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天葬回忆录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一章

第九百七十一章

        而秦晓晓并没有就此说完,而是继续对我说道:“不过她最大的破绽还不是这个,是因为这口棺木上没有秦家的标志。”

        听秦晓晓这么说,我也很好奇的追问着:“是个什么标志?”如果秦晓晓这时候把秦家的标志描绘给我听,或许困扰我的一些谜团会被提早迎刃而解,可秦晓晓不知道是觉得告诉我没用,还是她不想把这个事情透露给我听,总之她并没有把我这句话放在心上。

        在她继续眉头紧锁的望着棺材思考什么时,我又继续说出了我的另一个疑虑:“秦宫主,你不是说这里有十方无敌阵法的保护吗?那这口棺材应该不是出自外人的杰作,应该是山庄的人自己所为?”

        这一次秦晓晓回应了我的话,她转过头来望着我,然后一边对我摇头,一边略带无奈说道:“你能出现在这里,其他人也就同样有可能出现在这里。”这话真的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而我在听了后,居然还傻乎乎的回问了她一句:“秦宫主,你说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啊?”

        秦晓晓似乎完全没料到我会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她被我说得先微微楞了几秒,然后用似笑非笑的语气朝我回了一句:“这个问题,应该得问你自己吧,我怎么会知道。”

        “嘿嘿,好像是哦。”我尴尬的傻笑了几下,秦晓晓的话批判得完全正确,但从她的话语中,我却听出了一个不对劲的线索,我怀疑秦晓晓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否则她怎么会连问都不问我自己是从哪到的这里。

        但这毕竟只是他们这里的份内事务,别人不说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不好再去追着打听,而这时候的秦晓晓则又开口对我说了声:“小秦,你让开,离那口棺材远一点,退到我的身后来。”

        正在想些什么思绪的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她对我的这个称呼,在过了一会儿后,我才后知后觉的应答了一声道:“额…好的。”

        “呼…”在我退到秦晓晓的身后时,秦晓晓的手掌间也飞涌出了一股强大的气息,身旁的一些树叶飞旋到了她的手心中。

        花仙子……可是这一幕看上去虽然很美,可从掌间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和四周凌冽无比的冰冷气息,让我明白这不是一副让人欣赏的美景。

        “嘭…!”秦晓晓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眼前的那口棺材,随着秦晓晓的一击挥出,棺盖也随即应声落地,掉在了地面上。

        看着棺盖落地,秦晓晓忽然喃喃的说了一句:“没有腐朽的气息,难道棺材里是空的?”

        听着秦晓晓的话,我本能反应当然是想说不可能,但我没有去接话,不然我不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吗,而她的话也应该是在反问我,棺材里没有人,是不是我看错了。

        我总不能告诉她,我昨晚亲眼看到过里面躺着的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吧,所以我也只能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对秦晓晓说道:“那要不可能是天黑我看错了吧。”

        其实我这也是多此一举的回答,刚刚秦晓晓都说了这口棺材的来历都是有问题的,而且来都已经来了,又怎么可能不闻不问的就无功而返呢,至少也好歹走过去两步确认一下吧。

        我这一想法跟秦晓晓不谋而合,而她更是比我抢先一步朝棺木处谨慎小心的缓缓挪步而去,我的心也被一同牵引的紧张万分,脑子里的情绪也是被带动的复杂万千。

        要是让她看到棺中的自己后,她突然跟我翻脸不认人了,那我该怎么应对,是逃走,还是硬拼?打我肯定是打不过的,可逃不也一样吗,她可是一个会飞的女人,我这小短腿拿什么去比。

        “小秦,你快过来看!”在我纠结自己一会儿该如何是好时,秦晓晓就已经走到棺木旁看了一眼,并还立即回头叫喊了我一声。

        他的声音语气有点急促反常,听在我的耳中更是让我情不自禁的颤惊了一下,莫非她在看见了棺材里的尸体后,她也很是吃惊?那这么说,她也是不知情的?

        于是这就让我间接的有点放松了警惕,于是我立即小跑几步走上前去来到了秦晓晓的身旁,并且带着沉重的心情把目光望向了棺口处。

        “啊…!”谁知就算我即使是在有准备的一望之下,我整个人还是无法控制的发出了一声尖叫,但这并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棺内的事物跟我昨天夜里所看到的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昨天夜里明明是一个长得跟秦晓晓一模一样的女人,可她现在竟然不翼而飞了,而且取而代之出现在棺木内的好像是一把碧绿的宝剑,虽然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对视,但我整个人就好像着了魔一样,被它给深深吸住了。

        它很惊艳,很漂亮,它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被供奉在棺木的正中央,仿佛它才是这口棺木的真正主人。

        它全身上下,连同剑鞘一起都是通体发亮闪闪的碧绿色,但它的这个绿,并不是后期用渲染工艺制程的绿色,而是它的材质天生就是如此,再加上剑鞘上和剑柄尾端所镶嵌的几颗宝石点缀,更是将它高贵的气质彰显的淋漓尽致。

        在上上下下将它打量一番后,我的双唇情不自禁像不受控制似的发出了一声感慨:“好漂亮的一把剑。”

        话一刚出,我就立马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失态了,怎么说自己也是经历过各种大小场面的人,怎么会因为一把剑而变得这么没定力,不过让我出乎预料的是,这一次不光是我,就连秦晓晓她也变得异常激动,而且她好像还认识这把剑。

        她两眼像是看到了一件极其珍贵的宝贝似的,一边望着宝剑,一边对我振奋道:“风竹剑,这是风竹剑,它竟然出现在这!”

        我都忘了,这里既然是她的家,她认识这柄剑当然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情理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