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在线阅读 - 第58章 三周目,你们怎么能学我

第58章 三周目,你们怎么能学我

        “柴崎先生也一样。”

        那位实习期的护士目光复杂,“他的办公室和高桥先生紧挨着,昨天一位患者去世后,那个人的儿子带着很多人……”

        旁边的前辈立刻皱眉拦住她,明显嫌得她说的太多。

        因此,事情的前因后果,荻野庆没能听到。

        不过有过类似经历的他,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的负面情绪一下暴涨,其中有一分心虚,剩下的九分铺天盖地全是愤怒。

        ——他气那几个病患无理取闹,也嫉妒他们轻易就能遇到顶尖的医生,自己却付出了三十年的寿命,都没能见到。

        当然,最令他愤怒的,还是因为这群人的无理取闹,导致没人给他的孩子动手术了!

        如今,这家医院中两个顶尖的医生都已经倒下,剩下的那几位,和米花市立综合医疗中心的医生水平也没差多少。那他再一次重生来到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被荻野庆嫌弃的医生站在旁边,心里发虚。

        虽然他看着年轻,但在校期间一直成绩优异,工作的这五六年里,也独立完成过许多台手术,积累了无数经验,绝对有主刀的资格。

        昨天,救治完被殴打的前辈们,年轻医生也被现实上了血淋淋的一课,知道不是所有患者和家属,都能看懂他们的努力。

        有的人只看结果,放在医术界能当得起九十分的手术,在他们眼里,却是需是要把答题人扔上绞架的0分。

        想到这,又看了看明显十分暴躁的荻野庆,年轻医生咕咚吞了一口口水,很想说你要不别让我做了……

        但患者当前,怎么也没有把人拒之门外的道理,心里天人交战了一番,他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小声建议:

        “患者情况不太乐观,要动手术的话,最好尽快。”

        “……不,不用你做。”荻野庆看着他毫无阅历的脸,反复告诫自己不到最后关头,决不能放弃。

        这家医院不行……那就换一家,东京一定不止有一家好医院!

        然而,第二家,第三家……

        院里出色的医生,居然都有类似的遭遇。

        荻野庆走过一家,就失望一次,他近乎机械化的寻找着,终于在第四家医院,找到了一位躲过一劫的医生。

        这人算不上出名,但技术据说十分靠得住。

        只是,不知是时间耽误的太久,还是病情真的已经恶化到成了绝症——最终摆在荻野庆面前的,又是那具令他难以接受的尸体。

        荻野庆一言不发的瘫到地上,他今天膝盖着地的次数,比之前的一辈子加起来都还多。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寂静下来,他木然的抬起头。

        果然,眼前又一次出现了那个不知来路的年轻人。

        “为什么?”,这次,荻野庆没再一照面就扑上去哀求,而是死死瞪着对方:

        “不可能这么巧,不可能所有医院的顶尖医生,都正好被患者袭击了!你干了什么?!”

        年轻人没有在意他的态度,而且看他那悠然的模样,似乎也不怕被打。

        他只是靠在椅背上,不紧不慢的开口,解释道:“想让整个世界的时间精确倒转,需要有一个不变的锚点。”

        荻野庆一愣。

        不变的锚点……

        如果说这几次重来,有谁一直没被“格式化”,没有丝毫改变的话,那除了眼前的人,无疑只有保持着无数世记忆的他自己。

        ——简直像能读到他的想法一样,荻野庆这道念头才刚闪过,对面的年轻人就托着下巴,点了一下头:

        “所以你的举动,会对倒转后的世界产生残留的影响。为什么出现今天这种状况……这要问你自己啊。”

        他的语气很是坦然和无辜,话里话外表示自己的商品完美无缺,是荻野庆的使用方法不对,怪不了客服。

        这导致荻野庆不自觉的顺着他的话,回想起了自己重生前后的行为。

        杀了医生的儿子、打了那个治不好病的老医生……

        只是因为这两个人,就波及到了全东京的顶尖医生,导致没人能给他的儿子看病?

        这太荒唐了!

        ……可是如果时间倒流都能成立,那这些,似乎也没那么难理解。

        也就是说,如果再次重生,他也还是会面临这种找不到医生的死局,难道……只能依靠那些普通的医生?

        ……不,或许他们也没那么普通。

        小川雅行在乡间的医院接诊过无数病人,他的手术成功率极高,在病人当中口碑很好。被调到东京的米花镇后,进行过的手术也都好评如潮,这也是当年荻野庆想给自己找个盟友,却没能找到的原因之一。

        而米花市立综合医疗中心里,那个被他打过一拳的医生,据说已经工作了二三十年,带出过无数有名的弟子,让那家医院,慢慢成为了市里外科最出彩的医院。

        所以……问题或许真的,出在儿子的病身上?

        是如那些医生所说,送去的太晚,所以病情恶化到了没法救治的地步?

        如果是这样……再重生多少次,也不可能改变结局。

        意识到这令人绝望的一点,荻野庆反而又冷静下来了。

        他抱着头,努力回想着重生后的一切,试图寻找出路,忽然,几句话在他脑中回放而过:

        ——乱动时间节点,可不是仅靠十年寿命就能解决的。

        ——再往前推进,对我来说太亏了。

        荻野庆又砸么了一会儿这些话,猛地醒悟过来,话里暗含的意思,似乎并非不能,只是那个年轻人不想!

        如果付出更多代价,会不会……

        “……那个,有什么让我再往前重生几天的办法吗?”

        荻野庆压下满腔的愤怒,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白石:“付出什么都行,让我再早回去一些……”

        果然,听到这句话,对方没有再像之前一样直接转身离开。

        他坐在座位上,忖度着什么似的看了荻野庆好一会儿,直到荻野庆冒出一头虚汗,这才终于点了点头。

        在荻野庆无比惊喜的眼神中,白石从容的胡诌道:

        “你的自然寿命,是78岁。这次我收你16年,给你留一个月时间。你同意的话,我们成交。”

        “……一个月?”,沉迷在喜悦中的荻野庆像被一盆冷水迎头泼下。

        他混沌的头脑略微清醒起来。再重生的话,居然已经是第四轮了。

        只有一个月……虽然原本他就准备轻生,但那是没有儿子在的世界。

        如果能把儿子救回来,一个月,够干些什么呢?

        脑中乱七八糟的闪过无数想法,点头的时候,荻野庆却没有犹豫。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郑重的鞠了一躬:“麻烦你了!”

        ……

        再睁开眼,荻野庆习惯性的弹坐而起。

        落地他才发现,自己没再睡在床上,而是正站在客厅里。

        耳边有细微的嗡嗡声传来,荻野庆循声找过去,来到了卫生间门外。他很快意识到,这是门后的换气扇正在工作。

        荻野庆猛地一把拉开了门,里面正在蹲马桶的小孩惊了一下,捏着一卷卫生纸,颇有些萎靡的看着他,他以为荻野庆要上厕所,于是说道:“爸,我有点拉肚子,你再等几分钟。”

        “好……”,看着活生生的儿子,即使周围弥漫着难以言喻的臭味,荻野庆也感动的热泪盈眶。

        他的模样明显让儿子摸不到头脑。

        意识到自己这样太过反常,荻野庆很不情愿的退出去,重新关上门,焦急的在客厅等待着。

        期间他看了一眼日历,8月1日。

        事后查过很多资料的他,知道呕吐和腹泻也是盲肠炎常有的症状。

        看着日历上的数字,荻野庆心中五味杂陈,原来这时候,悲剧就已经有了预兆,可当时的他,却只是让儿子少坐在地上玩,多喝点热汤。

        焦急的等了不知多久,洗手间里,终于有水流声哗哗响起。

        荻野庆猛的站起身,盯着厕所门,就见儿子打开门,罕见的直奔卧室就去了。

        ——现在还是大中午。他儿子一向精力旺盛,从来不睡午觉。

        又是一处反常,为什么当时的自己没能注意到?

        荻野庆满心自责的走过去,把瘫在床上的儿子抱起来,“我们去医院看看。”

        “医院?”,荻野智也像每个小孩一样,对那个弥漫着消毒剂气息,扎针抽血家常便饭的地方非常抵制,“小孩子生命力旺盛,不会得什么大病,我多喝点味增汤就好啦。”

        “不,有不舒服的地方,就立刻去医院。”,这话听的荻野庆脸都绿了,简直恨不得穿越回去,朝着对荻野庆灌输这种思想的自己狠狠打上几拳。

        他去的还是米花市立综合医疗中心,虽然小川雅行所在的米花综合医院更近,但出于种种考虑,荻野庆暂时还不想面对他。

        顺利到达后,接诊的医生看了看荻野智也异样发黄的脸色,又问过症状,表情严肃起来,安排了检查。

        排队查完,结果原本要等一阵才会出,但一两小时后,荻野庆正准备带儿子去吃点东西时,那位他见过两次的医生拿着拍好的片走了过来。

        “抱歉,我路过时看到了这份材料……情况比较危险,我的建议是立刻手术。”,这位脸上有些皱纹的医生原本以为,自己需要像之前一样,同一些不愿开刀,想保守治疗的人解释情况。

        没想到他话音才落,对面的男人立刻应道,“请您尽快安排,麻烦您了!”

        “好。”,医生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么好说话,连个理由都不问的家属,还真是让人省心,“准备期间,我们会向您说明手术的注意事项和具体内容……”

        两小时后,在荻野庆期盼的目光下,他的儿子再一次躺上了手术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