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83章 跳楼也是技术活

第83章 跳楼也是技术活

        

        数十辆警车如繁星流水涌向水龙塘的一幕,茶修并没有看见。

        早在闯入天魔民工里无双割草时,茶修就注意到有一个极其强横的天魔正在向他袭来——哪怕不用天魔搜索仪,他也听到那近乎地动山摇的脚步声!

        龙门的天魔指挥官,居然是个超吨肥仔,走路都能引起地震。

        眼看着「无光之盾」即将消散,茶修也不敢逗留,直接结束任务让自己和千夏回归,避开与天魔指挥官的会面。毕竟是第一次进行任务,不能让萌新看见队长被暴打的情形。

        至于那个酒鬼,茶修也不担心。在千夏用‘宝梦’符文控制住他后,茶修问完水龙塘的情况,果断让他拍下自己暴打天魔的视频,然后拿着视频去龙门警察总局报案,时间上完全来得及,一路上也没有危险。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在水龙塘附近警局报案,这便是茶修转世多次得到的古老经验之一:近仇远亲,现管的地方官大概率有利益相关,是崽种;远方的皇帝巡抚没有利益相关,会是青天大老爷。酒鬼如果到附近报案,怕是躺着出来,但到警察总局举报,说不定还能加入证人保护计划。

        回来迷雾时钟之间,千夏便得到‘宝梦’符文的进阶符文情报,不过她却是没多在意,反而满眼都是兴奋:“这就是奈瑟社的工作吗?好刺激!队长,我做的怎么样?”

        “我的朋友,你做的很好。”

        茶修没有说谎,如果没有千夏,他是没办法让酒鬼去报案的——在路上随便找个人就能劝服他去警察局报案,茶修没有这种统帅力,要知道当年他还是绿林好汉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劫富济贫的。

        现在有了千夏,茶修就能随便抓住一个路人,这路人最好作奸犯科不像好人,这样茶修就能让千夏对他施法控制,再让路人拍下他们的犯罪过程,留下犯罪证据,进而让‘奈瑟社’登上世界舞台。

        只要带着千夏,以后奈瑟社办事的时候,就不怕没有群众围观了!

        毕竟已经进行三次剿灭作战了,茶修却连一张关于奈瑟社成员的通缉令都没搜到,心里隐隐有些不满。

        这就像是某个上传了三个牛逼视频的up主,发现自己不仅一个女粉丝都没有,还没人评论没人点赞,实在是很挫败斗志。

        这次,至少龙门会通缉我了吧!

        “那今晚的工作就结束了?”

        “结束了,下一次工作是后天的水曜日,有问题吗?”

        “那明天呢?”千夏问道:“那里似乎很多天魔,我们这样隔着一天杀一次,得杀多久才能杀完啊?”

        哎哟,不错哦。

        茶修顿时对千夏改观了——喜欢打天魔的,肯定不会是坏人!

        茶修说道:“明天我独自行动,你想来吗?”

        稍微有些出乎意料,千夏双眼发亮地答应了:“好,我要来!”

        今晚千夏除了将酒鬼变成工具人,也参加了战斗——她跟在队长后面,拿着球棒肆无忌惮地暴打天魔!

        她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不需要顾虑后果,不需要顾虑轻重,只需要握紧手中的武器,熬尽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将球棒狠狠往敌人头上砸去!

        去死啦,猥琐大叔,你以为有钱了不起吗!

        去死啦,邻居大婶,我扔垃圾没盖网关你什么事啊!

        去死啦,傻逼男生,如果不是你们人多,谁会愿意学园祭搞女仆咖啡厅啊!

        被疏离保守的社会风气所束缚的江户川千夏,在降临投影之中,找到了让自己释放压力的最好办法。

        其实她之前化浓妆戴假发去钓鱼时,就已经隐隐有这种倾向:将钓上的猥琐大叔们暴打一顿,美其名‘执行正义’,实际上是发泄生活中的不顺。不过那时候她也不敢太过分,哪怕‘宝梦’符文可以治疗一次,她也很注重力度,只是教训一下就停手。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

        她能尽全力挥舞球棒,将愤怒与压力通过破坏得到宣泄,而且没有任何法律道德上的障碍——她只是跟着奈瑟社清理地球上的怪物害虫,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属正义!

        而且工作时间还短,相当于晚间娱乐,千夏自然不介意这种既是爱好又能减压的工作。她现在不仅没有丝毫疲累,甚至还想再来一次。

        茶修自然不介意有人陪他加班,点点头:“可以,但不要忘记按照奖励的提示,完成相应成就获取新符文。我为你选的符文成就,都是可以在平日里完成,不要偷懒。”

        “嗯嗯,我知道了。”千夏心里一阵满意——看,队长也成为我的提示工具人了,嘻嘻!

        “对了,你的符文可以将一个信任你的动物,转变为你的伴生精灵。”茶修说道:“如果可以的话,尽快获得伴生精灵,它可以成为你的力量。”

        千夏顿时激动起来:“那精灵可以跟我交流吗?”

        “大概是可以的,而且伴生精灵自带随机超能力。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10点”茶修顿了顿:“明天10点30分见,我的朋友。”

        推迟了30分钟?队长是有什么重要事要做吗?千夏心里产生许多猜测,说道:“那明天见,天灾君。”

        茶修顿了顿,平静地盯着千夏。

        千夏眨眨眼睛:“我们不是朋友吗?私下应该可以这样称呼吧,还是说,你更喜欢我喊你信使?”

        “我并不姓天灾名信使,你可以称呼我天灾信使,或者队长。”

        “但这样就显不出我们是朋友关系了啊。”千夏理所当然地说道:“朋友之间的称呼应该更亲近一点,你可以喊我千夏,相对应的你也应该让我喊你嗯,既然你不愿意让我喊你的代号,我也可以喊你欧尼酱哦~”

        茶修沉默片刻:“那你还是喊我天灾吧。”

        “天灾君再见~”

        离开时钟之间,茶修从床上坐起来,便听见下面打机的袁方在喊:“兄弟,这波nice,赶紧推一波,稳一点!”

        因为「讨伐作战」所需时间不多,因此茶修也没有出去住酒店这么奢侈——其实他住酒店的主要原因是照顾希路达,毕竟他如果在宿舍跟猫一起睡觉,很难说袁方会对猫做出什么事。

        万一袁方将猫撸醒了,那希路达岂不是要在打团中掉线?

        茶修看看手机,现在才9点29分——千夏在繁樱,时间比他快一小时。

        时间还早,茶修也不好责怪袁方这么吵闹。按照宿舍规定,11点~9点才是静音模式,如果袁方是11点之后还敢这么大声,茶修早就下去拍他屁股了。

        也就是打女生他才会打掌心,打男生他都是打屁股的,经过多世检验,打屁股所带来的疼痛感羞辱感以及事后恢复效果,都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茶修下床换好衣服,这时候袁方忽然狠狠一拍键盘,叫声忽然愤怒起来:

        “艹(族谱),放(族谱)的五香麻辣屁,你(族谱)刚才送了多少次人头了?我实在是抬不动你们(族谱),滚回家吔屎啦!”

        茶修笑道:“刚才不是喊兄弟的吗,现在怎么骂起来了?”

        “顺风四海皆兄弟,逆风族谱祭苍天,是甘嘎啦。”

        袁方放下耳机回应一句,转头发现茶修准备出门,奇道:“这么晚出门?第一次见你睡傍晚觉,晚上去通宵吗?”

        “不是,只是出去有点事,今晚会回来的。”茶修随意道。

        袁方问道:“是不是去麒麟区?”

        茶修微微一怔:“是,你怎么猜出来的?”

        “这哪需要猜,没想到你这家伙手脚还挺麻利啊,大晚上主动过去嘿嘿。”

        袁方感叹一声:“唉,真羡慕你们这些青春的大学生。昨天我们去打游戏的时候,碰见漫协的漂亮学妹,又可爱又温柔,名字还特别有诗意不过我感觉学妹好像对懒鸟有点兴趣。可恶,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你们获得幸福吗?”

        茶修听不懂袁方的二次元黑话,但极其敏锐地捕捉到关键词,问道:“懒鸟是谁?超凡动物吗?”

        袁方听不出茶修言语里的杀机,回道:“就是隔壁宿舍又懒又菜鸟的索仔咯。”

        “是人啊。”茶修失去兴趣。

        袁方笑道:“茶修你怎么会联想到超凡动物的你别这么沉迷灵能啊,这玩意没有就没有,不能强求。不过话说回来,网上流传一种‘盗天机’的灵能激活法,让人在天台边缘做广播体操来刺激自己激活灵能,我以前还以为是笑话,结果昨天好像有人在泰山区跳楼,地被撞出一个人坑,但人不见了,怕不是临死前激活了灵能,穿越时空当主角了”

        “我出门了。”

        茶修离开宿舍,穿过林道教学楼,走了20分钟到达麒麟区。

        珠越大学里,学生可以进入的最高大楼,是麒麟区的外国语学院。外国语学院毗邻‘黑龙江’——没人知道这条江叫什么名字,但一年四季都黑乎乎的,夏天甚至会散发臭味。

        现在时间是10点02分,学院里最后一节课也已经上完,学生们陆陆续续离开。

        茶修藏在阴影处,等门口没有学生出来,便施放‘天魔投影术’,投影出分身。分身看了他一眼,迅速爬楼梯跑向顶层。

        他昨天为了达成‘盾姿’符文的成就,抵消200单位伤害,让分身从泰山区教学楼跳下来,结果出了点意外——分身嵌入地面了。

        茶修为自己损害公共财产的行为感到十分抱歉,连忙取消分身,不然就会被闻声而来的保安当场抓获。

        吸取教训后,茶修便选择外国语学院作为修炼之地。学院离江面很近,分身完全可以跳向水面,除了溅起水花,不会造成其他影响。

        外国语学院约莫40米高,这个高度足以让水面拥有近乎地面的冲击力——如果分身是‘大’字型啪上去,伤害会更足。

        ‘如果分身跑快点,今晚估计可以跳四五次楼吧’茶修心想。

        正在玩游戏的袁方,忽然有人从qq给他发了个视频。

        《快看!恐怖复苏了!》

        袁方想了想,将视频窗口缩小到最小,防止自己被忽然弹出来的恶搞向恐怖画面所吓倒。

        视频很短,只有16秒,右下角还有拍摄时间——10.28    22:05:06.

        这是刚刚拍的视频?

        视频画面对准了一条江,袁方一眼就认出来了——外国语学院旁边的‘黑龙江’。

        只见画面一道黑影掠过,有人从外国语学院天台跳下来,落到水面上,溅出一大浪水花!

        这时候袁方还只是有些惊讶,但接下来所发生的的事就让他几乎失控了。

        只见在浪花中,一个人影熟练地翻身上岸,动作矫健,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伤势。

        在明亮的月光照耀下,袁方可以清晰地看见,那个人影,竟然是——

        一团黑色马赛克。

        “靠,恶搞视频?”袁方干脆利落地将视频删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