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异兵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崩裂的合作

第一百二十四章 崩裂的合作

        只听五官王对着剑魔说道,“剑魔,这里是元宝山庄,你要找人当然得问元宝山庄的人,”他话锋一转,伸手遥指黑衣老人等人,阴侧侧地说道,“正巧,这几个人都是元宝山庄之人,你一问便知。”

        剑魔眉头动了动,转头面无表情地望向这边,冰冷的眼神之中带着杀意,手中晶霜散发的幽蓝色光芒在节节攀升,整个人已经蓄势待发。

        剑魔转过眼神直视的瞬间,站在最前面的黑衣老人首当其冲,汗毛倒立,一股致命的危机感从心中快速升起,充斥在他的体内,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即使身为玄级高手,在被剑魔凝视的刹那间,黑衣老人犹如被一头猛兽盯着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此刻他的心中叫苦不迭,多年混迹江湖的老辣经验告诉他,此时的剑魔已经是临战状态,他只要稍微说错一个字,引起剑魔的不满,那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剑魔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

        经过刚刚的那一剑之后,对于剑魔的实力,他再也不敢小瞧,尤其是现在白衣老人还身负重伤,自己这边唯有自己还有一战之力。

        但他心知肚明,单凭自己一个人根本就不是手握二级神兵晶霜的剑魔对手。

        而且最为让他无奈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剑魔口中的那个人是谁,也就根本无从回答它的问题。

        五官王的这条毒计歹毒至极,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剑魔信以为真,而且黑衣老人他们也根本就回答不出来了。这也就造成了让剑魔以为他们不肯说出那人下落的局面。

        黑衣老人的心思急转而下,苦思对策。

        对面的剑魔见他们没有反应,抬起手中的晶霜,剑尖遥指,第三次问道,“他在哪?”

        意思不言而喻,他不会再问第四遍。

        晶霜之上寒气吞吐,无形而森冷的寒意以晶霜为中心缓缓扩散,深寒的剑气夹着杀意向周围弥漫开来。

        这时,一个虚弱而又愤怒的声音在黑衣老人身后响起,“五官王,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又怎么知道那个人在哪里?到是你,你们是一伙的,怎么可能不知道人在哪里?”

        “想要嫁祸给我们,休想!”

        说话的正是白衣老人,面对剑魔凌厉的杀意,虽然明知道五官王那句话是祸水东引之计,但他也无可奈何。而且再不回答剑魔的话,恐怕下一刻他就要大开杀戒。急中生智之下,白衣老人也学着五官王一样,再次将问题抛给了他。

        其实他也是无奈地兵行险着之举。

        万一说错了,那就要面对剑魔的怒火了。

        未曾想,他的这句话歪打正着,正中剑魔的心思。

        剑魔紧皱的眉头并没有因为白衣老人的话而舒展开来,反而又深了几分。

        虽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但是对于双方刚刚所说的话,他还是更愿意相信白衣老人的话。无他,只是因为他说得对,他要找的人确实是和五官王一伙的。但双方的话还是没有让他得到满意的答案,依旧无人知道那个人的去向。

        杀了那个人,是他一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到现在的唯一目的。

        十年,他找了他整整十年。

        从元宝山庄的藏宝阁一路追寻至此,到又突然失去踪迹,本就让癫狂的剑魔深藏在心中多年的恨意无处发泄,突然出现的希望又破灭,而两伙人相互推诿的话让他本就已经暴怒的情绪达到了临界点。

        “既然都不知道,那就都给我去死吧!”未等五官王对白衣老人的话做出反驳,剑魔就已狂暴如雷,再也不想听他们的废话。

        他不再压抑着心中滔天的杀意,苦寻不至的暴怒之情瞬间爆发,他要将在场的所有人都杀得一干二净,方能稍减他心中的恨意。

        刹那间,万物静寂。

        好像天地之间的时间已经停滞一般,院中唯有剑魔一人傲立其中。

        小院之中飞沙走石,剑气纵横,无数锐利的剑芒直冲云霄,划破那黑色的夜幕,震动长空,锋利无比的剑芒遇物即毁,将剑魔脚下的大地寸寸割裂,祖师堂也在剑魔狂暴四散的剑芒之中轰隆倒塌。

        “快退!”

        剑芒激射而来,黑衣老人当机立断,一把扶起白衣老人,和他一起一左一右抱着元宵和冰晴,迅速闪离剑魔附近。

        “你们俩在这里不要乱动!”

        刚刚落地,黑衣老人对身后的俩个小孩叮嘱了一声,就急忙运功,他的身上黑色隐现,一尊黑色浮屠将其笼罩在内。较之先前,缩小不少。

        黑色浮屠刚刚成型,凌厉的剑芒就直袭而至,密集如雨,纷纷撞在黑色浮屠之上,传来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浮屠的表面之上,在阵阵深寒剑芒的撞击之下,黑光摇曳不定,黑衣老人受不住这密集如雨的攻击,步步后退,眼看黑色浮屠就要有被剑芒击碎的危险。

        就在这时,重伤在身的白衣老人再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他深知只要黑衣老人一败,那他们也绝对无法有生存的可能。他闪身来到黑色浮屠的身后,运转仅存的一点内力,与黑衣老人融合在一起,刹那间,黑色浮屠的表面之上,又有一层白光隐现,白光逐渐与黑光融合在一起,变成灰蒙蒙的灰色,就连黑色浮屠,也一起变了颜色,整个黑色的浮屠也在逐渐的转为灰色的浮屠。

        有了白衣老人的加入,浮屠威力大涨,浮屠的表面之上,暴涨的灰色光芒未等深寒的剑芒接近,就将其洞穿,然后消散于空中。

        ‘白玄浮屠’,这才是他们兄弟二人联手的真正威力。

        黑衣老人也停下了不住后退的步伐,暂时站稳了脚跟,然而,剑芒的来势依旧未减,依旧如同刚刚一般如雨袭来。

        “大哥!”黑衣老人察觉出了差异,急忙回头。

        虽只有短短的两个字,但关切之意明显。

        白衣老人如此不顾身上的伤势参战,必定对他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就算能保住一条老命,但功力大损,已是不可避免的事实,至少会降到地级,更有可能的是武功尽失。

        “不用管我!小心前面!”白衣老人脸色苍白的望着前方,与黑衣老人一起维持着灰色浮屠不破。

        黑衣老人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灰色浮屠在剑魔的狂暴剑雨之中苦苦支撑着。

        而在他们对面的五官王在灰色浮屠现身的那一瞬间,也不敢大意,同时足下轻点,想要远离剑魔。

        “想走?都给我去死吧。”

        暴虐的剑魔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众多四散的剑芒再次暴涨,疾追众人而去。

        从空中落下的剑雨比之前更急,更密。

        而且不知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大部分深寒的剑芒都是直冲五官王而去,而与之相对应的黑衣老人那边,却只是少数。

        五官王对此却也无可奈何,眼下自保才是当务之急。他一边急速后退,另一边在不断后退的同时,收拢刚刚被剑魔一剑劈得四散的血云,在自己的的身前形成一道厚厚的血云。

        血云凝厚无比,滴血欲出,翻腾弥散,散发出比之前强烈百倍的令人作呕的腥臭之味。

        对于剑魔深寒的剑意,他不敢大意,又迅速捏碎了几颗手中漆黑如墨的骨珠,骨珠之内,数团黑如墨汁一般的血云迅速融入他身前的血云之中,血云随即变色,如同一块漆黑的护盾一般将五官王笼罩在其内。

        此时的他再也顾不得肉疼骨珠了,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

        血云在五官王和剑魔的中间,形成了一层屏障。

        如暴雨一般剑雨杀入血云之中,瞬间被血云吞噬,再无一点响动。

        “剑魔,你没长脑子吗,别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血云之中,刚刚抵挡了一波剑雨的五官王气急败坏地叫骂道。

        回答他的又是一阵急如狂风一般的剑雨杀入血云之中,将血云前沿的一大块一扫而空。化为一块块冰块,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只要你与我联手收拾了那俩个老不死的,助我取得《范氏商经》,我就帮你杀了那个人!”

        事到如今,五官王依旧不愿意放弃,对着剑魔开出了一个及其诱人的条件。

        “你果然知道他在哪!”

        五官王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席诱惑之话,却弄巧成拙,不但没有让剑魔就此收手,换来的确是剑魔更加疯狂的攻击,剑魔如同一个疯魔一般,暴怒杀至。

        五官王的话更加的让他确信了自己的判断,五官王绝对知道那人的行踪。

        “他在哪,他在哪?告诉我,他在哪?”

        剑魔疯狂嘶吼追问,眼中红光充斥,暴虐异常,外加披头散发的外表,让人望之如同地狱归来的魔鬼一般的恐怖。

        血云中的五官王一边苦苦抵挡着剑魔的攻势,一边心中叫苦不迭。遇到这样的疯子,他也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