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15章 我还要和你比!

第115章 我还要和你比!

        “小兔崽子,毛都没长齐,敢在我柳冲面前耍横!”

        柳冲什么时候背个小屁孩损过,一双眼睛血红的盯着罗晓旭。

        他身后的玉判官和石将军的手已经伸进怀里,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发出暗器之类的。

        罗晓旭却是少年傲气。

        心里虽是七上八下,却挺直了腰。

        他正要嘲讽几句,秦义缓缓将其拉在身后。

        “你要在我店里动手的话,我保证柳大公子主仆三人,今天会被盖上白布抬着出去!”

        声音里混入一丝灵气,威严的声音化作阵阵有力的声浪。

        震的玉判官和石将军这样的高手也微微有些气血翻涌。

        柳冲不由自主的往后退,被两人扶着,半天才缓过来。

        要是在别的地方,他柳大公子有一万种方法弄死秦义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人物。

        可现在面前站着的可是庞老等鉴宝名家。

        贸然出手的话,自己来滨海的全盘计划就全毁了。

        哼,既然武的不行,那就来点文的!想到这,柳冲强压下怒气,挤出一丝阴笑:“可以啊,秦义,没想到你一个上门女婿,吃软饭的男人,居然能得到庞老的夸奖。”

        谁都能听出来,他说话的语气流里流气,言语非常不善,根本不是在夸奖。

        秦义没有搭理,只是等着他下一步行动。

        果然,片刻后,柳冲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

        接着轻轻的放在金玉阁的展示柜台玻璃上。

        他得意洋洋,用一根手指点了点道:“既然秦老板这个店是经营古玩的,我手里恰好有件东西把不准,看你收不收?”

        孔老,张长庚等人闻言,都是微微皱眉。

        这柳公子上来就要砸人招牌啊!在古玩界,柳冲的这个举动,行当里面有个说法,被称为做“斗口”。

        斗口这个词本来是以前八旗子弟提笼玩鸟的话语,大概的意思就是是斗口不斗手,不玩真的。

        随后演变进了古玩鉴宝里,慢慢就成了卖主儿不是真要来卖拿出来的东西,只不过是要要考较店主人的眼力见。

        这种明目张胆的试探,被视为鉴宝里的一种嚣张挑衅。

        除非两家有什么恩怨,成心要砸人招牌,才会来斗口。

        秦义跟他能有什么仇呢?

        不过是在此之前泡了一壶好茶,削了柳大公子的面子,坏了他心里的算盘。

        就要砸了人家店门的招牌!众老看在眼里,都是摇头,这位大公子的气量着实有些小了。

        同时也都暗暗为秦义担心。

        柳冲出自南云柳家,虽说纨绔跋扈,可却是“镇南王”从小到大一手带大的。

        论眼力和鉴宝水平,已经远超一般的古玩鉴定师。

        众人众只有庞老面带微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

        顿了顿,柳冲冷笑道:“秦老板,你要是不敢收,这金玉阁恐怕也没资格再开下去了吧。”

        他话里全是夹枪带棒的威胁,今的事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

        秦义不屑的一笑,直接伸出手去,也用一根手指按住那枚玉佩,挪到他自己身边。

        这就算是接下来柳冲的这个“斗口”。

        柳冲见对方应下来了,龇牙咧嘴,满脸的兴奋。

        他索性双手环抱在胸口,站在玻璃柜前,似笑非笑的盯着。

        可很快,笑容就僵住了。

        因为秦义只扫了一眼,仅仅是一眼,就直接把玉佩扔回到柳冲面前:“这样的垃圾,柳大公子还是自己收着当宝吧。”

        “你……什么意思?

        凭什么说我玉佩是赝品。”

        柳冲有些错愕。

        各位鉴宝众老也是心中讶然。

        这玉器想要鉴定真假说难也不难。

        按照正常入门鉴定师的水平,秦义应当先拿放大镜观察一番。

        随后是“煮玉出灰”。

        因为老玉在长期埋于土中后,会在玉器表面出现一层风化层,它会被人手抚摩造成的包浆覆盖,在鉴定时,如果使用温水浸泡,破坏了包浆之后,风化层会从里向外在玉器表面出现一层灰质,这个鉴定手法被称为“煮玉出灰”。

        不过柳冲的这件当代玉器作假时已经仿造灰质。

        所以按照常理,秦义得用好几种方法才行。

        就算鉴定出来,早就被折磨的灰头土脸。

        可万万没想到,秦义这么快就被扔回来了!柳冲压了压心中的骇然,等着继续说。

        要知道,斗口斗的不是判断真假,而是解释为什么假,一句话,得说出点门道来。

        万一这小子是蒙的呢?

        他这玉,可是由玉判官花心思专门打造的。

        秦义耸耸肩,淡淡笑道:“柳大公子这块玉,连新提油都算不上号,顶多只能是个狗打醋。”

        罗晓旭不懂,听的稀奇,有些疑惑的望向姐姐。

        小翠这段时间正好听秦义说过,于是道:                “提油是古代给玉器沁色,玉器在环境中长期与木、土壤及其他物质接触,玉体受到侵蚀后,颜色部分或整体发生改变,被称为沁色。

        沁色是鉴定玉器年代的标准之一。

        的手法,宋代之前的叫老提油,元明清朝代的叫新提油。”

        说道这里,小翠也忍不住轻笑道:“而狗打醋,是近代用来沁色的原料为狗血,狗血又黑又稠,因此叫狗打醋。”

        罗晓旭问道:“那值钱吗?”

        “估计也就几十块钱。”

        “哈哈,那干脆叫狗不理算了。”

        哄笑声让柳大公子的脸有些挂不住,耿着脖子问:“你凭什么这么说?”

        秦义不慌不忙,指着那块玉的一条血沁线道:“凡是‘狗打醋’的玉件,在沁边必有血疙瘩,细看边缘,如同一条麻绳上系着几个疙瘩结一般。”

        众老闻言,都是微微点头。

        显然,他们此时的判断和秦义一致。

        “柳大公子,可以,滚了吗?”

        胜负已分,柳冲将玉佩扔在地上,一脚踩的粉碎。

        “这一场,算你赢了,不过我还要和你比!”

        “想怎样比?”

        此时,庞老忽然开口,对两人道:“今天是周日,金玉阁后面的古玩市场正热闹。

        你俩每人限三千元内、一个小时内,各自去淘宝,种类不限。

        谁淘来的东西最赚钱,谁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