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杜谦礼的另有所图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杜谦礼的另有所图

        萧知意心里有气,也没敢直接上去,坐在花坛上散气。

        苏意下来找她的时候,就看到她在生闷气,勾着她的肩膀逗她:“小妞一个人啊,约吗?”

        萧知意没心情和他说笑,把杜谦和刚才和她说的话告诉了苏意,最后还开启了无差别攻击:“我最讨厌你们男人这套,打着为女人好的名义,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以为拍电视剧呢,女主最后还能不计前嫌happyend。

        我跟你说,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敢瞒着我,玩什么故意冷落我,莫名其妙说自己移情别恋了,要和我分手,转头再告诉我你有不得已的苦衷,都是为了我,不想连累我的话,我立马嫁给别人,管你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既然在你眼里我只能和你共富贵,不能同患难,那根本没有在一起的必要了。”

        苏意:……他一脸委屈,他这才真是躺枪呢。

        不过媳妇不高兴,就是顺毛哄,他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还举手保证:“我保证不会那样对你,如果哪天我家破产了,我就带着你一起去捡垃圾,做一对快乐的贫贱夫妻。”

        他这认真的模样倒是把萧知意逗笑了,她挑着他的下巴,很大爷的说道:“放心吧,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就在家做饭带娃,我就负责赚钱养你和娃,我未来可是要成为大导演的人。”

        “谢大爷垂怜。”

        苏意很配合的说道。

        萧知意开心了,哈哈大笑,歪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说道:“苏意,我们要好好的。”

        “谁不和你好谁是小狗。”

        苏意没个正经。

        萧知意却更开心了,苏意就是这样,总是一副没正经的样子,可她却能从他没正经的话语里,听出地久天长的承诺。

        杜谦和开着车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回了家,他平常工作忙很少回来,一个月也没时间回来几次,大晚上了突然回来,杜父杜母都挺意外的。

        “吃饭了吗?”

        杜母关心着儿子。

        “吃过了妈,你和爸还没睡呢。”

        杜谦和换了鞋子走进客厅。

        杜母就道:“我和你爸说话呢,你今天没上班,白天干什么去了,也不知道回家。”

        “没忙什么,我哥不是把诺诺交给他妈妈抚养了吗,我去看诺诺了。”

        杜谦和说道。

        杜母啊了声:“诺诺的妈妈?”

        杜父也惊奇的看着儿子。

        杜谦和点头:“嗯,爸,诺诺的妈妈你也认识,就是咱们医院妇产科的医生白霜,也就是苏麟妻子的妹妹,你还记得吗?”

        杜父自然记得,当时白霜来齐和应聘,苏麟还特意给他打过电话。

        “难怪,难怪了。”

        杜父说道:“难怪昨天晚上在订婚宴上,苏二少的未婚妻会闹了一场。”

        “嗯,苏二少的未婚妻是白医生的亲妹妹。”

        杜谦和说道,不过他不知道萧知意昨晚去了他哥的订婚宴。

        “我的天,苏家兄弟俩娶了人家姐妹俩啊。”

        杜母还挺惊讶的。

        “她们姐妹也是最近才相认的。”

        杜谦和说道。

        杜母恍然道:“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还真是。”

        然后又道:“诺诺以后跟着亲妈也好,谦礼都和周家的订婚了,诺诺跟着亲妈生活,总比跟着后妈要好。”

        杜父也赞同的道:“说的是,你大爷爷本就不承认诺诺,现在让诺诺跟着白医生最好。”

        说着还对妻子叮嘱道:“你没事也多去看看诺诺,白医生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的,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的。”

        “这还要你交待,诺诺跟我亲孙子似的。”

        杜母说着又开始diss自己儿子:“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找个女朋友,指望等诺诺长大了给你当花童吗?”

        杜谦和:……他发现了,就不能跟女人说什么事,一说准跑题。

        “我去看看爷爷。”

        杜谦和一听老妈又要老生常谈,赶紧脚底抹油跑了。

        杜母笑骂了句臭小子,每次只要一提这事,跑的比兔子还快。

        杜爷爷还没睡呢,杜谦和敲了门就进来了。

        看到是大孙子回来了,杜爷爷放下书,摘掉老花镜笑道:“你再回来晚点我都睡了。”

        杜谦和回来之前是给杜爷爷打过电话的,杜爷爷这才等他的,不然早就睡了。

        “爷爷,我有件事想问你。”

        杜谦和开门见山,拖了把椅子坐到床前。

        杜爷爷颔首:“什么事?”

        “您知道我哥和周家有什么恩怨吗?”

        杜谦和问道。

        “怎么突然问这个?”

        杜爷爷反问。

        “我觉得这几年我哥的行为很奇怪,您也是知道的,他从小的志向是学医,虽然被大爷爷逼着学了金融,但一直都有自学医学,他本来都打算好了瞒着大爷爷考医师的,但突然就愿意做齐和的总裁了,还这么听大爷爷的话,甚至愿意跟周家订婚,您不觉得奇怪吗?”

        杜谦和问道。

        杜爷爷点头:“是很奇怪,我也问过他,但那孩子心思深沉,也没跟我说实话。”

        “您也觉得他是另有目的吧。”

        杜谦和问道:“那您知道些什么吗?”

        “我有过一种猜测。”

        杜爷爷说道:“也许和他母亲的死有关。”

        杜谦和一惊:“什么意思?

        她母亲不是车祸死的吗?”

        “没错,是车祸,但是他母亲死后,他父亲,也就是你大伯,怀疑是你大爷爷动的手脚。

        但是警察调查的结果是对方酒驾,没有什么故意谋杀的痕迹。”

        杜爷爷说道。

        杜谦和嘶了一声,快速的把这一切串联到了一起,得出了一个可怕的推测。

        当年的车祸如果是人为的话,极有可能是他大爷爷做的,然后周家极有可能是帮手,毕竟周家有黑道背景,做这种事又更方便一些。

        后来这事不知道怎么就被他哥查到蛛丝马迹了,所以他哥才和白霜分手,转而当了齐和的总裁,现在又和周璇订了婚。

        他哥做这一切,极有可能都是为了报仇。

        如果是这样,那就解释的通了。

        “我哥太傻了,他一个人再厉害,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大爷爷和周家两座大山,而且这么做也太危险了。”

        杜谦和想通了之后就开始着急了。

        杜爷爷叹气:“我有了这种猜测之后,又特意去找过他一次,劝他不要再去追究过去的事,可他却否认了。”

        “他不想让您跟着担心,他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自己扛。

        现在他又把诺诺交给了白霜抚养,肯定也是为了保护诺诺。

        她们母子俩有苏家护着,他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杜谦和说道。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呢。”

        杜爷爷除了叹气,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杜谦和也是着急的很,他得想办法阻止他哥这种冒险的行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