,没有同学过多关注游竹笑。距离游竹笑在校门口暴打天魔已经过去两周多,这些日子里学校里也出现了其他灵能者,游竹笑所受到的关注自然下降许多。

        比较出乎游竹笑预料的是,除了极少数人外,大多数人对灵能者都是以调侃和羡慕居多,并没有过多的排斥情绪。

        现在网络上能搜到的灵能者视频,大多数都在人类接受范围内,甚至有不少人认为,灵能者其实也就是普通人,无非是自带喷火器、空调、剪刀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有这些能力有什么用呢,去超市买菜用得上吗?

        甚至网上有一些视频up,专门就是搜集灵能者视频,然后自己借助工具,模仿重现灵能者的效果,宛如一种灵能cosplay。譬如灵能者手掌喷火,up主就将微型喷火器绑在手臂上,喷起火来甚至更炫酷。

        新闻里也时常弹出专家点评,表明灵能只是一种新颖的生产力,代表另外一种科学体系,绝大多数灵能者也就是多了一种天赋的普通人,甚至这种天赋还很可能派不上用场。如果说治愈灵能是钢琴围棋领域的天赋,那么喷火灵能就只是翻花绳领域的天赋了。

        至于灵能犯罪,倒是发生过几次,但很快就被公安民警逮捕归案,通告全网,表明在天网检查系统下,用灵能作案跟用菜刀作案没有任何区别。

        游竹笑听妈妈说,现在公安局的工作重点就是灵能犯罪,凡是发现灵能犯罪就倾尽资源不惜一切侦破,堪称是灵能严打行动,务求打破灵能者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平湖之下,已有暗流。

        奈瑟社、天魔、符文成就……就算不提外部威胁,光是人类会逐渐发现如何获取其他符文,就会慢慢掀起时代浪潮。

        就连游竹笑也能想到,如果一个人拥有复数符文,所产生的效果绝对是指数级增长,到时候灵能者与普通人的平衡就会被打破。

        要想阻止因此发生的社会动荡,要么锁住所有灵能者,要么……将所有人变成灵能者。前者能挽留现在,后者能创造未来。

        ‘游竹笑啊游竹笑,地球的未来,现在就掌握在你手上了!’

        游竹笑为自己打气,大步回到宿舍,发现宿舍里的人都在学习。

        “?怎么都在学习?”

        “下周一大物小测,”躺坐在床上的长发女生说道:“上周五说的。”

        “上周五我不在学校,我不知道啊!”

        正在看ppt的短发女生说道:“那你也可以下周一不在学校,那就不用小测了。”

        游竹笑连忙走到短发女生后面,哀求道:“学霸学霸,你肯定有小测范围的复习资料吧?”

        “没有,学习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我不会搞临时抱佛脚的突击学习。”短发女生提了提眼镜:“你可以试试对老师说,‘我因为成为灵能者而没时间学习’,说不定老师会给你合格的平时分。”

        出现了,阴阳怪气大学婊,游竹笑心想。

        游竹笑转过头,问床上躺坐的长发女生:“班长班长,你有没有……”

        “嗯,我自己没有准备,但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问问其他学长和同学。”长发女生平静说道:“他们应该愿意分享给我……喂?”

        话没说完,长发女生手机就震动响起,她接通后掩住嘴巴,轻声对话:“嗯,我已经回到宿舍,谢谢学长关心。哈哈,今天的联谊这么成功才不是因为我呢,多亏学长你在控场……”

        出现了,人见人爱白莲花,游竹笑心想。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酒红发色的女生说道:“竹子,我这里有我整理的复习资料,你要吗?”

        “太感谢你了!”

        游竹笑高兴地答谢一声,旋即看见酒红发女生的桌面上放着一包三只松鼠的开心果。她微微侧过头,瞄到自己放在桌面上的开心果果然不见了。

        出现了,不问自取蹭吃怪,游竹笑心想。

        游竹笑先去换了套衣服,看了看时间,忽然发现宿舍少了点什么:“希路达呢?”

        “又不见了。”酒红发女生说道:“她这几天总是会自己溜出去玩,除非我们一直看着,否则关门都关不住——她会从阳台跳走。不过她第二天饿了就会回来,希路达很聪明的。”

        游竹笑心想也是,便放下心来,说道:“我今晚出去不回来了,不用给我留门。”

        出现了,炫富优越本地人,其他三人心想。

        酒红发女生随意问道:“竹子你是回家吗?星期天还回来吗?”

        游竹笑穿上外套,珠越夜晚有点冷:“不是,我只是要参加一场聚会,通宵不回来而已。”

        “通宵聚会?你有参加什么社团吗?”短发女生将视线从ppt上移开,有些疑惑地问道。

        就她们所知,游竹笑大一整整一年都宅在宿舍撸猫,在课堂上睡完觉就回来看电影看综艺打游戏,又或者回家看电影看综艺打游戏……就算要参加班级活动,游竹笑也是沉默寡言不起眼的透明人,从来不会主动参加活动。

        像这样的人,居然要出去通宵?

        “该不会是去跟男生约会?”酒红发女生提出一个猜想。

        约会!恋爱!

        大家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来,对于脱离高中早恋牢笼,终于可以享受无数诗词小说里所赞美的青春幻想的大学女生来说,恋爱话题永远都是不会过时的话题。

        游竹笑早就想好了借口:“最近迷上一款网游,约好几个朋友一起通宵打游戏而已。”

        众人纷纷点头,短发女生说道:“路上小心。”

        酒红发女生也说道:“记得不要一个人去阴暗的小道,明天早点回来。”

        长发女生也捂住手机说道:“到了记得发个微信到宿舍群,有什么事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们。”

        游竹笑挤出一个笑容,点头说道:“嗯,各位小仙女再见啦。”

        “byebye~”

        她们四人脸上都是一副文明友好最佳宿舍的模样,至于内心想什么,就只有她们自己清楚了。

        正如游竹笑嫌学霸阴阳怪气,嫌班长婊里婊气,嫌热心舍友蹭吃蹭喝蹭纸巾,其他人也嫌弃游竹笑老是回家——对于她们这些一学期只能回几次家的学生来说,游竹笑这种每周回一趟家大吃大喝的本地人简直自带嘲讽。

        更别提游竹笑还很富,用好的吃好的擦屁屁也用最好的,整个大一就吃了几次饭堂,然后就一直点外卖了!

        而且游竹笑这人说得好听是口直心快,说得不好听就是情商低,她偶尔会露出些许白富美的优越感,更是让大家暗暗记在本子里,不停地在只有她们三人的宿舍群里吐槽。

        顺带一提,游竹笑也有四个宿舍群,一个是四人群,三个是三人群。

        反倒是游竹笑觉醒灵能这件事,在宿舍里并没有掀起太大波澜。这事对三位舍友的冲击力,还不如游竹笑换了一条最新的苹果手表——有没有搞错啊,一出新的就换表,太富富了!

        ……

        ……

        走出校门,来到离学校最近的一间连锁酒店,游竹笑发现还有半小时才到9点,心里松了口气。

        队长叮嘱过她们,最好在私密空间里参加奈瑟社的聚会,所以游竹笑才会来酒店。

        游竹笑非要回学校上课,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一直申请回学校上课,并非是思念校园生活,更多的是为了远离父母——自从将‘超限’符文情报交给妈妈后,游竹笑就感觉妈妈对自己的关注度明显上升,夜晚有时候会主动找自己一起睡觉。

        万一她参加聚会在外面打天魔的时候,妈妈跑进来怎么办?

        同理可得,她也不能在宿舍参加聚会。

        万一舍友看她躺在床上半个小时不动,怀疑她死了上来推她一把,天知道会不会因此掉线。

        不过,约会,谈恋爱……

        想到这里,游竹笑就叹了口气——这些日子她除了自家老爸外,就没见过几个男的。

        哦,还有队长。

        但队长明显跟猫女有奸情啊,而且这个年龄差好像有点大……

        哦,还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男生,自称跟希路达很熟。

        说起来,自从天魔袭击那天只后,就再没见过那个男生了,也没有任何联络方式。

        可能以后也不会遇到了,毕竟珠越市这么大,而她又经常不出门。

        不过她还记得那个男生的名字,姓氏罕见,名字也很奇怪,好像叫……

        就在游竹笑思索的时候,她已经走到连锁酒店门口,与此同时,有一个背着书包的男生也在进入酒店。

        他们两个下意识看了一眼对方,同时停住脚步。

        游竹笑:“……茶修?”

        茶修:“……晚上好,游竹笑小姐。”

        书包里的希路达:「铲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