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27章 我送你回家

第127章 我送你回家

        酒,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能让人兴奋,能让人忘却痛苦,也能让人说出平时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话。

        “那是肯定的啊,你这么说是不是爱上我了?”

        烈酒美人,灯光舞池,此时的楚千雪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笑魇如花的问道。

        “这……是吧,是吧。”

        一向觉得自己挺淡定的秦义,此时却变得有些结结巴巴的,居然有些紧张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

        “嘿嘿,没想到你也有傻呼呼的样子~”楚千雪捂着嘴笑着说道。

        回到酒桌前,逍遥侯又招呼来一堆水果点心说是给大嫂解酒。

        “师父,大嫂,要不你们今晚就住在这吧。”

        逍遥侯邪邪的笑道,给了秦义一个猥琐的眼神。

        “那可不行,我晚上必须回家。”

        楚千雪语气坚定的说道,虽然刚才和秦义有些亲昵,但是过夜的话,她还是接受不了的。

        “行了,你这夜总会晚上恐怕要炮火连天,我怕出现岛震,还是走了。”

        秦义笑着说道。

        岛震?

        楚千雪没反应过来,逍遥侯可是秒懂,哈哈大笑起来。

        这么多饥渴的男男女女,隔壁也有他开的酒店,晚上的震动恐怕是在所难免了。

        “差不多,也该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秦义说着站了起来。

        走到湖岸边,柳冲和他手下早就不知去向了。

        此时一艘两层楼高的豪华小游轮慢慢靠近了码头,气派奢华的造型非常吸人眼球。

        土豪就是土豪啊,光看外表,这游轮就造价不菲,没几千万拿不下来。

        虽然以前也开过很多游艇,但是大多是作战用的,这种富人的享受之物,也是第一次尝试。

        秦义有些兴奋的掏出刚才的船钥匙,拍了拍逍遥侯的肩膀说:“谢谢啊,小飞子,我带你嫂子回去了。”

        逍遥侯又拥抱了一下秦义:“师父,客气啥。

        您老慢点,可别搞船震翻船了。”

        “你小子,现在皮很痒啊,看来,哪天切磋切磋了。”

        “是,随时待命!”

        逍遥侯朗声说道。

        十二守护使都好武,听说这位少阁主身手连青龙尊者都称赞。

        他心里早就痒痒了。

        秦义点点头,一个箭步,三两下翻上了游轮。

        楚千雪打完招呼小心翼翼扶着梯子往上走。

        “小心。”

        秦义站在上面伸手拿住了楚千雪的玉手。

        “你坐那边,位置不错,也不会太晃。”

        秦义指着一个座位说道,接着熟练的走进驾驶室操作起来。

        这个男人,虽然有些猥琐,但是偶尔也挺贴心的嘛。

        随着游轮缓缓驶出,楚千雪托着下巴,有些出神的看着秦义的背影。

        嗯,好像还有点小帅。

        楚千雪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笑话。

        一个钓丝男问女神,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最帅?

        女神毫不犹豫的说,单手开法拉利的男人最帅!那现在,这个单手开游轮的男人岂不是帅到天边了?

        楚千雪陷入小女人般的想象中,自顾自的在那傻笑。

        距离不远,很远就看到了岸。

        “不错不错,个头大,性能强,真是……嗯,好东西啊!哈哈~”秦义将游轮停在岸边后,拍着驾驶室里的方向盘和座椅又恢复了那种猥琐的表情。

        “算了,看来人是真不禁夸。”

        楚千雪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下游轮。

        “我送你回家吧。”

        秦义拦了辆出租车。

        “先说清楚,只是送我回家,别想着别的!”

        楚千雪说道。

        这么晚一个人回家还真有些害怕。

        “哦,你还想做别的什么?

        是你想多了吧。”

        秦义一脸的坏笑。

        楚千雪愣了一下,不再搭理他,红着脸钻入了车内。

        ……滨海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室外。

        一位六十多岁的男子背着双手有些焦急的在门外来回踱着步子,浓厚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在他的身边,一个中年贵妇正在嚎啕大哭:“冲儿,你可不能有事啊~妈的心肝宝贝啊。”

        接着又恶狠狠的咒骂道:“让我知道是谁伤了我儿子,为娘要把他的肉一刀刀割下来!”

        “够了!柳冲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还不是你给宠坏的!”

        头发花白的男子冲着她怒喝一声。

        “他是我儿子,我宠儿子有错吗?

        他父亲早死,我们孤儿寡母的容易吗?”

        美妇人不敢在男人面前放肆,只是嚎啕大哭。

        “哼,那是他自甘堕落!”

        走廊里一众保镖看着眼前一幕却没人敢上前劝阻,只能低着头静静站着。

        须发花白的男人正是柳冲的爷爷,柳剑峰。

        中年美妇则是柳冲的母亲。

        今天正好滨海有笔生意谈,柳剑锋刚下飞机,没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事。

        他让孙儿来此地锻炼。

        这柳冲平时什么德行都知道,心里放心不下,谁知还是迟了一步。

        柳冲在桃花岛上被废,四个保镖赶紧把柳大公子送到医院,又赶紧通知了柳家家主。

        “吱~”此时,急症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位医生和两个护士满头大汗的走了出来。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柳冲母亲急忙上前抓住医生的胳膊问道。

        “柳冲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医生看了一眼柳剑锋有些犹豫。

        在这个倒霉公子被送进来后不久,作为主治医生的他就知道了他的背景。

        这个柳剑锋他可得罪不起,黑白两道都有关系。

        只是他儿子柳冲的情况该怎么说呢?

        “有什么事,直接说!”

        柳剑锋沉着一张脸,他已经有不好的预感。

        “柳,柳大少……下体器官伤残情况严重,无法修复,只能,只能切除。”

        主治医生已经说的比较委婉。

        事实上,柳公子那根玩意都快被踩成稀泥了。

        “你说什么!切除?

        冲儿他……不能再生育了?”

        美妇人痴呆的问道。

        都切了怎么可能还生育,主治医生虽然这么想,但还是赶紧点了点头。

        “儿,我的儿啊……”美妇人嚎叫了两声,随即晕了过去,两个护士连忙上前查看。

        柳剑锋站在那里闭上了眼睛,他的头脑一片眩晕,两个拳头因为愤怒攥的紧紧的,接着猛的一拳砸在走廊的墙壁上,身子有些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

        玉判官和石将军连忙将他扶住了。

        “柳总……节哀吧。”

        柳剑锋山年近七十,柳冲是他长孙。

        这孩子父亲又早死,小时候疼爱的不得了。

        现在被人废了,如何不怒!虽然柳冲是个不成器的孽孙,毫不过分的说,就是个社会败类,但终究是他镇南王柳剑锋的孙子啊!“医生,还要麻烦你多照顾,玉判官,给个红包压压惊。”

        柳剑锋稳住身子,脸上的怒气渐渐消散,换上了一张冰冷到极致的脸庞。

        主治医生早就被那一拳吓得瘫倒在座椅上,他可听说这位镇南王的手段有多狠啊。

        玉判官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大概有量万多块,不由分说,塞到医生的手里。

        “好好治,柳公子要是再有什么闪失,小心你的双手!”

        “是,是……”医生唯唯诺诺,连忙答应着。

        “玉判官,石将军,之前调查的消息可靠吗?”

        柳剑锋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拿出一根烟,石将军立刻掏出打火机点上。

        “根据那四个保镖说,打伤柳公子的人叫秦义,逍遥侯喊他师父。

        不过我后来调查,这个秦义只是楚家的一个赘婿,没身份的普通人。”

        “只是小小赘婿吗?”

        柳剑锋有些不太相信,一个普通人会身手那么好,一个普通人敢这样废掉他的孙子?

        “应该不会有错,这是我找内部人问的。

        可能最近当了云震天儿女的师父,学了些招式,所以有些两下子,除此之外目前没有打听到他有什么厉害的关系,而且他几年前一直是半个瞎子。”

        听完玉判官的话,柳剑锋微微点了点头。

        他已经动了杀心,只是目前最大的忌惮就是云家大少爷,逍遥侯。

        江南三大家族之一,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玉判官,石将军。

        打电话给我女儿柳凤英,让她三天后请秦义来醉仙楼,再约上鉴宝南昆仑庞老,就说我柳剑锋要摆拍卖会!”

        柳剑锋抬起头,咬着牙说道,两边的太阳穴都鼓了起来。

        他要趁着这个拍卖会,当着人的面解决秦义!“柳总,云家那边……”玉判官小心的提醒道。

        “哼,一个没背景的赘婿罢了,冲儿被他废了,我弄死他,云家还真能吃了我不成?”

        柳剑锋情绪有些激动。

        虽然这样做会有可能得罪云家,但是这个仇不能不报,何况他也不是没有靠山背景。

        “好,知道了,我这就去。”

        “还有,”就在玉判官转身的一刹那,柳剑锋像是想起了什么,语气冰冷的补充道:“那四个跑回来的废物保镖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除掉!”

        玉判官和石将军对望一眼,心里都是一惊,随即点了点头走出去,拿出了电话,打给了柳凤英。

        “喂,柳姐,您侄子柳冲出事了,老爷子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