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108章 三人行(二合一)

第108章 三人行(二合一)

        「歌文衮的真理银灯」

        「外形:拳头大小的水银灯具,仔细观察可以看见灯光里闪烁着一艘小舟。」

        「使用次数:1/1」

        「使用条件:在长大于10米、宽大于10米、深大于2米并且灌满液体的容器上,存在长大于4米、宽大于1.5米的船,使用者需站在船上,在船身外壁接近液面的位置,刻下一道竖纹。」

        「效果:使用者曾见过且接触过的任意物体,会出现在竖纹下方的液体中。若该物体不存在,则创造。

        物体会固定在液面下方,但距离船身不超过1米,物体无法影响液体以外的任何区域。

        在使用者用肢体接触物体之前,物体会固定在这个相对位置,直至使用者接触为止,或任意条件被破坏。」

        「备注:固定效果与使用者的知识有关,目前已有强化为:锁定神降、锁定空间传送、锁定原子分解……锁定无光之盾、锁定精灵回归、锁定斗转星移、锁定风行乱流……锁定命运换位等855种知识加成。」

        凌驾于真名之上!

        当茶修看完‘歌文衮的真理银灯’所有描述后,脑海里便蹦出这个念头。

        毫无疑问,跟真名相比,真理银灯的使用非常麻烦,条件也异常严格。一旦使用条件被破坏任何一条,真理银灯的效果就会被破解,然后就会像歌文衮一样——被茶修一剑枭首,骨灰都给你扬了。

        然而真理银灯有三点,是真名远远比不上的。

        其一,没有冷却时间。当时歌文衮刻完茶修的竖纹,接着就刻黄金鼠的竖纹,来多少刻多少,唯一的问题就是水里能不能挤得下。

        其二,没有持续时间。效果里注明,除非使用者接触物体,或条件被破坏,否则目标物体会永远固定在水面下。而且无论物体是核弹还是鲸鱼,都无法影响水面上的小船。

        其三,技能优先度随着知识深度而上升。

        之前茶修认为自己有「无光之盾」就能抗衡歌文衮的这一招,但现在看来,前提得是歌文衮没见过「无光之盾」。

        如果歌文衮对「无光之盾」有所概念,那茶修就算给自己套盾,也一样无法驱散歌文衮的固定!

        使用者知道的越多,技能效果就越强。或者说,使用者已知的一切,皆是技能的囚徒。

        歌文衮这次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他没见过精灵,不知道精灵可以穿越现实与虚幻,因此才被走了空子。

        现在茶修回想起来,便记得歌文衮在看见黄金鼠逃离后,显得非常惊喜。他在欣喜,自己发现一种崭新的知识。

        银灯师在追逐这些他们不知道、没见过、没概念的知识,在他们身上,‘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或许是最好的体现。

        虽然不知道银灯师有多少人,也不知道银灯师是否都有真理银灯,更不知道其他真理银灯是什么效果,但如果真理银灯都是这种随着知识深度而获得强化的能力,那么……

        “必须趁早杀绝他们。”茶修喃喃说道。

        银灯师在地球呆的越久,了解的越多,见识的越多,他们的真理银灯就会越来越强,甚至能达到绝对无解的程度。

        在这时候,茶修才忽然意识到,任务系统给他们的光学屏蔽,或许并不仅仅是多余的保护。

        任务投影降临时,茶修他们已经给自己调整过容貌,理论上就算是被拍摄,也不会影响真实身份。但现在出现了银灯师这样的敌人,那茶修他们就必须全方位保密自己的能力情报——正如茶修他们可以破解银灯师的真理银灯,银灯师若是提前了解茶修他们的真名能力,也可以进行克制!

        经过光学屏蔽,银灯师根本找不到关于他们的任何影像资料,就算有所听闻,也无法构成知识概念。

        唯一知道茶修等人实力的,就只有天魔……

        一想到天魔,茶修就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到学校的湖上泛舟,用‘歌文衮的真理银灯’,将奈克丝召唤到水面下!

        茶修见过,也摸过奈克丝!

        茶修知道奈克丝的深浅强弱,见过奈克丝的一切技能,奈克丝根本无法挣脱真理银灯的固定!

        这样,他就能百分百击杀这名狡诈聪慧强大的天魔指挥官!

        茶修在迷雾时钟之间再待了十几分钟,才压制住心中的杀机。

        不能急。

        救世并非一蹴而就。

        奈克丝已经不再是他们的对手,无须消耗如此珍贵的一次性道具。

        这么好用的真理银灯,以后也未必能遇上。

        留着。

        为更强的敌人留着。

        茶修理清思绪,便退出时钟之间,回到现实里的寝室。

        此时,他听见寝室门被人打开,坐起来看见袁方刚回来。

        “去吃宵夜了?”

        “不。懒鸟摔伤脚了,我们去看看情况扶他回来。”袁方回来坐下,唉声叹气:“为什么懒鸟会遇上这种好事?”

        茶修:“……你也想摔伤脚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帮你。”

        “不不不。”袁方说道:“懒鸟是因为救了一个女生而摔伤脚,我们过去一看,发现那女生是文静型的漂亮女生,看上去超级可爱,跟懒鸟似乎很有戏……这么一想,懒鸟牺牲一条腿就换来一个漂亮女朋友,简直血赚啊!”

        茶修眼睛一亮:“你羡慕了?你羡慕的话,将你的头发染回来,你也能找到女朋友,然后双宿双飞搬出宿舍,从此过上快乐的二人世界。”

        袁方摸了摸自己的金毛,摇摇头:“我不是羡慕,我只是因为看见别人获得幸福而感到反胃。”

        这个舍友好扭曲,好难劝他搬出宿舍……茶修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编辑一下今晚的见闻,发信息给希路达。

        ……

        ……

        天京晚上10点,伦敦正处于下午2点,阳光高照。

        英格兰南部,距离伦敦40分钟火车车程的小镇,吉尔福德最著名的,莫过于吉尔福德城堡——其实就是一座褐色的小楼,毫无观赏价值,反倒是吉尔福德的山丘花园才是更加适合游玩的景点。

        咚,咚,咚,咚……

        随着一声声敲击声,山丘花园的背影处,不会有人经过的偏僻之地里,有一个白袍怪人正在敲木鱼,然后空中陆陆续续出现了十个白袍身影。

        啪啪两声,一个头颅和一具尸骸掉在草坪上,伤口处的蓝色血液已经凝固,头颅滚了两圈,巨大的复眼凝视着天空,嘴巴微张露出长长的蛇舌。

        十一名银灯师盯着地上的尸骸,默默无言,然后一名银灯师衣袖里涌出水银洪流。水银迅速化为透明,围着他们十一人升起透明保护幕。

        从外界看来,保护幕内没有任何奇怪之处,光线可以穿过,保护幕两边的人也可以互相看见对方——除非有人闯入保护幕内,否则没人会发现异常。

        “看来你们器械侧也不是一无是处。”一名银灯师伸出蛇舌发出震动,语气里满是嘲弄:“第一个灯灭者,果然出自你们器械侧。”

        “闭嘴,紫欧奏。”制造水银透明保护幕的银灯师说道:“否则你身后的水银会变成贯穿你们生物侧的长矛!”

        器械侧和生物侧的银灯师们顿时怒了,蛇舌不停震动,无数信息在空中交汇。

        “静。”

        一名皮肤鳞片覆盖程度达到30%的银灯师轻声嘶嘶,争吵的银灯师顿时安静下来。

        “知识追逐者在历练中灯灭沉默,不应受到嘲弄。紫欧奏,你需要为你的错误揭鳞。”

        紫欧奏低下头嘶嘶两声,沉默片刻,伸手夹住自己手臂上的鳞片,狠狠一揭!

        鳞片离体,化为星星光点消散。紫欧奏的皮肤没有任何伤口,但他的脸色却是变得一片白黯,本就苍白的肤色,底下仿佛沸腾着灰暗。

        在场共有3名鳞片覆盖率大于30%的银灯师,他们对视一眼,然后刚才惩罚紫欧奏的银灯师上前,将歌文衮的脑袋和身体拼起来。

        他伸出蛇舌,嘶嘶说话:“我,闪烁银灯克维奎,为银灯师歌文衮化鳞。”

        他衣袖里流出丝丝水银,如同手术刀精准地刺入歌文衮的每一片鳞片里,然后同时掀开!

        歌文衮五十六片鳞片在空中化为光点消散,歌文衮的尸体也随之化为一滩水银流入大地,不见任何痕迹。

        十一名银灯师同时闭上眼睛,闭上嘴巴,全身僵直不动。他们沉默五十六秒后,才睁开眼睛。

        银灯师克维奎嘶嘶:“歌文衮的知识已经返回沉默归宿,化为不朽,愿我们有此一天,愿我们归于沉默。”

        “愿我们归于沉默。”银灯师们齐声复读。

        处理完歌文衮的尸体,克维奎继续嘶嘶:“这个世界名为地球,虽有符文师,虽有器械科技,但歌文衮的真理银灯炽烈强横,居然无法逃亡死于斩击……地球存在伤害我们的未知力量。”

        “希巫虚,我们需要你的真理银灯。”

        名为希巫虚的银灯师走了出来,他看了看旁边的两名同伴,“跟我来。”

        两名银灯师跟着希巫虚离开,器械侧的银灯师为他们延伸水银保护幕,一直至远处。

        当希巫虚跟两名银灯师走到离大家都很远的地方时,他嘶嘶问道:“谁杀了歌文衮?”

        另外两名银灯师都没见过歌文衮的死亡现场,理应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回答不出,然而他旁边的银灯师却忽然说出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是天灾信使,训练家和太郎。”

        希巫虚点点头,嘶嘶:“关于他们,你们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

        另外一名银灯师也用普通话回答道:“天灾信使,玄国男性,来自于某个神秘组织,存在空间传送能力,使用武器为重剑和长剑,拥有‘冰霜’符文以及一系列治愈系的符文。”

        “训练家,玄国女性,来自于某个神秘组织,使用武器为球棒,近距离接触攻击可以令人强制陷入噩梦。噩梦受到攻击将会惊醒,歌文衮陷入噩梦2.6秒钟才挣脱出来。”

        “太郎,训练家的战兽,能力为火焰爆炸锁定射击,并且可以穿梭现实与异位面,无论出于任何状态都可以回归到训练家身边。”

        希巫虚又问了几遍,确认两名同伴回答不出新的信息,才带着他们返回。

        当他们三人靠近银灯师集体,两名同伴才如梦初醒般,发出嘶嘶的声音。

        “真是奇妙的感觉。”

        “不愧是希巫虚的真理银灯。”

        希巫虚摇摇头:“但我的真理银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

        希巫虚将自己获得的情报告知大家,闪烁银灯克维奎嘶嘶说道:“地球的神秘组织吗……在获取地球知识之前,大家小心行事,切勿恋战。就算遇到合适的原始符文师,想吞噬‘蜕鳞’,也要迅速解决。”

        大家嘶嘶,表示明白。

        “现在,分享收获。”克维奎一摆袖子,水银涌出编织出十台全面屏手机,分给别人:“我解构了手机。”

        “我解构了电波通讯互联网。”一名银灯师伸出水银丝,点了点大家的水银手机:“不需要借助地球的网络,我们之间也可以互相联系。器械侧远胜于生物侧!”

        紫欧奏嘶嘶两声:“是吗?”

        只见紫欧奏的水银忽然覆盖全身,然后扭曲变形,数秒钟之后,一个穿着水手服的繁樱美少女出现了。

        美少女伸出舌头想震,发现舌头结构已经不支持震动了,便直接用日语说道:“我解构了地球人。”

        她伸出手,指甲变成水银丝点向银灯师们。

        片刻后,十一个穿着各种衣服、发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但都非常可爱的美少女群聚一堂。

        “若是没有生物侧,你们器械侧怎么隐秘行动?”紫欧奏双手叉腰,神气说道:“承认自己的弱小吧,拉恩冷!”

        金色双马尾,身高较矮,看上去十分小只的拉恩冷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紫欧奏,她气得握紧双拳,咬牙跺脚:“无路赛!”

        “静。”

        穿着小西装,戴着圆框眼镜,橘色长发,看上去跟女教师似的克维奎说道:“器械侧、生物侧、性转侧的各位,目前以解构地球知识为主,掠夺符文‘蜕鳞’为副,请注重生命保护自己。遇到神秘组织,可以马上通过手机求救。”

        克维奎顿了顿,转过头看向旁边穿着公主裙的黑长直:“如果歌文衮还在,他的刻舟也可以帮助我们逃离……现在只能依靠你的缘木了,特爱太。”

        黑长直点点头。

        “记住,在沉默归宿迎接我们之前,我们还不能归于沉默。”克维奎看向大家:“我们要知道足够多的知识,见证足够强的力量,接引沉默归宿的同伴,然后……”

        “在这个世界,点燃银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