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豆家媳妇在线阅读 - 067 认干亲

067 认干亲

        就这样到了十五,吃汤圆,看花灯,石河镇虽小,但年年有花灯,各家门口院里也挂上花灯。

        包家的花灯是付二栋做的,精巧别致,那个好看。

        豆渣那天来了以后,天天来包家,不让他干活,他就屋里陪付昔时。

        付温氏觉得挺好,小两口感情好日子也能越过越好,女婿向着女儿就行,婆婆不好,另外再说。有她在这儿呢,不信还对付不了一个傻货。

        说傻货那也是她自己亲娘说的话。

        两家商定,二月初八接付昔时回豆家,付家也要找房子,这个包姥姥说她会帮忙。

        正月十五那天,包姥姥穿着新袄裙,端坐着,付家一家子给她磕头,她挨个给了红包,等豆渣和付昔时要磕头,她站起来拉着付昔时,只让豆渣磕头。

        心情那个舒畅,自从女儿出嫁,过年冷冷清清,就是女儿没出嫁,也没热闹过,今年累是真累,上了岁数,又多年没有这么起早贪黑干活,累得腰酸背痛,钱也花了不少,但心情好呀,回到家热热闹闹,这就是有人气,为何要多子多孙,老了看着子孙围绕,能不多活几年?

        真不舍得让付家搬出去,但也知道留下来不可能,付家也不愿意长住,有点办法谁也不愿寄人篱下。

        但能经常的来坐坐,回来吃个饭也是好的。

        心大没多想的付昔时乐呵的说道:“外祖母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最明事理的老人家,娘,以后把外祖母当干娘,有外祖母给咱撑腰,谁也不会欺负咱家。”

        包姥姥眉头一挑,心里乐,顺着说道:“那就叫我干娘,以后二栋就是我儿子。”

        付温氏愣了一下,这认干亲可不是拿嘴说的,正儿八百的摆宴席,介绍乡里乡亲。

        “你们不嫌弃的话,定个日子我请客,我得让别人知道我有个干儿子,不是可怜老寡妇。”

        听包姥姥说这话,付二栋起身跪下道:“干娘,二栋哪里会嫌弃?我自小离家,能有干娘心疼,二栋高兴还来不及,干娘,儿子给你磕头。”

        付温氏跟着跪下磕头。

        包姥姥走上前拉起来,又阻止付昔云姐弟,说:“那二月找个日子认干亲,到时一起磕,以后咱就是一家子。”

        豆渣笑呵呵,拉拉付昔时的手小声说:“我看这样好。”

        付昔时不懂,以为就是嘴上称呼一下,但为何还要请客?

        哦,包姥姥是帮着付家,告诉街坊,付家有包姥姥撑腰。

        “娘,我觉得挺好,以后就把外祖母当亲娘。”

        付温氏看了一眼女儿,觉得她不懂,别家认干亲没什么,可是包家不一样,包家只有一个女儿,这会认个干亲,又是付家人,让外人怎么想?以为图谋包家家产?

        包姥姥明白付温氏的顾虑,说道:“我没啥家产,这个房子是包家的,我自己身上一点银子留着养老,到时我会说清楚,是我自私了点,这事不提了,亲家也是家人,以后多来往。”

        话里有着落寞,付昔时不知道说什么,孙媳再孝顺,也不能把外祖母接到家里,也不能搬到外祖母家里生活,这里不是现代,有的是不和自己亲爸妈住一起,反而和老丈人一家住的。

        付二栋说话了,他说:“干娘,我不图家产,只图有个娘心疼,放心,既然我认了干娘,我给干娘养老,以后干娘跟我过。”

        包姥姥乐得哎哎的,那笑容付昔时看了好几眼,笑中有泪。

        她拉拉豆渣,努努嘴,豆渣上前抱住,说:“外祖母,有我哪,我给外祖母养老。”

        “好,好。”

        付二栋低头擦了下眼角。

        他不是随口说这话,住这一段时间,看得出老人家是真心对他们,干活时不时捶腰,这么大年纪,别人家这么大年纪的老太太早该享福,可是包姥姥一个人过活,满库房的簸箕都是包姥姥一人编织的。

        包姥姥说不是为了赚钱,呆着没事干,编簸箕打发时间。

        是呀,几十年漫长的时间,有很多时间呆着。

        付二栋推磨,包姥姥来给他擦汗,给他端来热茶,吃饭给他夹菜,他出门,回来了包姥姥迎上去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心疼的说辛苦了。

        付二栋没有亲娘,心底渴望有个娘能心疼他,他也能孝敬亲娘,那种感情和别的不一样。

        所以他听了包姥姥说的话,他愿意把包姥姥当娘。

        就这样定了这事,包姥姥拉着付二栋兴奋给他说要请哪些人家,都是什么关系,街坊里的人家有哪些。

        付二栋拿出纸笔记下,包姥姥见他会写字更是满意,这辈子就尊敬读书人,不然也不会把闺女嫁给了豆家。

        付昔时拉着豆渣回屋,急忙问认干亲是怎么回事。

        “认干亲要选一个吉日摆酒请客,准备礼物,给干娘送衣服送鞋,干娘也要给礼物,以后每年的三节和寿辰,干儿子都要给干娘送礼磕头,过年干娘也要给压岁钱,就当是正经儿子一样。”

        付昔时问:“那还要住一起吗?”

        豆渣摸摸头道:“一般都是有亲儿子,没听说住一起。”

        “最好不要住一起,不是怕照顾外祖母,是说不清呀,别说别人,就是你娘,到时非得污蔑我家贪图外祖母房子,那我家可说不清了。”

        豆渣道:“房子是当初分给我外祖父的,将来包家肯定收回去,这个放心,没人会想岳父会贪图房子才认外祖母当干娘。”

        “你娘首先就不是讲理的人,她能同意?到时和我娘家胡搅蛮缠谁受得了?我受你娘欺负,我娘家再受你娘欺负,该你娘的还是欠你娘的?”

        豆渣道:“有外祖母哪,我娘不敢。”

        付昔时翻他一眼,转过弯想,外祖母是好心,是想帮自己娘家。

        长辈决定的事,娘家也同意了,她也反对不了,不提也罢。

        付昔时把最近收到的卖豆腐的钱拿出一半给了豆渣,说:“这些是卖豆腐的钱,我都记账了,给你一半,我要一半,最近都是我娘家在忙,所以我得拿一半,这一半你拿回去给祖母,留着买驴。”

        豆渣不要,说:“买驴的银子已经准备好了,过了正月二姐夫帮我去买,你别瞪眼,我跟着一起去,我不会挑,二姐夫会挑,不会被卖家糊弄买个病驴回来。”

        付昔时心想得慢慢来,豆渣不可能一下就能独立,得有人带有人教,最重要的是他自己能迈出这一步。

        “那还不错,你要是还是像以前那样等着现成的,我可不和你过。”

        豆渣赶紧说:“我知道,我爹都说这一板砖拍的好,把我拍长大了。”

        付昔时看着他那得意的神情,等着表扬的表情,忍不住说:“以后每年拍一板砖你长的更快。”

        豆渣一退后,捂头说:“可别,不用拍我也会长大。”

        俩人在屋里笑得哈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