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成了龙妈在线阅读 - 第133章 丹妮的商业政策

第133章 丹妮的商业政策

        “你是为吉斯联盟运送粮草的商贩?”丹妮高居大黄马上,透过面甲上的缝隙看着下方黑色直立头发的白皮肤胖子,“虽然你是吉斯人,但我也没像对付贤主那样对付你们这些商人,一半财物的惩罚也非我独创,城邦战争中有过很多次这样的先例。”

        丹妮也没说错,城邦战争中,如果一方惨胜,为了弥补战争损失,多半会从俘获的商人手中榨取部分,甚至全部财物。

        毕竟战争财利润太丰厚,也许两家城邦打生打死,最后得利的却是第三方城邦的大商人。

        比如这一回,丹妮从吉斯奴隶主那缴获的财物甚至不及从商人那收缴的三分之一。

        600公里走过来,吉斯联军携带的金辉币大半花在身后那群商贩身上。

        “陛下,我不是吉斯人。”

        “你留着这样的发型,身上穿着托卡长袍,还说自己不是吉斯人?”丹妮嗤笑道:“不要怕,我并非针对吉斯人,事实上阿斯塔波大部分吉斯人的生活比之前更好了。”

        这就是在讲大话了。

        因为破产而沦为奴隶的吉斯人现在翻身成了自由人,分到几十亩地,还能从丹妮那获得大笔无息贷款,日子当然比之前更好。

        但原本为奴的吉斯人毕竟是少数,没了高等公民的特权,那些掌握高超手工艺的吉斯大匠甚至想离开阿斯塔波。

        “陛下,我皮肤这么白,怎么可能是纯血吉斯人?这样打扮只为了在吉斯奴隶主那得到更多尊重,您看......”他将绑在额头的布带解开,露出左额绿色条纹刺青。

        丹妮神色古怪起来,上下打量胖子一番,黑色独角兽发型,馒头似的胖脸,脸上挂着谦卑的笑,黑色眯眯眼闪烁机警的光芒,鼻头很小,嘴唇却异常丰厚,活像在嘴边挂了两根香肠。

        个子不高,1.65左右,比丹妮矮一点,身体却非常粗壮,嗯,并非单纯的胖,与太监贝沃斯一样,是一种结实的“胖”。

        “你之前也是一名奴隶,来自贸易城邦?”

        自由贸易城邦的奴隶会根据职业,在脸上留下种类不同的刺青。

        例如,奴隶战士纹猛兽,像老虎狮子毒蝎之类,酒店侍者纹温和的小动物或者杂物,如乌龟、小草、水壶、车轮子。

        不过妓女一般比较统一,只在眉梢处留一颗泪珠印记,免得影响她们的容貌。

        奴隶湾的奴隶,脸上一般不纹刺青,主要因为奴隶湾是奴隶加工厂,“产品”要外销的,也许其它城邦购买奴隶的奴隶主并不喜欢“工厂”自带的刺青。

        香肠嘴的胖子笑嘻嘻道:“龙女王陛下,我来自瓦兰提斯,名叫法特·多西姆,之前是一名虎头军军士长,因为屡次在战斗中立功,在瓦兰提斯逐渐有了些名声。

        也该我运气好,一名粮食商人因为女儿太肥太丑,嫁不出去,将英俊勇武的我买回去招为女婿,老丈人死后,我便继承了他的产业。

        您解放奴隶的事在奴隶湾闹得沸沸扬扬,弥林、凯渊的大奴隶主疯狂撒钱,在世界范围内雇佣佣兵团。

        我呢,也想趁机发一笔财,带着四百车的芝麻油,跟随次子团穿过多斯拉克海,来到奴隶湾的弥林城,把芝麻油卖给奴隶主后,大肆收购了一片粮食与牲畜......嘿嘿嘿,接下来便一路来到这儿。”

        “你该不会偷偷搞大人家女儿的肚子,生米煮成熟饭,你老丈人不得已,才把你买回去当赘婿的吧?”丹妮怀疑道。

        “陛下,您为何这么认为呢?”胖子法特愕然道。

        “你没照过镜子?还是说瓦兰提斯人习惯在嘴唇边挂香肠为装饰?”丹妮笑着道。

        “陛下,这您就不懂了。”白胖子反应过来后,摸摸自己的厚嘴唇,得意洋洋道:“厚嘴唇的男人看着老实啊!我丈人为女儿的未来操碎了心,我也没辜负他老人家,虽养了七八个小情人,生了十五个私生子,但戴琳一直是我妻子,她的孩子也会稳稳继承我的家产。”

        丹妮冷下脸来,道:“也许我该杀了你,让你妻儿立即继承你的家产,你那死去的老丈人一定更放心。”

        “陛下,您这么说就太没道理了。”渣男胖子竟一点不怕她,听到丹妮杀机四溢的威胁之语,不仅没凄惶求饶,还腆着脸道:“您是不知道我老婆有多丑,每天起床我都不用照镜子,看到她就像看到镜子中的我。”

        “呵呵呵......”丹妮忍不住笑了起来。

        见把丹妮逗笑,胖子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道:“与那么丑的人在一起,只有两种人不会找情人,穷鬼和那玩意儿不行的人,而我恰恰——”

        “行了,我没时间听你瞎扯淡。”丹妮一挥手,打断这个油腔滑调家伙的荤段子,直接问:“你找我什么事?”

        “陛下,您拿走我一半驮马,又强行买走剩下的一半,可马车与马车上的粮食您却不感兴趣,这......”

        胖子的肥脸皱成包子褶,叫苦连连道:“连奴隶工人也被您收走,那么多粮食堆在荒野,我如何运走?”

        “喔,抱歉,这倒是我考虑不周。”丹妮尴尬道。

        胖子法特却呆住了。

        龙之母对我说了“抱歉”?

        这么干脆地向我这个小商人认错了?

        莫名的,他心中升起一股冲动,大喊一声:女王万岁,您快去解放瓦兰提斯吧!

        “这样,我用阿斯塔波的市价,将你们的粮食全部买下来?”她说道。

        去泥马的龙之母万岁......

        法特木着脸道:“陛下,阿斯塔波的市价甚至我在比凯渊城进货的价格都低,都不如我卖给吉斯联军的的五十分之一,这样卖出去,我一定会破产。”

        他的话也不算夸张,千里运粮,人吃马嚼,加上运输过程中的粮耗,成本至少要翻十倍。

        而阿波斯塔连续两个季度大丰收,除了丹妮和酒厂,粮食压根没人买,市价压得极低。

        即便丹妮为了不损伤农民的利益,使用了宏观调控手段——大量增加政府储备粮,粮价也只有丹妮入驻阿斯塔波前的一半。

        也因为金字塔和村庄的粮仓里堆满了粮食,丹妮才会对商贩的粮食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那你想怎样?”丹妮问道。

        “我只要不亏本就行。”

        “打仗打输了你还想不亏本?”丹妮冷笑。

        胖子咬牙切齿,似乎做了个丢掉半条命的艰难决定,“那......少亏点也行。”

        丹妮刚想再嘲讽两句,突然灵光一闪,笑眯眯道:“法特,是不是所有商人都血本无归?”

        “也不是,那些养了一群妓女的老鸨便大赚特赚,今晚还要在您士兵手里再狠赚一笔。现在那群婊子正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呢!”胖商人酸酸地说。

        丹妮想了想,对一名无垢者道:“通知那些妓女,龙之母给她们自由,可以放弃人前卖笑的职业,成为阿斯塔波自由民。”

        “哈哈哈,陛下,那群小娘们哪里会放弃纸醉金迷的优渥生活,去阿斯塔波当农妇?纺织女工?”胖子法特咯咯笑道。

        丹妮瞥了胖子一眼,继续对无垢者说:“问那些女人,要不要老公,要的话我可以帮她们找个好人家。”

        “她们都想嫁给大商人、大富豪,成为有钱佬的情人也比嫁给军汉要好。”胖子在一边说着风凉话。

        “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丹妮冷冷道。

        “喔,陛下,您可一定要帮帮我。”胖子立马期期艾艾哀求道。

        “这样,我还是按照阿斯塔波市价收购你的货物,然后对比你卖给吉斯奴隶商人的价格,我以女王个人的身份给你补充其中的差价。”

        胖子眯眯眼几乎瞪得凸成两颗大鸡蛋,结结巴巴道:“陛下,您没疯吧?”

        丹妮瞪了他一眼道:“差价不会以辉币的形式发给你们,你们可以在阿斯塔波购买货物,无论买什么,无论什么价格,我都会返回花销中的四成金额。

        累积返利额度不超过粮食的总差价。

        当然,也不需要一次性将返利总额度用光,可以在海关处登记姓名与商行名字,返利额度会记在你们名下,随时再次来到阿斯塔波都有效。”

        “这......”胖子法特开始还有些迷糊,渐渐的,他那对凸出的猪泡眼越来越亮,看向丹妮的眼神满是赤裸裸的崇敬。

        “陛下,我现在确定了,您是真王!”他语气郑重,缓缓说道:“智慧、勇气、仁慈、公正,完美的骑士王。

        同时您对治理国家,发展商业也有超凡的见解。

        在人类有记录的历史上,我再也找不到比您更完美的国王。

        世界必将因您而改变,人类发展史上的第一大脓疮——奴隶制,也许真到了终结的时刻。”

        哎呦我去,看走眼了,商人法特虽然痴肥,虽然好色,虽然贪婪,可见识却非常高嘛!

        一白遮百丑,丹妮竟觉得胖子看着不那么扎眼了。

        谁知胖子立马又变得猥琐谄媚,流着泪哀求道:“陛下,那个......您这么好,便好事做到底,不如直接补充我金辉币吧,打八折?要不,七折如何?我不能破产,破产了我会死全家的呀!呜呜呜......”

        “你什么意思,怎么就破产死全家了?”丹妮懊恼道。

        她的右手情不自禁按在剑柄上,只要胖子再说一句不好听的话,立马在他肥脸上划一剑。

        “陛下,您的政策虽好,可阿斯塔波哪有什么值得购买的货物?总不会是无垢者吧?”胖子苦着脸道。

        “呵呵,你的印象还留在半年之前的阿斯塔波,啥也别说了,自己去看看就——咦......”

        正说着话,丹妮突然间面色一变,对胖子道:“我现在有要事需马上离开,有什么问题去阿斯塔波找我的书记官谈。”

        “什么事?“胖子疑惑道。

        “告诉你也无妨,吉斯海军进入蠕虫河了。”丹妮回头淡淡说了一句,便打马快速向白杨坡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