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世祖在线阅读 - 第6章 “座谈会”

第6章 “座谈会”

        仁明殿,太后寝宫,有二十四名内侍伺候,这已然占整个皇宫宫人人数的十分之一了,汉宫人烟稀少,可见一斑。这还是在入汴之后,刘知远陆陆续续招了一些人进宫伺候。

        李氏为人慈和大方,平日里的时候,待下温善,故侍候着的宫人都比较轻松。

        “官家到!”不过伴着一声高唱,仁明殿内外原本有些放松的宫娥内宦们立刻紧张了起来,刘承祐还是周王之事,那张严刻的脸已经能震慑住所有人了,更遑论如今成了皇帝,更加怠慢不得。

        越过一众行礼的宫人,刘承祐快步直接跨入殿中。

        殿中,李氏正与大符、高氏、耿氏三人聊天。三个女人,大符为皇后,又是名门出身,家族强大;高氏虽也出于将门,但以再嫁故,总归要矮上一头;耿氏跟着刘承祐的时间最长,且有孕在身,肚皮已然圆滚滚的......

        不过对三个儿媳,李氏显得很公正,并未有因心中偏好而在言语中表现出任何偏向,再加上有长公主永宁公主在旁润滑,气氛,看起来倒是很融洽。不过倒是苦了在一旁的刘承勋,百无聊赖,不过却安静了许多,丧父之伤还没缓过来,不似以往那般跳脱了。

        听到通报之时,一干人便齐齐起身相迎,刘承祐只扫了一圈,挥手让众人免礼,随即恭恭敬敬地先拜见李氏。

        已近晌午时分,李氏在殿中举行一次小型家宴,邀刘承祐而来,算是将他自繁重的军政要务中短暂地解脱出来了。

        “阿姊也在?”

        “官家。”永宁公主持礼地应了声。

        长公主很漂亮,已经为人妻人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少妇风韵,宋延渥很有福......姐弟俩之间,实则仅止于血缘关系,平日里并没有什么深入交流。

        “国丧期间,如此鱼肉,是否不妥?”不过,望着那一桌“全鱼宴”,刘承祐微蹙眉,看着李氏。

        “你这些日子操劳国事,眼见着消瘦了许多,正可给你补一补。”李氏则指着刘承祐轮廓越发鲜明的面庞,温声说道:“外廷若有人非议,让他来寻我!你父若怪,百年之后,我亲自向他赔罪。”

        李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刘承祐也不端着了,一齐入宴。鱼是这个季节新上市的鳜鱼,肉质鲜嫩,味道鲜美,刺少而肉多,喝鱼汤、吃鱼肉。别看刘承祐嘴里矜持着,身体却很诚实,吃得很香。

        为做表率,这段时间以来,他还真就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嚼着鱼肉的时候,刘承祐瞥着亲自给刘承勋舀汤的李氏,嘴角泛着的慈爱,让他心头有所触动,估摸着,这桌“全鱼宴”,是专门为他而准备的。

        “东京城中,不知有多少百姓,能尝一尝鳜鱼之味美......”停下筷子,刘承祐感慨了一句。

        此言落,在旁边的起居郎,立刻提笔记录。这,可是皇帝用膳尚不忘忧心百姓的表现,乃明君之叹......

        “二郎。”

        宴毕,李氏单独将刘承祐唤至内殿,表情难得有些严肃。

        “娘亲有何教诲?”刘承祐看着李氏,有些疑惑。

        “清晨杨邠进宫向我问安。”李氏说道。

        眉头蹙了蹙,刘承祐问:“他说了什么?”

        李氏凤眉也是微微蹙起,道:“他有意辞官致仕。”

        闻言,刘承祐眼睛一眯,心思微转,却是微哂。这个杨枢相啊,如欲辞官致仕,直接向他请告便是,进宫告与李氏这算是怎么回事。要知道,刘承祐虽为幼主,这大汉天下可不是太后监国。

        见刘承祐在那儿凝思,李氏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二郎,外廷之事,本不该我过问。你与杨相之间,虽有些矛盾,但并非不可调和。国事坎坷,荆棘遍地,你初嗣位,上下尚未信服,当此之时,当以稳固朝局为要。杨相跟随你父多年,大汉的创立他也付出了不少心血,他倘有秕过,你还当多包容,君臣一心,共度时艰......”

        李氏这,已经有点干政的意思了,不过见她脸上眼中满是对自己的担忧,刘承祐心里也难对此生出多少不快。想了想,朝他一礼:“娘亲教诲,儿子知道了!”

        知道刘承祐素有主见,更何况如今已经是皇帝了,更不需他耳提面命。看刘承祐不动声色的表现,李氏心中默叹,却也知道,自己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了。

        “朕忙于朝政,无暇顾看仁明殿,在太后面前侍奉,你平日里,多到仁明殿,陪陪太后,替朕尽孝!”离开仁明殿后,刘承祐朝皇后符氏吩咐着。

        大符闻言微愣,略感奇怪,但还是很温柔地应下,乐意之至。所有人都知道,刘承祐侍母极孝,让她替他陪伴尽孝,显然是宠爱她的举动。

        回到垂拱殿的时候,刘承祐的表情,实则是阴着到。

        不敢或者不欲对太后李氏不满,那心里的不快,只有转移到杨邠身上了。继位以来,时间虽然短暂,但刘承祐这边是暂且放下了对杨邠的动作,想要安稳过渡。

        就登基前后,原以为杨邠已经被完全压制住了,但是没想到,深受打压之下,此人竟然又起了心思,居然不安分地想把太后牵扯进来。也就是李氏明理大义,否则太后若干政,于刘承祐而言,绝对是件麻烦事。

        牵扯到孝道,牵扯到人设问题,最重要的还是牵扯到朝堂的稳定......

        食指敲在腿下,刘承祐锁眉沉思,他在犹豫,要不要,召见王景崇。

        “官家,禁军将领们都到了!”思虑间,内侍前来禀报。

        闻报,刘承祐只得暂且压下心思,缓了缓精神,吩咐着:“宣!”

        禁军的高级将帅们,在继位当日,刘承祐便接见过了。此番,却是针对侍卫司下各军都指挥、虞侯、厢指一级的高级军官,他们才是十三万东京禁军的一线统军。

        几十名禁军将领,使得垂拱殿都有些拥挤,刘承祐则是严肃而不失坦诚,一个一个地叫过名字。

        在场之人,有原河东的将领,有孙立、韩通这样的天子亲将,当然原“晋军”将校。基本上,每个人,刘承祐都能叫得出名字。

        “都坐吧!”

        “点名”之后,刘承祐带头,走出殿中,席地而坐。殿外,日头正好,春光明媚,比起殿中的拘束与压抑,要舒适得多。这番自然亲近的表现,让众将感新奇的同时,也难免为其气度所染。

        同时,命人给每人奉上茶,然后,大汉皇帝与禁军高级将领们的第一次“座谈会”,正式召开。

        “朕初登宸极,诸事缠身,到如今才召见诸将......”

        基本上都是刘承祐在讲,在将军们面前,他的话难得地多了些,回忆创业辛苦,感慨时局艰难,勉励众将职守,展望大汉未来......基本上就是这一套。面对天子垂训,一干宿将听得很认真,完全没有打瞌睡的。

        然后是一番畅谈,由其各抒己见,发表想法,提出一些建议。众将对此,初时还有些不适应,尤其是见到有专门的官员在旁记录之时,大老粗们都识趣地闭上嘴,光听不说,以免出丑。

        最后,这场“座谈会”,还是演变成对关中抗蜀之战的讨论。对此,众人的兴趣明显要浓厚一些。

        自午后,一直持续到晡时,方才结束,众将退去。对于这些将校,刘承祐暂且并不奢求其忠诚,那实在是不现实,但是,暂且拉近一下关系,加深一下刘承祐这个皇帝在他们脑中的印象,还是可以的。

        而在这些将领中,还是有不少人才的,或智或勇或烈。除刘词、王殷、杜汉徽之外,尚有王全斌、王彦超、史彦超等人。

        这个时代,名为“彦超”的人,还真的不少,郓州有个慕容彦超,鄜州还有个张彦超......

        另外,还有个名为赵弘殷的将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