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99章 回归

第99章 回归

        “坐标。”

        随着沙哑声音的响起,一道凛冽狂暴的剑芒从茶修左上方爆而落。

        茶修的杀意无比坚定,无论是谁来喊‘刀下留人’都没用,他很确信自己这一剑下去,奈克丝很可能会死。

        但他这时候忽然看见,一道散着淡淡紫光的耳坠在自己眼前掠过。

        借助任务系统的感应,茶修无比确信那就是圣域坐标,天魔降临暴兵的基点,任务系统唯一指定认可可以推进‘挽天倾’进度的加分道具!

        与此同时,左上方的灵能剑气攻击,表明茶修如果不进行抵挡,他就算杀了奈克丝,也必定会被剑气绞成碎肉,彻底退出任务!

        电光火石间,茶修就做出了选择,左手回旋挥舞无光长剑斩破这一下剑气攻击,右手伸出去抓住圣域坐标。

        击杀奈克丝的几率只有5o%,但必定退出任务,并且无机会摧毁圣域坐标;

        摧毁圣域坐标的几率为1oo%,只要茶修没退出任务,他就还有机会继续补刀奈克丝!

        你获得重要道具,‘圣耳坠’。

        你是否摧毁‘圣耳坠’?选择摧毁,可以推进主线任务‘挽天倾’进度。

        摧毁完毕,本任务摧毁的分数加成道具数量为:1.

        与此同时,一道赤红人影从上方飞奔掠过,抓起地上奈克丝的上半截身体,头也不回地窗外跳出去!

        “为什么!?”

        奈克丝不甘心地看着天灾信使消失在自己视线里,咬牙切齿地说道:“天灾信使已经撑不住了,说不定他现在就已经倒下,狂四郎你为什么将坐标扔给他?为什么不去直接杀了他”

        说到一半,奈克丝就停下指责,因为她看见狂四郎是用他持剑的右手,抓住自己的后颈。

        持剑手是不可以用于其他用途,必须时刻持剑以应对任何突变,除非……他没有其他选择。

        狂四郎现在左半截身子都已经烂掉,脑袋只剩下半张脸,左手和大半个左胸都不翼而飞,露出恍如枯木般的纹理。

        奈克丝明白狂四郎的情况有多么严重她自己哪怕被天灾信使的符文长剑斩伤,身体也依然顽强地再生。

        然而狂四郎现在的身躯居然连再生肉芽都没有冒出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他已经耗尽自己的再生符文次数了。

        若是再受到致命伤,狂四郎的这副降临身躯就会如同生锈的机器般崩散,再也没有恢复的机会,他的灵魂也会魂归圣域,代表出现了第一位阵亡的圣域指挥官。

        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亡。

        比起坐标,指挥官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资源圣域为了将他们投影到地球,不知耗费多少资源,四千多个埋骨兵只成功了12个,因此地球也只有12名指挥官。

        每一名指挥官都是圣域巅峰战士,哪怕他们现在的战力还不足以碾压人类地魔,但随着时间推移,指挥官的符文武装也会逐渐苏醒。

        数年之后,哪怕所有圣域坐标遭到摧毁,但指挥官的实力也必定能恢复至战略级兵器。到时候单凭指挥官本身,就足以净化地球,联通圣域。

        奈克丝回忆一下刚才的情形,心里的怒气也消了。

        她能理解狂四郎的做法。

        如果不是扔出坐标,天灾信使绝不会停手,必定拖着奈克丝一起赴死更何况天灾信使本就是苟延残喘,活不了几秒种,他绝不害怕同归于尽。

        现在狂四郎身体严重受创,他也无法留下来继续战斗,只能带着奈克丝逃跑。

        “后面……还有人。”狂四郎拉着奈克丝跳下十五楼,轻轻在地面草坪一踩,猜出一个大坑后迅远遁:“留下来……会死。”

        “你输了?”

        “我没赢。”

        逃跑时候,有几个疑似监视者的路人站在路口,看见狂四郎就拔出手枪:“站住”

        狂四郎右脚狠踢水泥地,踢出无数碎块飞散而去,打得路人们晕头转向。他理也不理,直接飞奔而过。

        他问道:“去……哪?”

        奈克丝看了一眼在后面大呼小叫的追兵,忽然露出一丝笑意:“你以前可没有这么好说话……跳进海里,有水的地方我和你都能迅恢复。等我们恢复身体,就去其他埋骨地。”

        “失去坐标,龙门对我们而言已经没有意义了。”

        这时候奈克丝忽然叹了口气:“我居然沦落到跟你和暗惧一样,被人赶出埋骨地,摧毁坐标,跟丧家之犬一样东奔西跑……”

        “不过,我心里倒没有多少忧虑。”

        “狂四郎,我有预感,天灾信使不会死。”

        狂四郎点点头:“我也这样……觉得。”

        奈克丝凝望百龙大酒店的第15层,仿佛还能看见房间里的天灾信使。

        “这次,是我输了,但下次我就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了……天灾信使。”

        奈克丝的语气里隐隐露出一丝期待:“我真的想看看,这个污浊横流的世界,跟你这个纯粹无暇的人。两种互相对立互相利用的存在走在一起,你究竟会被捧上云霄,还是被踩至深渊。”

        “你这个人,会成为新世界的神吗?”

        ……

        ……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茶修说道:“我撑不住了,你赢了?”

        “我没输。”

        伤痕累累的希路达一瘸一瘸地走到茶修后面,说道:“跟狂四郎两败俱伤。”

        “他很强?”

        “比我更强。”希路达笑道:“我也是时候……要好好修炼了。”

        回忆起刚才的战斗,希路达隐隐有些……不满。

        不知道是持续时间结束,还是狂四郎主动关闭,反正他那能自动反击任何攻击的‘梦想剑’再也没有出现过。

        但哪怕是在这种状态下,狂四郎依然跟希路达拼杀个有来有回,希路达不得不进行了祭名

        祭名:在接下来5分钟,剑种持续时间延长至5o秒。‘剑种狂击’真名进入灰色不可用状态,持续12o小时。

        剑种时间延长至5o秒,相当于每一颗炸弹在5o秒内都能重复引爆,因此希路达每次的攻击都几乎能将狂四郎粉身碎骨。

        饶是自己获得如此巨大的增益,敌人失去唯一的反击技能,但希路达依然仅仅胜过狂四郎纤毫半缕。

        狂四郎的灵能剑技层出不穷,拂舍刀、绝妙剑、金翅鸟王剑……乱舞剑气打得希路达不得不闪躲回避,她根本不敢与其直接交锋!

        希路达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她居然被人用剑技硬生生给镇压了!

        若是这样的战绩传到剑皇宫,足以成为希路达的官方指定讽刺笑柄!

        剑士被其他剑士吊着打,被人骂也只能受着!

        因此希路达也终于燃起了热血她必须以剑还剑,以血还血,让这些天魔们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在希路达面前舞剑!

        而且,她极度怀疑狂四郎是主动关闭了反击剑技‘梦想剑’。

        这就意味着,狂四郎等于是让了一只手跟她打。

        简直是越想越怒,希路达已经恨不得赶紧回去达成符文成就,争取下次用十几个真名叫天魔们做人!

        “任务完成了。”茶修坐在破碎的沙上,他心脏的莹绿幻光逐渐消散。

        他已经撑不住了。

        虽然很想回去继续歼灭天魔,但他的身体已经无法继续加班了。

        “我们回去吧。”

        “啊,你能不能将我的回归时间设置在一分钟后?”希路达忽然说道:“有些事,或许希路达能帮上忙。”

        茶修没说话,点点头。下一秒,他的身体如同燃烧的纸片般化为飞灰,无声无息地消散。

        希路达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一瘸一瘸地跳起来。

        ……

        ……

        “一龙,启智,你们去检查1到5房,天仔,sa11y,你们去检查9到12房,其他人跟我来!”

        小黄毛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一群穿着防弹衣的警察涌入房间。

        又是事后赶过来洗地吗……

        他忽然觉得有点困意,但剧烈的疼痛瞬间令他清醒些许。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还活着,自己身上遭到剑气斩击的恐怖伤势,已经被粗粗包扎了一下。虽然技术比较粗糙,但至少是止血了。

        他愣了愣,旋即意识到什么,忍不住干笑两声,顿时扯动伤口肌肉,痛得连连低吟。

        “喂,你还有意识吗?你还记得你是谁吗?通知下面,这里有个重伤员!”一个龙门警察蹲在小黄毛面前,说道:“我是高级督察刘建明,现在马上送你去医院,你有什么想告诉我们的?”

        “阿sir,”他沙哑着声音,轻声说道:“我以后想做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