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82章 我举报我自己

第82章 我举报我自己

        

        就在千夏暴揍中年酒鬼咸湿佬释放压力的时候,龙门水龙潭的另外一个地方,也有人在释放压力。

        “就是你,将班差佬(警察)引入来?”

        当花仔荣再次走进灯光明亮的洪兴帮总堂里,他发现本应摆在最显眼位置的关二哥神台没了,变成炭烤架;本应该放在总堂中央的长桌没了,只有一张小饭桌;本应该放在附近的十八罗汉椅也没了,只有一个铁王座;就连格子地砖,也铺上一层血红色的地毯。

        一个相貌艳丽,满身枷锁的银发女性坐在铁王座上,她身前就是饭桌,正在吃一份碳烤牛排。不过她不是用刀叉吃,而是用手拿着直接吃,而且吃的速度非常快,两三口就咀嚼完一份巴掌大的牛排,旁边三位厨师正满头大汗地烤牛排撒孜然。

        花仔荣感觉自己不是回到了总堂,而是来到一个饭堂。

        但在这个饭堂里,只有那个银发女性是食客。

        其他人,包括站在两侧低头的各堂大佬,都是她的食物。

        虽然在来之前,花仔荣就知道时代变了,洪兴现在被一条过江龙统治,所有大佬都俯首称臣,龙门的地下世界迎来了帝王。

        但花仔荣依然认为自己有反抗之力,哪怕帝王也是人,吃颗花生米一样得倒。其他大佬肯定不甘心自己的利益就这样被分配出去,只要花仔荣振臂一呼,肯定有人响应,说不定花仔荣还能趁这个机会坐到十八罗汉的位置,入主水龙塘!

        然而现在,花仔荣来到总堂,怀里揣着手枪,窜通的卧底也在旁边,但他却是跪了下来,额头碰地。

        “一姐,不是我,差佬来这里跟我的事没关系。”

        会死。

        如果他敢反抗这个女人,肯定会死。

        从一个水龙孤儿仔拼杀到今时今日的地位,花仔荣最为倚重的,就是他的直觉。他去金三角跟将军交易的时候,一点都没怕过,但看见这个女人,花仔荣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身上每个细胞都在催促他赶紧逃跑。

        这种近乎绝望的恐惧,他上一次感受,还是被人绑起来,被人用手枪怼进嘴巴的时候。

        要么跪着生,要么死。

        “但那些警察,说是追捕一个杀人犯所以才来水龙塘搜捕。”奈克丝一边大口吃肉,一边说道:“那个杀人犯,他们说是你的人。”

        “我今晚就将他交给你。”花仔荣说道:“但他绝对没有来过水龙塘,是那班差佬随便找个理由,挑拨离间!”

        “但为什么他们就找你的理由,不找别人的理由呢?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有没有反省一下自己?”

        花仔荣的龙门脏话憋在喉咙里,很想大声骂回去,但最后还是低声下气地说道:“是我错了,我以后会小心的。”

        “嗯,好,态度还可以,留一手吧。”

        留一手?

        花仔荣还没反应过来,两个墨镜西装男就上来按住他,然后一人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柄大剑,一剑斩下!

        花仔荣刚张大嘴巴痛呼,按住他的西装男就将拳头伸进他嘴巴里,让他咬。

        狠狠一咬,妈的,这拳头比石头还硬,差点咬崩了花仔荣的牙齿。

        几秒过后,花仔荣松开嘴巴,身体颤抖不停,满脸苍白地说道:“谢,谢谢一姐,请,请让我拿手去医院接回去”

        “拿回去?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奈克丝说道:“斩下来的手,已经是我的了。”

        看着西装男将渗着血水的断手拿走,花仔荣顿时急了:“但,但”

        现在去医院马上接回去,就算不能恢复全部机能,也能通过再植手术康复训练恢复部分机能,花仔荣身边多得是断手断脚的兄弟,他甚至知道哪间医院哪个医生精通这类手术!

        然而这时候,他听到一番令人恐惧不已的对话。

        一位厨师问道:“要烤吗?”

        奈克丝摇摇头:“不,我偶尔也喜欢生吃。你先洗干净,撒一点烤香的孜然。”

        咯唧咯唧——

        花仔荣看着那个女人,像吃骨肉相连一样,将自己的手全部吃掉了。

        他甚至产生了幻肢痛,仿佛能感觉到手指被嚼烂时的疼痛,身上满是冷汗。

        然而他心里却没有任何怨恨,只有深深的畏惧。

        奈克丝吃干抹净,舔了舔嘴角的鲜血,说道:“你们干什么我不管,我只有一个要求。”

        “别,给,我,惹,麻,烦。”

        当总堂里只剩下奈克丝一人时,她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可爱的饱嗝,嘴角的些许油迹血迹,更显她的银白无暇。

        “有必要吗?”暗惧从旁边走出来,淡淡问道。

        “有必要。”奈克丝随意说道:“跟我们不一样,地魔这种生物必须要用利益和暴力才能统治,没有利益他们会逃跑,没有暴力他们会反抗。必须用鞭子和萝卜,才能让这些卑劣的生物为我们工作。”

        “手好吃吗?”

        “有点腥,骨头里满是卑贱的味道。”奈克丝哼了一声:“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仪式性的暴力所造成的恐惧会更加长久。想必刚才那群人的余生里,都不会再吃猪肘鸡爪了。”

        暗惧走到奈克丝面前,他戴着蒙眼头盔,但依然能给人一种‘我在注视你’的感觉:“奈克丝,你是不是太过迷恋这种权力了?”

        “迷恋?这只是我必须要掌握的权力。”

        “你连同伴都要欺瞒吗?”暗惧摇摇头:“与地魔合作,本就已经违反我们的理想,小四虽然脑子不好,但他说得有道理——我们不能依靠地魔。只是现在情况有变,埋骨地只有13个,圣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投放第二批种子,所以我才站在你这边。”

        “但你现在迷恋权力的模样,已经让我无法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力是聪明人的工具,但聪明人不应被权力异化成魔物。”

        暗惧严肃说道:“我已经预见了未来,而你不在其中。如果你继续深陷魔性不能自拔,我会带小四离开。”

        奈克丝眯起眼睛,她摇了摇头:“魔性?你以为这种朝生暮死的存在,会让我有一丝迷恋吗?”

        “所谓的权力,即人类的服从。但当我们召唤同胞净化世界后,地球哪里还会有人类?权力自然也无从谈起。”

        “我承认,我的确喜欢上这种愚弄操控别人的感觉,从那只手我不仅吃到了卑贱,还品尝到恐惧怨恨服从的味道”

        “他们以为,获得我们赐予的符文,就有机会跟我们平起平坐;他们以为,我让士兵去保护他们的产业,等于我跟他们有共同利益。”

        “看着他们被欲望蒙蔽双眼,一厢情愿地相信我编织出的幻想,我就忍不住地期待当我的士兵遍布全龙门,彻底撕碎他们的愚蠢幻想时,他们究竟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奈克丝摊开手:“我只是想将这个地方变成我暂时的游乐园,趁人类灭绝之前,尽情地享受这些玩具的乐趣暗惧,我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暗惧深深看了‘她’一眼:“满意。但你要记住,小四可不会跟你商量,他不满意就直接砍人了。”

        奈克丝哼了一声:“他最近还有没有随便杀人?”

        “没有了,他现在只喜欢在天台玩手机。而且他的形象早就传遍水龙塘,现在谁都知道有个穿红色具足的人会当街杀人,普通人要是遇见穿红色具足的人肯定跑到几里外,他哪里有机会杀人?”

        “哼,狂四郎这人,干啥啥不行,搞事第一名。”

        一起骂几句狂四郎,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暗惧这时候忽然说道:“我找到黛达萝丝了。”

        “什么?”

        奈克丝站起来:“她在哪?”

        “澳洲某个小镇。”暗惧说道:“她昨天遇到了‘天灾信使’,死了几十名士兵,被迫转移埋骨地。据她说,‘天灾信使’他们似乎又变强了,如果不是黛达萝丝精通空间转移,不然很可能会被追击。”

        “黛达萝丝向来就胆小,她的话参考价值不大。”奈克丝坐回来:“你怎么找到她的?“

        “在希腊语的论坛里发了几个找她的帖子,她就上钩了。”暗惧云淡风轻地说道:“这个也就对她有用,其他人都是大语种,论坛太多太杂,根本看不到我的帖子。”

        你还说我魔性深重,但你好像很沉迷地魔的工具啊奈克丝拿起手机:“将她的联系方式给我。”

        “嗯,她在用qq国际版,我们可以建个群。”暗惧拿手机按了几下,又说道:“她不希望拉小四进来。”

        奈克丝想了想,点点头:“那就不拉狂四郎。”

        “好。”

        「你被邀请加入了‘狂四郎的迫害小组’」

        就在这时候,奈克丝忽然神色一变。

        “我的士兵被攻击了!”

        “12就这么一会儿,有十几个士兵被打散了身躯!”

        “攻击者是一个用重剑的男人!”

        暗惧脸色一凛:“黛达萝丝也说过,‘天灾信使’用重剑欺负过她!”

        “居然敢欺负黛达萝丝!”

        奈克丝化为银白残影冲出去,身体移动时刮起的狂风都快要吹飞暗惧,直接撞飞一堵墙,跳入夜色中:“我去杀人!”

        咚!咚!咚!

        奈克丝在楼宇间跳跃,她的玉足每次踩地都会将天台踏出蜘蛛网纹,整栋楼也会随之一震,楼房里的人都被吓得以为地震。

        但这种移动方式自然是极快,几分钟内就能穿越整个水龙塘,没多久就来到犯罪现场——正在修建的‘宿舍’!

        士兵越来越多,奈克丝也得为他们准备休息区。士兵虽然不需要休息,但总不能站在大街上吃西北风,而且他们也得换衣服融入人群,给他们准备宿舍是很有必要的。

        而现在,宿舍不仅没有盖起来,而需要住进宿舍里的士兵,也全部尘归尘,土归土了!

        “在哪?”

        奈克丝站在工地,冷漠的银发美颜扫视一遍周围,没看见任何具有灵能波动的生命体。

        鼻子耸动,奈克丝看向附近的一处小巷,拖着枷锁铁链走过去,看见地上墙壁上有几滴新鲜的血滴。

        她用手指沾上一滴血液,闻了闻。

        恐惧恍惚迷茫绝望,还有

        “酒精的味道。”

        湾仔军器厂街1号,一辆的士停下来,走出一名精神恍惚的中年男人。

        男人看了看面前大楼的紫荆花徽章,徽章下面的缎带刻着一行字:

        「龙门·longmen    police·警察」

        另外一边的墙壁上,写着:「龙门警察总部」

        他迷茫的眼神顿时产生几缕清明,神色坦然地走进去。

        “你好先生,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夜晚在前台值班的警员马上问道。

        “我要报案,我目睹一场凶杀案,有男人用管制刀具杀了十几个人,过程十分残忍,现场触目惊心。”

        男人拿出一台手机:“我有证据,我拍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