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世祖在线阅读 - 第142章 着郭威鞫问

第142章 着郭威鞫问

        长社城中的行在内,气氛明显紧张了许多,侍卫没有增添,巡视没有加多,但守备看起来就是异常严肃。自刘承祐归来,便是如此场面,周遭都是机灵人,知出了大事,卫士侍者,走路的脚步都轻慢不少。

        张德钧谨小慎微地从御前退出,擦了把额头的汗,认准一个方向,快步而去。

        拐个弯儿,正撞见皇后大符在两名宫侍的侍候下,小步而来,赶紧上前见礼:“拜见圣人。”

        “不在官家面前侍候着,要往何处?”大符小声地问道。

        “官家腹饥,命小人传膳。”张德钧答道。

        往回廊尽头望了望,大符问道:“情况如何了?”

        “这......”面对皇后的疑问,张德钧语露迟疑,一副有心怀顾忌的样子。

        见状,大符淡然一笑,一双清凉如水的瞳子,看得这内宦十分不自在:“怎么,官家有叮嘱,有不方便说的?”

        “那倒没有。”张德钧一副奴颜态,小心地应付着:“只是......”

        大符却秀眉一挑,微翘着尖尖的下巴:“太后娘娘想官家了,命我前来,查问御前是个什么情况!”

        更不敢看皇后的眼睛了,头埋得低低的,张德钧恭声道:“官家生着闷气,随行的大臣俱在,一个时辰了,什么话都没讲,就那么干坐着。”

        “干坐着?”大符凤目含思,嘴里轻念着,旋而问道:“皇叔呢?”

        张德钧:“皇叔与那御史赵砺,就跪在院廊间,等候发落。”

        点着头,大符没再深问下去,朝张德钧示意了下去:“你去传膳吧,别让官家饿了肚子!”

        “是!”

        “我们也回去吧!”站在那儿,稍微思索了一会儿,大符以一副曼妙的姿态,缓缓而去。

        “圣人,就这样回去,如何向太后娘娘交代?”大符身边,那名身姿之间颇具韵味的女侍御小声问道。

        大符悠然道:“我不是已经查问过了吗?”

        “可是,圣人就不打算见见官家?”

        “官家正忙着大事!”大符双眸之中,仿佛闪着聪颖的光芒,一副通情达理样子,轻叹道:“外臣俱在,我们这宫眷之人,就不便打扰了!”

        这行在,还是许州州府准备的,刘信还是用了些心思,布置一如的豪华。膳食传上,刘承祐也未吃独食,与众臣分享,稍微垫吧了下肚子,堂中的气氛才稍微生动了些。

        “待了这么久了,也该有个说法了!”拿起一方绵布,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刘承祐扫着也在收拾着嘴巴的群臣,问道。

        自御座上站起,踱起了步子,其他人见状,也都跟着站起身。刘承祐直接一扬手:“你们都坐!朕是坐累了,你们要是也坐累了,起来陪朕走走,也无妨!”

        刘承祐都这么说了,在场的臣子,也就老实地陪坐着。

        “御史赵砺弹劾许州节度,罪状十条,诸卿都说说看法吧!”环视一圈,刘承祐神情郑重地问道。

        同样一句问话,态度是有区别的,都明白,此番是必须要回答的。

        慕容彦超直接拱手,很强势地为刘信说话:“官家,赵砺挑拨皇亲,离间君臣,该治罪!”

        “皇叔倒是,直言不讳啊!”

        苏禹珪一张嘴,便是一口老气:“陛下,许州节度,毕竟是皇叔,事关皇室颜面......”

        刘承祐很不给面子,不想听这些没营养的东西,淡淡地呵斥道:“皇室颜面?为奸作恶的时候,怎么不顾忌?其行若正,何惜‘颜面’二字?”

        讨了个没趣,苏禹珪老眉跳了下,不作声了。

        “陛下,赵砺所举,皆似是而非,犹待查证,以臣之见,还是从长计议!”李涛也起身说。

        “从长计议......”刘承祐表情莫名,走了几步,指着堂外,质问道:“来许州,也有好几日了,诸位皆朝中大臣,耳清目明,就无所视,无所闻吗?”

        刘承祐这番话下来,群臣缄默了,准备发话的窦贞固,也闭嘴了。刘信的事,分外棘手,怎么处置,都有阻碍。天子也是,一面要你发表意见,说了又不满意。而其态度,值得琢磨......

        “郭枢相,你说!”见群臣默然,刘承祐点名了。

        郭威面色不变,也是呆了会儿,方才起身作揖:“请陛下圣断!”

        郭威这厮,滑溜起来,当真不沾手,直接将问题抛回给刘承祐。

        也不逼问,刘承祐摇了摇脑袋。

        “陛下!”这个时候,王溥主动道,一副年轻气盛的样子:“国家自有法度,赵御史言辞凿凿,皇叔矢口否认。既如此,依国家条例,遣能臣,行推鞫之事。将赵砺所举,深问细察,一一验证。若为虚,则治赵砺诬告;若为实,则依法查办皇叔。”

        “王卿的建议,倒是简单明了啊!”刘承祐不咸不淡地给出个评价,一招手:

        “让刘信与赵砺进来吧!”

        随着张德钧一声唱报,刘信与赵砺先后脚入内见礼,两个人身形都有些狼狈。

        “跪这么久,腿也疼了吧!”瞥着二人,刘承祐伸手:“朕时下心烦意乱,无意听你们再多什么了,是非黑白,待推鞫审断之后,自有公断!”

        “来人,将蔡国公暂且收押鞫问!”

        “官家要审我?”刘信昂着头问刘承祐,似乎不敢相信。

        “身正不怕影斜!蔡国公不是说赵砺胡言吗,那就不怕些许查验之举!”

        “呵!”见刘承祐那一脸正色的表现,没有多废话,从鼻孔出了口气,双手一摊:“要给我换身囚衣,带副枷锁吗?”

        在御前,那副事到临头,仍旧桀骜的样态,却是让他“叹服”。刘承祐也不与他计较,挥手让人带下去。

        刘信被带下后,刘承祐收回目光,微垂着头,又慢慢地踱起步子:“众卿之中,何人可审此案?”

        御前一个个的,都埋下了头。显然,没人愿意,趟这浑水。王溥倒是跃跃欲试,可惜自知,他还没那个资格。

        大概也料到了这个反应,刘承祐也不再拖延,直接点将:“郭卿,话,朕也不多说了,此案就交由你来主审,相信以郭卿能才,定能秉公办理!”

        郭威显然是有心拒绝的,但见刘承祐的表情,终究还是老实应命。

        “都退下吧!”

        “是!”

        “陛下委以重任,足见信任,还要恭喜郭枢相了,在下等,真是羡慕万分啊!”退出行在,李涛主动与郭威走在一起,恭维道。

        郭威正沉着张脸,闻其言,神色缓和,拱着手:“若李相公有意,你我二人同回御前,向陛下请命,将此任留任移交李相?”

        讨了个没趣,李涛当即打了个哈哈:“老夫可不敢夺人之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