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你外挂上线了在线阅读 - 第9章 你都二十了……(求收藏推荐书单)

第9章 你都二十了……(求收藏推荐书单)

        之前淘好的米煮了一会儿后在电饭煲里咕噜咕噜的响,腾腾热气从出气口那儿袅袅升起;

        路川没去接话,

        菜刀从各种食材上利落划过的声音叫人分外心安。

        其实,

        谁的生活又容易啦?

        大家不过是憋着口气,不想被生活轻易击倒罢了。

        路川处理好手头的食材就让发小把茄子,土豆和青椒递给自己,他要把地三鲜的食材配料准备好,朱晓婉也跟没事人似的颠颠儿去拿洗干净的茄子和土豆。

        拿过的时候还卖弄学问:“你知道吧,别看这三样长得差异很大,但其实这三样都是茄科植物,所以你再品品,是不是觉得「地三鲜」这名儿有点不对?”

        路川接过来就切:“那叫啥?茄科闹?”

        朱晓婉:“……”

        她想了想土豆片,茄子块和青椒在锅里翻腾的场面……

        竟然还挺形象!

        这批人!

        一天天哪儿那么多烂话!

        路川做饭效率不慢,很快就把三菜一汤都做好。

        餐厅明亮温暖的灯光下,这三菜一汤看起来色香味俱全,朱晓婉弯着腰在菜上深吸一口气:“哈!大川你可真棒!”

        棒?

        你这夸得有点含糊啊。

        路川没空搭理她,把围裙摘下来扔一边:“待会儿你洗碗。”

        朱晓婉:“……”

        先吃!

        吃完再赖。

        没有人!可以命令她晓婉姐!

        更不要说刷碗这种事儿了。

        她到冰箱那儿拉开冰箱门转移话题道:“你喝啥啊?我这样冰红茶和椰汁,还有我爸剩下的半瓶二锅头。”

        路川:“咱不等朱叔叔?”

        朱晓婉把冰红茶和椰汁都拿了出来:“不等他!一天天的不着家,自己媳妇跑了都不知道追回来。”

        想想就脑阔疼!

        路川又貌似随意地问道:“上回你拿的那个物证还了吗?没出啥问题吧?”

        朱晓婉:“害,能有什么事,他都没发现好吧;行了,吃饭吧。”

        俩人围坐在餐桌边,

        虽然菜不多,人也不多,但是氛围还是挺温馨的。

        一个人生活难免有些困难,尤其在他乡还是冬天。

        有个人能在元宵这天一起吃饭,

        挺好的。

        两人吃着饭随意聊着些不着四六的话,忽然就听见门口传来开门的动静……他俩回头望去,就发现一个高大的男人打开门后愣在那儿。

        那是朱晓婉的父亲——朱志民。

        朱志民打开门看到餐厅那边光景的时候整个人愣了一下,他寻思着自己走错了?

        温暖明亮的灯光下年轻的小两口有说有笑地吃着饭,这光景他多少年没见过了。

        于是脑子一短路,顺手又给门关上:

        应该是走错了。

        不对啊!

        那为毛我还能打开门?

        他抬头望了望,门牌号没错啊。

        于是他重新打开门,就见朱晓婉木着眼黑着脸望向自己。

        朱晓婉:“您老这是连自家门都不敢认了啊。”

        朱志民怪不好意思的:“有点没反应过来,多久了回家还能有口热乎饭吃。”

        说着他就自己进厨房洗了洗手然后自己盛了饭出来坐到桌边:“吃吧吃吧,这整得还挺周正,小路手艺真不孬。”

        朱晓婉不服气了:“你凭啥就说他做的啊!”

        朱志民方方正正浓眉大眼的脸望向朱晓婉,他给嘴里饭咽下去,一向正直硬派的他难得有点犯怵;

        可犹豫了下还是决定不说假话,他清了清嗓子:“咳,你也就煮个泡面了,真要做这种菜你能把厨房炸了。”

        是的,

        朱晓婉也不是不能做饭。

        做的也能吃。

        但仅限比较简单的那种饭菜。

        再复杂一些的她倒不会做成黑暗料理,而是直接做成爆炸物。

        凶得鸭匹。

        朱晓婉那脸当时就黑了,她去抢自家老爸的碗:“你别吃了。”

        有这么拆自家闺女台的吗!

        “还有你,笑屁啊!”

        没抢过朱叔叔的碗他又把矛头对准了路川……路川朝旁边挪了挪不让朱晓婉抢他碗。

        等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路川开始寻思着怎么打听下那种奇怪玉石的来历。

        灵质点到底是啥,

        怎么来的,

        路川到现在也还有点懵,还在还有朱叔叔这个知情人可以打听打听。

        就是这话头不好起啊。

        路川正犯难的时候,

        就听发小道:“爸我们老师在群里给了专业课的作业,让我们就部分社会问题进行调查然后形成新闻稿,我这没啥素材,你跟我说说上回捣毁的邪祀团伙呗?”

        嗯?

        路川一下就来精神了!

        朱晓婉你好棒啊!

        这助攻送的那叫一个及时!

        朱志民却眉头一皱:“局里的机密哪能给你说啊,这事儿你别瞎掺和啊,要素材自己上网找去。”

        朱晓婉撇了撇嘴。

        那还有什么意思!

        她主要就是想实践实践,为平凡无奇的生活寻找鲜活的色彩。

        她拿老师当挡箭牌:“这种专业课作业本来就是老师为了增强我们的实践能力,你这样就是糊弄人,你要不帮我我自己调查去,反正调查也是我们的专业内容。”

        朱志民严厉道:“我不准查这事儿,大川你看着她点,一天天的不让人省心。”

        朱晓婉不开心,一推碗道:“不吃了,一会儿你刷碗。”

        说着就跑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朱志民:“……”

        路川:“……”

        这一手借机甩锅玩得溜啊!

        这样朱叔叔就没法拒绝刷碗这项任务了。

        路川侧过头望向沙发里的发小,

        朱晓婉察觉到路川的目光后不由得跟他眉飞色舞:“你看你爹我吊不!”

        这一手指东打西简直破费!

        路川笑着摇摇头:

        不看。

        给你能滴!

        背对着发小的朱叔叔没发现他俩的眼神交流,闷闷吃完饭后就老实开始收拾桌子了——那路川是过来作客的,人做饭了总不能还让人洗碗吧?那不合适;所以哪怕路川提出要帮忙也被他拒绝了。

        至于自家闺女,

        那刚拌完嘴也使不动啊。

        唉,

        他这当爹的简直毫无尊严。

        路川虽然被拒绝了可还是跟着朱叔叔钻进厨房帮把手,也就帮着摞摞盘子,那这时候先聊会儿不很正常吗?

        所以路川貌似闲聊问道:“朱叔叔,都这年代了省城这边还能有邪祀活动?”

        朱叔叔:“周边乡镇一些老头老太太还是很容易受骗的,大川你从来主意正可帮我看着点晓婉。”

        说到这里,

        朱叔叔脸上也多了些愧疚:“唉,是我没照顾好家里……对不起她们娘俩。”

        路川点点头,

        心底则在进行推演:朱叔叔辖区在江泞,江泞周边开发得也都还可以,但和栗水,高醇接壤;看朱叔叔对这事儿的重视程度,只怕周边区域都有这些邪祀分子的活动痕迹。

        这是个切入点。

        正思量的时候,

        朱叔叔收拾好碗筷就跟路川说:“你去跟晓婉玩吧,我记家里还有点果儿,我去弄点给你们吃。”

        说完就转身出了厨房。

        路川回到客厅沙发,朱晓婉光着脚丫靠到路川身上:“你刚跟我爸聊什么呢?”

        发小的脚很好看,

        脚踝纤细,足背曲线优美,白净的小脚珠圆玉润,仿佛羊脂玉雕琢而成的艺术品。

        路川抽回视线:“没啥。”

        朱晓婉:“嘁。”

        想了想她又用胳膊撞了撞路川:“我听着你问邪祀的事儿了,咱俩要不要组队?那天我爸回来的时候我听着大概区域了。”

        路川呼吸重了点:“哪儿?”

        朱晓婉露出得逞似的笑容:“哪能就这么告诉你啊~”

        嘿嘿嘿~

        路川:“……”

        他小声道:“你这胡搅蛮缠的功夫可以啊。”

        朱晓婉:“???”

        她有点迷:“你这狗东西是不是又冲我开车了?”

        说着就要翻身骑路川身上给他一顿捶,路川给她摁下去道:“别闹朱叔叔过来了!”

        眼看时机不对,

        朱晓婉坐到一边,想想不解气又踹了路川两脚。

        朱志民洗好果后跟着在客厅聊了会儿,这种家人团聚闲聊的时光还挺让他怀念的。

        等到差不多晚上快九点了,路川准备回去。

        朱志民:“那我送你吧,这么晚不方便了。”

        路川:“不用了,您在家多陪陪晓婉吧。”

        朱志民想想也是,他起身在玄关那儿翻了会儿:“我开局里的车回来了的,下面还有辆老丰田挺久没用了,你拿去用吧;我记得你会开车是吧?”

        路川点点头,

        他去年的时候就拿到驾照开车也挺熟练了。

        朱志民把钥匙扔给路川:“就在楼下靠里面那个停车位,算了我带你下去吧。”

        路川到门口:“不用外面怪冷的,您在家吧。”

        一直等路川下楼了后,朱志民才回到屋里重新坐到沙发里:“大川人真不错,诶,我说你什么时候给他拿下来啊?”

        那么好一盘菜,

        别光看着不下嘴啊!

        朱晓婉:“???”

        我这么娇嫩又水灵灵的小姑娘竟然就要被催婚了???

        她指着自己:“我才二十!”

        朱志民发愁:“你都二十了……”

        朱晓婉:“……”

        得,

        这天是聊不下去了。

        她干脆穿上毛茸茸的拖鞋气鼓鼓回屋,临了还特地给门摔得躁响!

        朱志民:“……”

        他还挺迷茫,

        我说错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