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成了龙妈在线阅读 - 第72章 对瓦雷利亚废墟的第一次探索(求推荐票)

第72章 对瓦雷利亚废墟的第一次探索(求推荐票)

        “光啸是双手大剑,我家的长爪是杂种剑。”莫尔蒙说道。

        “杂......杂种剑?”丹妮愕然。

        莫尔蒙左右看看,没在船上找到范例,便“锵”的一声拔除自己腰上的佩剑,比划着解释道:“我这把剑虽然可以单手使用,但双手握住剑柄更利于发力,所以它是算双手剑。”

        莫尔蒙手里的剑,从剑尖到剑柄末端,足有1.5米长,也亏得他有1.95米左右的大个子。

        “除了双手剑,还有一只手使用的单手剑,比这个短四分之一到三分一,而杂种剑则是介于单手剑与双手剑之间,算手半剑,我们又叫它‘杂种剑’。”

        “哈哈哈,双手剑与单手剑生下来杂种剑。”壮汉贝沃斯哈哈大笑,“好一个杂种剑。”

        莫尔蒙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无论在维斯特洛还是厄索斯大陆,杂种剑才是主流,单手剑不利劈砍,双手剑一般人又舞不动,更遑论持之对敌?”

        接着,他又面向丹妮,说道:“所以,您明白了?光啸之所以贵,就因为它比长爪更重,耗费的瓦雷利亚钢更多。

        如果奈德史塔克将他的族剑,寒冰,卖给泰温,估计能卖300万金龙。寒冰竖起来比大多数骑士都高,足有1.85米。”

        1.85米,瓦雷利亚钢剑中的高富帅!

        丹妮心中吐槽,这个高富帅却白白便宜了兰尼斯特,一个金龙都没拿到。

        不过也的确如莫尔蒙所言,一般人用不了双手大剑,泰温便将寒冰融了,制成“寡妇之嚎”与“守誓者”两柄......杂种剑?

        唔,奈德史塔克将族剑带去了君临,自己被砍头,剑也落在泰温手里。

        莫尔蒙不知道她的想法,还在说:“我也不确定瓦雷利亚钢剑的市价,兰尼斯特有钱,有钱人的世界与我们穷人不一样。可想而知,莫尔蒙家的祖先500年前得到长爪时,肯定没花85万金龙。”

        “史塔克买寒冰时花了多少钱?”她问。

        “不知道,”莫尔蒙摇头,“也许史塔克与我一样,也早已遗忘自己族剑当初是花了多大代价弄来的。”

        这时候,白胡子插话补充道:“公主殿下,双手剑、手半剑、单手剑的划分并非只由长度决定,关键在于剑柄的重心。

        比如双手巨剑‘黎明’,对很多人都是双手剑,但亚瑟戴恩高大威猛,臂力惊人,单手也能轻松挥动黎明巨剑。

        于是,通过调整手柄末端的饰品重量,爵士将它变成了单手剑,但等他死亡,戴恩家的骑士又将它改回双手剑。”

        莫尔蒙惊疑看了老人一眼,点头道:“这老家伙说的没错,每柄剑最好都像是主人的手臂的延伸。真正的骑士去铁匠铺购买武器,几乎不会买现成货,一般都要测量臂展与臂力,让铁匠为其量身定做。”

        “亚瑟戴恩,传说中的‘拂晓神剑’啊!”丹妮惊叹连连,“韦赛里斯说他是天下第一剑士,只有雷加能与他相提并论。”

        白胡子面露追忆之色,感慨万千道:“亚瑟戴恩的确武艺超绝,他可以一边用右手吃烤串,一边以左手使剑,砍翻如今全部七个御林铁卫。至于雷加王子,他......”

        听出老人话里的迟疑,丹妮摆摆手,不在意地说:“我知道韦赛里斯在吹牛,雷加都不是劳勃的对手。

        只不过拂晓神剑不是王子,别人用不着吹捧他,他的实力肯定是真实可信的,为何死在并不以武力闻名的艾德·史塔克手里?”

        老人沉吟着道:“任何一名武士,无论他如何强壮、如何迅捷、如何精准,只要他是人,终归有极限。他可以赢得一次艰难的比武,也可能输掉一场简单的斗争。

        我见过千百次比武,参加过很多次战争,知道决定一场决斗的因素有很多。

        草地中的小坑,晚餐时吃的脏东西,或许就意味着失败,而一阵突然的风向改变却会赐予你胜利。”

        说到这,他瞥了乔拉骑士一眼,“也许手臂上女士赠送的信物,也能唤醒一位战神。”

        大熊没想到老人说着说着把自己也牵扯进去,当下便脸色一沉,冷冷道:“老头子,小心你的舌头!”

        兰尼斯港那场比武会中,莫尔蒙手缠琳妮丝赠与的丝巾,赢得了长枪比试。

        但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赢得一场比赛。

        这个例子很形象,很典型,也的确有点损。

        谈话到了最后,几人不欢而散,丹妮也带着自己的侍女离开了。

        格罗莱微调了航线,向着西方偏北的方向航行了两天,丹妮见到了那片‘末日风暴海’。

        远方的灰暗的天空似乎塌了下来,与海水连成一片,又或者,巨大的龙卷风暴组成一道屏障,将瓦雷利亚半岛北部包围起来,如同封印——既阻挡外部海船的进入,也让古文明废墟中的恶魔无法外逃。

        “不能再前行了,否则风暴会将我们撕碎!”格罗莱朝丹妮大声吼叫,狂风将他那头乱糟糟的半长黑发吹得横飞起来。

        “那就停下吧。”丹妮也向他吼叫。

        不大声吼叫不行啦,远方接天连日的风暴不仅带来打着旋儿的狂风与浓重水汽,还有雷鸣般的轰隆声。

        说来也怪,一般情况下,如果前方有巨大海风暴,离它不远的地方即便没有暴风雨,也会浪涛汹涌。

        但瓦雷利亚半岛的海域完全不一样。

        前方的天空乌压压、沉甸甸,大风与海啸几乎打破天与海个界限,天就是海,海与天空融合。

        但十几公里之外,阳光普照,海面平静,除了巨大的声响与阵阵狂风,几乎没有影响。

        就好似一道墙将两个世界隔开,墙内是风暴炼狱,墙外花开遍地。

        将船锚抛如海中,三艘船暂时悬停在海面上,丹妮留着格罗莱在舰桥控制船舵,她与乔拉、白胡子进入底层船舱,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公主殿下,您必须尽快,现在此地风平浪静。可能几小时后,这里会变成风暴的中心,那堵风暴之墙并不固定,可以扩大范围,也会向内缩小。

        无论扩大还是缩小,都会在附近引起激烈的天象变化。”离开舰桥前,黑胡子警告丹妮道。

        “我明白了。”丹妮喊了回去。

        进入甲板下方,风暴的吼叫声低了一些,几人能正常说话了。

        见到丹妮,白胡子立即劝说道:“殿下,咱们离开吧,我也没想到瓦雷利亚附近的海域如此环境恶劣,即便巨龙也飞不过那片风暴之墙啊!”

        “唉,我也没想到,”丹妮一脸无奈,“这不合理,也不科学,持续不断的风暴需要大量的能量,都几百年了,怎么还没消失?”

        乔拉不懂什么叫“科学”,但她的意思他却明白了,说道:“瓦雷利亚的崛起与毁灭本就是奇迹,此时此地,出现如此奇观也不足为奇。”

        “烟海环境如何?”丹妮问道。

        瓦雷利亚建立在夏日之海的一座半岛之上,大灾变中,半岛中部火山爆发,大陆碎裂成一片海水沸腾的海峡——烟海。

        瓦雷利亚碎成无数片,北面的陆地变成燃烧着地狱火焰的烟海,南方的海域被永不消散的风暴包围,环境恶劣到极点。

        乔拉摇摇头,叹道:“烟海也很危险,海底的火山将大海煮沸,露出海面的礁石被炙烤得冒烟,天空几乎被火山喷发的黑烟遮蔽,大海暗红一片,据说还有恶魔和海怪在那里生活。”

        海底火山喷发的恶劣自然环境,能活下来的生物不是恶魔也会变成恶魔。

        “龙不怕高温。”丹妮迟疑着说。

        “可瓦雷利亚几千条龙全死在火山爆发中。”白胡子泼她冷水。

        话虽不好听,却也是实话。

        “好吧,让大黑去冲击一下风暴。”她无奈道。

        “嘶嘎——“

        风帆被卷起的光秃桅杆在风中轻微颤动,三只小龙折起翅膀,蜷缩在上面,安静得好似石雕。

        此时得到丹妮命令,大黑血红瞳孔骤然睁开,猛地向下一跃,“啪啦啪啦”拍着翅膀向风暴滑翔而去。

        丹妮与他灵魂合一,在前进途中,不停借助大黑的眼睛观察风暴之墙的情况。

        “大黑,拉高身位。”

        大黑盘旋着往上方飞行,越飞越高,也越来越靠近前方的风暴,渐渐的,海面上的大船成为蓝色幕布上的一个黑点。

        “哗啦啦——”

        视线一阵晃动,好似直升机失控,狂风扯动大黑的肉翼,发出抽打熟牛皮的声音。

        “稳住,稳住,跟着——”

        丹妮刚想让他顺着风向飞,大黑便已经适应了风暴环境,翅膀往上抬起,降低受风面积,然后长尾巴轻微甩动,好似一个平衡器,稳定了他的躯干。

        像个滑行的纸飞机一般,大黑在风暴中载浮载沉,来回摆动,却稳如老狗。

        “哇,大黑,好棒!”丹妮兴奋鼓励道。

        “噼啪——轰隆!”

        灰暗的风卷中,突然闪现一片树枝一般的银蓝色电网,其中一根正好击中大黑脖子。

        丹妮闷哼一声,直觉眼前一阵发黑,耳朵嗡嗡作响,时间在她意识中放慢,短短一刹那却好似过去几个小时。

        “卡丽熙,你怎么了?”侍女惊呼。

        宽敞的船舱里,一直闭眼不说话的丹妮突然发出一声痛呼,鼻孔两道鲜红的血液趟过她粉红的唇瓣与洁白的下巴,身子也醉酒似的向一边歪倒,多亏多莉亚反应快,立马扶住了她。

        “哎,太倒霉,大黑被雷击中,我算帮他分担部分伤害。”丹妮摆摆手,安抚紧张的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