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其他小说 - 农家贵女:这个王爷我要了在线阅读 - 第27章 她们是冲着我来的吧?

第27章 她们是冲着我来的吧?

        由于时间紧迫,行事过于匆忙,一时间李翠花和柳远川二人谁也没顾上点灯。

        屋子里的所有人,只能勉强就着窗外月光微弱的光线,看清楚彼此的轮廓,却不能看清他们各自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初儿,一会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我们会把外面吵闹的那些人赶走的,没事的,乖,你们继续睡就好了,知道吗?”李翠花的声音因为激动显得有些颤抖。

        柳远川也跟着补充了一句:“初儿,照顾好妹妹,无论外面是不是有人叫你出去,都不要出去,懂么!”

        柳远川的声音很严肃,是命令,不是商量。

        夏初的心里微微一动,划过一丝隐隐的酸意。

        爹娘这样说,是在保护她么?

        她们即使心里已经在怀疑她不是她们真正的女儿,而是一个霸占了她们女儿身体的鬼魂,却还是愿意保护她么?

        夏初抿唇,将自己的拳头握的更紧了一些。

        太久没有体会过亲情是什么滋味,此时的夏初觉着心里五味陈杂。

        “爹娘,她们是冲着我来的吧?”

        夏初的指甲已经因为太用力握拳而潜入肉里,却不觉得疼。

        “初儿,你不要胡思乱想,只要记住爹娘的话就好了,我们去去就回。”

        李翠花走过来,温柔的摸摸夏初的头顶,安抚她的情绪,而后迅速起身,和柳远川一起走了出去。

        “姐姐,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外面那些人大晚上的不睡觉,又是敲锣又是打鼓的闹腾,怎么会是冲着你来的呢?她们这样吵闹影响到邻居们睡觉,不怕被邻居们骂吗?”

        单纯的柳夏末懵懵懂懂的,完全搞不清楚情况,迷茫的这么问夏初。

        夏初没有回答,只是放缓了自己的呼吸,让周围更加安静一些,好听清楚屋子外面正在发生什么事,他们都在说些什么话。

        至于为什么她不直接一起出去。

        不是因为她害怕袁五婶。

        而是夏初担心身体不好的夏末,在听到那些人说她不是人的时候,被吓坏。

        夏初家门外此刻已经围了不下十几个人,柳家二房三房所有人都在这了。

        人群里有个别围观群众,是附近的邻居跑过来问情况。

        他们听说柳家大房的大女儿鬼上身了,被吓得够呛,不过看到袁五婶再又没那么怕了,非得留下来看看热闹。

        “爹,娘,大半夜的,你们没事把袁五婶请过来在我们家门口敲锣打鼓鬼哭狼嚎的做什么?你们不睡觉附近的街坊领居还要睡觉吧。”柳远川皱着眉头,用粗矿的大嗓门对柳林氏不满道。

        “老大,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这么大半夜的,我要是真没什么事干嘛要请袁五婶过来?”

        柳林氏在一旁回答的理直气壮。

        “还不是因为你家初儿明明都已经死了,还让孤魂野鬼占了身子在家里为非作歹的,祸害我们家家庭和睦?我要是不管,任由她这么下去,无端霍霍了我们家人不说,再把全村人都给霍霍完了可怎么办?可不得赶紧趁早找袁五婶来把她收了!”

        柳林氏冠冕堂皇的说着,还不忘记捎带上全村人。

        只要引起村里人的恐慌和愤怒,无论她是人是鬼,今晚那个死丫头都铁定完蛋,不可能再有机会耀武扬威的在她跟前蹦达,气她!

        夏初耳力不错,柳林氏这句话被她听的清清楚楚。

        柳夏末却没有听的太清,只模模糊糊听清了几个并不关键的字词。

        夏初一声没吭,面上挂着一抹冰冷到骨子里的笑意。

        李翠花看了一眼人群的方向,越来越多邻居被跳大神的奏乐声吸引过来,心里焦急不已,一时冲动脱口而出。

        “娘,你莫不是老糊涂了,都开始说胡话了!初儿明明好好活着,为何要说她死了呢?若真如您所说,她不是初儿,又怎么会认得我们所有人?您真是糊涂啊!”

        李翠花难能有勇气这样和柳林氏说话,尤其还说到柳林氏老糊涂这种词汇,这是她以前万万不敢的。

        柳林氏听到李翠花居然敢这么说她,气的都想直接动手打人了!

        只不过顾及周围人多,大家都在看着她一举一动,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老大家的,我看你是被鬼迷了心窍吧,不然怎么连现在屋里睡这的那个到底是不是你女儿都分不清了?还说我老糊涂?”

        “咳咳!”柳振宗严肃咳嗽两声,打断柳林氏和李翠花的争吵。

        “不要吵了,里面那个到底是不是初儿,把她叫出来让袁五婶看看就知道了,在这里一直吵吵有什么用?”

        柳振宗这话说的听起来毫无毛病。

        周围围观街坊领居纷纷附和,觉着是应该是夏初出来一趟,搞个明白。

        于是几乎人人都开口提议柳远川和李翠花回屋去把柳夏初喊出来。

        “爹!娘糊涂了,你也糊涂么!初儿就是我的初儿,我这个做爹的还能分不清楚自己的女儿?”柳远川瞪着眼睛,眼眶微红,眼白上爬上了密密麻麻的红血丝,语气无比激动。

        “我是绝对不会让初儿出来任由你们胡闹的,她今天累了一天了,该好好睡一觉。”

        柳远川语气无比坚定,他绝不允许袁五婶吓到他的初儿。

        柳林氏见柳远川存心和她做对,气得不行,狠狠地在地上跺了跺。

        “老大,你和你媳妇真是被那女鬼给蛊惑的太深了!我们大家都看出来那丫头根本不是初儿,偏你们被骗的团团转!”

        李翠花上前一步,想为夏初的身份据理力争。

        柳林氏立刻伸出手掌对着李翠花阻止她说,自己接着命令。

        “什么都不要说了,快让开,让袁五婶进去把那女鬼捉出来,待她把这女鬼打个魂飞魄散,你们也就能恢复心智了!”

        柳林氏说的和真事似的。

        “不行!”

        李翠花和柳远川异口同声拒绝。

        她们不愿意让,坚定的退守到房门口。

        只是二人虽然护女心切,偏没什么文化,他们根本想不到,他们的这个行为,看在别人眼里,便是心虚。

        周围人群开始议论夏初真的是鬼上身了,还用邪恶的能力蛊惑了柳家大房夫妇二人来维护她。

        屋内的夏初缓缓从床上坐起来。

        她再也没办法继续这么躺下去,让爹娘顶着巨大的压力保护她。

        若她再不出去,恐怕真要被当作是心虚害怕了袁五婶的孤魂野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