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62章 被人卖猪仔了

第62章 被人卖猪仔了

        龙门水龙塘,天魔指挥官奈克丝的埋骨地。

        狂四郎咬着一根狗尾巴草,躺在小楼的天台上望着夜空,心想今晚也没有星星看啊。

        很久很久以前,狂四郎还是武家之子的时候,因为他营养摄入足够,在夜晚也能看的很远,不像那些在夜晚睁眼瞎的足轻。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鏖战之后,坐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仰望天空的无光之海,心想高天原的神明会注视到自己的勇武。

        他还记得,几,‘茶修’依然是他识到的最重要的一个朋友。

        如果说之前狂四郎对茶修的好感,是因为茶修是唯一一个在游戏里对他释放善意的玩家,那么现在狂四郎之所以仍然喜欢茶修,便是因为茶修在聊天时表现出来的博学和性格。

        他是一个绝佳的聆听者,会认真看完狂四郎发完的所有信息,并且从各种角度进行评价。哪怕狂四郎发了一张沙雕图,他也能从中提取沙雕关键词,然后反过来说一个沙雕冷笑话。

        譬如狂四郎发了一张俄罗斯人醉打黑熊的沙雕图,茶修回复一句‘我以前考执照进行野外考试的时候,遇上乌萨斯族,也就是熊人族的狩猎祭典。因为我被三只熊人吃了半个身子,执照考试宣告失败。’

        狂四郎想了很久,又上好久,才领悟到茶修应该是在说他在东北考驾照遇到熊的故事。

        茶修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因此狂四郎到现在仍然保持跟茶修聊天的习惯,遇上什么奇怪的事,看见什么沙雕的图,都会下意识地转发给茶修。

        而且,茶修总给狂四郎一种同类的感觉。虽然没有证据,但狂四郎认为‘茶修’就是一个真名。

        直接用自己名字作为称,这种堂堂正正的淳朴感,让狂四郎仿佛回到五百年前,那时候大家都没什么心眼。

        简单来说,这就像是一个老实人遇到另外一个老实人,自然会有种濒危保护动物的惺惺相惜之感。

        ‘如果能在现实里遇见他,他一定可以成为我回归现世后的第一个地魔朋友吧’狂四郎忍不住这么想到。

        嗒嗒嗒!

        靴与地的声音打破了狂四郎的幻想,他坐起来,看见小黄毛跑进天台里,指着下方喘着气说道:

        狂,狂爷,大事不好了!大姐头说要转移了,请你下去一起行动!

        转移?

        狂四郎微微皱眉,心中有些困惑,但没有多问,提着爱刀跟小黄毛下去。

        下去楼梯的时候,楼道有个烟鬼堵着路,小黄毛冲过去一脚将他踹下去,声音尖锐地骂道:没看见狂爷吗,还敢挡着狂爷的路,不想活了?

        烟鬼没说什么,连抬头看一眼都不敢,低着头匆匆离开。

        狂四郎对这一幕无悲无喜,他跟前的小黄毛,便是几天前告诉他怎么玩社交软件的黑帮小弟。因为狂四郎时常找他问手机的用法,小黄毛便正式成为狂四郎的跟班,短短几天内就成为炙手可热的新贵。

        他为狂四郎鞍前马后的同时,顺便利用自己新得的权力狠狠折腾了其他人——狂四郎不知道那些人以前跟小黄毛有没有什么仇怨,他也不想知道。

        对他而言,水龙塘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卑劣的戏剧,这里大地是脏的,空气是脏的,人心也是脏的,这里的人活着就是为了污染世界。

        也就只有来到天台看着夜空,再跟茶修聊聊天,他才能找到一丝温暖。

        小黄毛的变化,只是让狂四郎有些遗憾,但也让他越加坚定净化世界的决心。

        走到三楼,小黄毛忽然说道:狂爷你先下去,我还要通知其他人,随后就来。

        狂四郎看着小黄毛匆匆离去,沿着楼梯继续下楼,听见很多杂乱的怒吼声。

        他忽然想起来——为什么要转移?难道他们埋骨地被发现了?

        等等,今天难道是

        狂四郎默默心算了一下:他的埋骨地在14天前被天灾信使端了,暗惧的埋骨地在7天前被天灾信使端了,那么按照时间规律

        今天,莫非轮到奈克丝的埋骨地被天灾信使端了?

        狂四郎瞬间开心兴奋起来。

        开心是因为奈克丝也要跟他们一起倒霉了,兴奋是又有机会向天灾信使报仇了!

        如果说茶修是狂四郎最喜欢的地魔,那天灾信使就是狂四郎上穷碧落下黄泉都要净化的大恶人!

        狂四郎匆匆走到一楼,恰好听见外面大门被狠狠撞了一下!

        小弟们都躲在掩体里给手枪子弹上膛,狂四郎脚步轻快地越过他们,握紧爱刀走向大门,右手已经握住刀柄,体内灵能已经蓄势待发!

        狂爷,这里交给我们——

        大姐头说——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现在就要杀爆天灾信使!

        现在天灾信使杀上门来了,我如果还夹着尾巴逃跑,那我对得起壬生的勇武之名吗!?

        这时候大门终于被撞开,狂四郎双眼血光一闪,眼看着就要拔刀怒斩——

        警察,全部给我双手抱头趴埋墙!

        狂四郎的拔刀斩瞬间中止了,浑身灵能也沉寂下来。

        一群穿着防弹衣的警察鱼贯而入,几个警察先是用枪指着狂四郎,但他们看见狂四郎穿着铠甲拿着一柄绷带刀,看起来就像一个萌二,便迅速掠过他去追逐屋里面的歹徒。

        你,干什么的,考斯普雷完来摆造型啊?一个女警垂下枪口,看着狂四郎问道:拿身份证出来,不要跟我讲你没有身份证。这栋楼是一个大型犯罪分子巢穴,你为什么在这里?

        狂四郎思索了一会,松开刀柄:投靠亲友。

        注意到狂四郎的普通话,女警眨眨眼睛,用蹩脚的普通话问道:你什么学历?

        狂四郎沉默片刻:没上过学。

        原来你被人卖猪仔了啊女警心中了然,指了指外面武装冲锋车:那你先去外面蹲着,如果你没有犯罪记录就没什么事,甚至可以帮你买张车票送你返内地。

        狂四郎欲言又止,但他想起奈克丝和暗惧严厉要求他目前不能对普通人出手,便乖乖去外面蹲着。

        他也并没有觉得自己受到屈辱,毕竟只要他愿意,这里的人全部都得死,手枪子弹对他毫无威胁。

        狂四郎甚至有点开心。

        因为他等下有话题跟茶修聊了。

        茶修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到刺眼的阳光从眼帘里钻进来。

        是白天。

        他环视一周,看见一片房屋密集残旧的荒凉街区,不远处有个仍在走的街钟,显示时间为——8:05。

        这个地方比玄京时间晚13小时,位于西五区。

        旁边的希路达幽幽说道:我们这次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开杀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