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世祖在线阅读 - 第164章 侯府尹升堂

第164章 侯府尹升堂

        迁都的想法,刘承祐从未与旁人言讲过,因为就眼下而言,既不迫切,也无必要,吃饱了撑的才会于现在去落实迁都的念头。

        以时下的情况来看,开封是最适合大汉的都邑,不只是经济财税方面的考量,更重要的,是对中原与河北的统治。大汉虽起于河东,但作为一个北方国度,统治核心仍旧在中原以及河北。

        想要稳固这两块地盘,唯有东京与邺都能够达到那种辐射四方的效果,洛阳都显偏了。至迁邺都,那就更没折腾的必要了。

        至于军事上的考量,以大汉如今所面对的天下局势,在这由乱转治的关键时刻,于东京维持着庞大的兵力,也有其利处,尤其在南征北讨方面。北面契丹,暂不虑其能再度打过黄河,南边诸势力,则更不放在眼中,彼辈若真有挺进中原的实力,就没如今的北汉什么事了。

        而开封城,到如今,也还未经受黄河水患的摧残与破坏。刘承祐有迁都之念,只是虑将来罢了。在面对开封城需要重建的情况下,有点犹豫需要的巨大投入。

        但深思下来发现,开封的大规模改建,还是有其必要性。一者,以开封如今的城市情况,确实已经无法满足其社会经济的发展需要。二者,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至少统一南北前,是没有迁都的必要的。

        刘承祐虽有包举宇内之志,却也没有在短时间内便削平诸国的绝对信心,那将是至少以十年为期的跨度。而刘承祐也不可能容忍着开封日益恶劣的城市环境,一直到统一天下,哪怕单纯地为了城市的发展需要。

        思来想去,这开封啊,还得重建

        深呼吸一口气,刘承祐脑中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初步考虑,南征之后。

        “郎君还在思虑开封之事?”折小娘微仰着头,望着站在那儿凝思许久的刘承祐。

        回过神,刘承祐随口说道“月半之日,北上封丘行猎,届时你随驾!”

        闻此言,折小娘立刻来了精神,明眸之中,闪着兴奋的色彩,笑容满颊地应道“谢郎君!”

        “届时,我正可借机看看,府州骄女的马上风采!”

        扭头望到侍立在一边的赵匡胤,刘承祐忽生念头,朝之招招手。

        “官人有何吩咐?”赵匡胤近前,规矩询问。

        “嗯”刘承祐张口即止,又挥了下手“无事!”

        刘承祐原本是突生一念,以迁都之事问赵匡胤,权当闲来考校兼采。不过迅速地湮灭了此心思,毕竟这等没个准的大事,不好随便出口,否则传将开来,恐释放出错误的信号,乱人心思,引起不必要的。

        即便可以令其禁口,但想来实在不需为那遽起之念费不必要的口舌。

        对刘承祐的异样表现,赵匡胤虽觉疑惑,却也谨守着为人臣下的礼节,神色平静如常,退下。那副恭谨乃至恭顺的态度,并未带有刻意的讨好,举止之间尽是坦然,大抵正史上,他便是如此侍候郭荣的吧。

        念头恍动间,忽见坊间百姓,呼朋引伴,朝一个方向聚集而去,动静不小,引起了刘承祐的注意。

        “去问问,怎么回事?”刘承祐吩咐着。

        没有等太久,赵匡胤回转禀报“是侯府尹于开封府坐堂审案,引得附近百姓,闻讯而往。”

        脑中稍微回忆了下,方意识到,开封府衙还就在附近不远。刘承祐不免好奇“什么样的案子,能引起这样的轰动?”

        赵匡胤稍微看了刘承祐一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带情绪“据说,与慕容皇叔有关!”

        “哦?”刘承祐瞬时来了兴趣,眼睛闭合几下,略作思忖“去看看!”

        开封府,是开封城内少数气派的衙署了,常人仅站在衙门前,便能感受到极大的威慑力。

        正值午后,衙门大开,附近的百姓聚于衙前,在衙役守卫的维持下,保持着肃穆。

        公堂之上,年逾花甲的开封府尹侯益,正坐在堂审案。一身紫袍,头顶官幞,这样一副正正经经的装扮在侯益这老迈的武夫身上,竟然瞧不出多少违和之处。

        一般来讲,非大案、要案,候老府尹是不会亲自升堂的,作为一个佛系为官泥鳅一般油滑的老人,是很会偷懒的,开封府大部分受理的案件,都是交由开封府的判官来做的。侯老府尹,就任以来,平日看起来不管事,没办多少事,然仔细想来,又干了不少实事,官做到这个境界,对于一个从丘八出身的武夫而言,着实是不容易的。

        此次案件,虽未涉及人命,但关乎权贵皇亲,一般的人,还真不敢审,只能烦劳侯益亲自出马了。

        事情实则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只需于公堂上过一场,也不复杂。就是慕容彦超修建东京府邸之事,自去岁冬开始,前后募集了近三百的工匠、劳工。

        初期一般是按天给酬,问题是,在后期出现了克扣、拖欠乃至完工后拒付报酬的情况。一干工匠上门讨要,反受欺凌笞打,有受伤至残者。

        堂间,足有五名身着简陋、皮相粗粝的小民埋头战战兢兢地候着。与之相对而站着的,是一名身着绵服的中年短须男子,不是慕容彦超,乃其府上的管事,态度还有些倨傲。

        案件,已然审到了一定阶段。

        只见侯益,大拍惊堂木,老眼一瞪,厉声呵斥“一人是诬告,难道还有百人同时诬告的道理?是非对错,因果缘由,本官早已查问清楚。你这恶奴,还敢当堂狡辩吗?”

        不待那管事解释,侯益继续道“与你同恶者,早已招供,分明是你这恶奴,借监工之微末之权,克扣雇工钱谷,私昧入囊。事发之后,面对讨要工匠,竟生歹心,指使家丁,殴打驱逐,致使工匠三人重伤致残”

        侯益虽然老,头脑却很清晰,表述清楚,颜色冷厉,再加几十年军旅所带煞气,骇人得很。

        慕容彦超管事也是从军队里出来的,在这当堂之上,看起来很有底气的样子,气焰虽有所减弱,仍旧很张狂,还是抬出慕容彦超“府君可不要被这干贱民给蒙骗了,分明是他们贪心不足,在下受我家主人教诲,岂会短他些许钱粮。府君可要明察,无缘无故,拘传在下到堂,若是断错了案,判错了罪,只怕”

        “只怕什么!”侯益老脸此时反而变得平和起来。

        见状,管事心中得意,装模作样地暗示道“我家主人,可是堂堂皇叔!”

        “好个恶奴,当堂之上,如此骄横,是欲拿皇叔来压本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本官正要办你个蔑视公堂之罪!”侯益颜色急转,灰白的发须似乎都泛着杀气“来呀,给我打!”

        言罢,便从堂案的签筒里拎出了两支红头签,抛下,先来二十大板。

        堂下班差,顿时持棍上前,不管不顾,奋力将之打倒,然后便不留力地执刑了。

        凄惨却有大快人心的痛呼响在堂间,见施刑过半,侯益方才慢悠悠地说道“你这恶奴,还敢提起皇叔,你背骗主人,欺上瞒下,行此恶事,闹到本府这边,还敢虚言恫吓,真是不知死!”

        侯益的审案风格很粗犷,简单问对一番,摆出所收集的证据后,便直接判案。所克扣的雇酬,尽数发还,对于受伤的工匠,各给补偿,所出之资,除了管事贪墨之资外,还得由其主慕容彦超出,毕竟御下不严。

        至于犯案的管事及从恶者,悉判流放,只已是轻判,要按照汉初的规矩,死罪。也就是没闹出人命,否则就得以命偿之了。

        判罚定,群情欢悦。

        赵匡胤看完了整个留堂审过程,表情平静,脸上倒闪着思索的神情,脱离人众,向在清净处闲坐的刘承祐汇报。

        听其禀,刘承祐面露玩味“听你所述,这侯府君,审案判案,还是有些手段的嘛”

        “元朗。”刘承祐唤了声。

        “官人有何吩咐?”赵匡胤问。

        “你说,一个小小的管事,真能欺上瞒下到那个程度吗?”

        赵匡胤有些犹豫,小心地道“或许是皇叔禁足于家中,不理内外事,为其所蒙骗。”

        听其回答,刘承祐笑了,观这赵匡胤的反应便知,动了脑筋的。

        很明显,此案背后另有内情,侯益与慕容彦超之间,或许提前有过交流。不过,刘承祐并不是太在意,案子处理好了就行

        hanshizu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