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农门娘子有点彪在线阅读 - 第55章 扎心窝子

第55章 扎心窝子

        “什么,她是不是算错时间,回来早了点啊?”

        “都怪她弟弟,说不定人家只是从林子里探头出来看看我们走没走,结果被关心她的弟弟现了,这真的是好心办坏事了,不晓得这姐姐丢了面子会不会打骂弟弟呢,我们一会儿帮这孩子向姐姐说个情吧。”妇人用帕子遮着嘴,巴拉巴拉说个没完。

        苏臻听她这么一说,反倒是不敢叫了,倒不是害怕姐姐会打他骂他,他也担心姐姐如这个大妈说的一般,藏在林子边上查看大家走没有,他这样岂不是害得姐姐丢脸了么。

        苏臻愁眉不展的,想要说刚才看错了,但他又不想撒谎。

        封璟视力比寻常人好很多,他看到苏婳脖子上挂着两只兔子,一瘸一拐的艰难往这边走来。

        暗道她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虽然没能完成赌约,但能抓到两只兔子,已经不错了,就是不晓得腿伤如何,会不会耽误以后种地,她的腿若是瘸了,他以后的工作就重多了。

        罢了,这次她吃个教训,以后少惹事,也算因祸得福了。

        封璟一掌按在苏臻的脑袋上,“别慌,你姐姐打到兔子了,我过去接她。”

        “我也要去。”苏臻跃跃欲试。

        “你就在此守着你娘亲和妹妹,你姐那边,我一个人就行了。”

        封璟自信一笑,迈开长腿往苏婳那边跑去。

        “姑娘,你的腿伤了,我来帮你提猎物吧……”

        跑的近了,任是自诩见多识广的封璟也失神了几秒钟,“你,你,你……”

        苏婳哪里是受了伤摔了腿,她之所以走路一瘸一拐的,是因为她身后有一个长长的筏子,这筏子是砍断了枝桠用藤蔓缠在一起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筏子上,绑着一只、两只、两只、三只、四只……

        这一只只的兔子、野鸡扎着堆儿,花花绿绿一大片,封璟一时间眼睛都看花了数不过来,“这些都是你打的?!”

        自然是苏婳打的。

        这大山里肯定不会有人帮苏婳打猎的,封璟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苏婳喘着粗气,看着眼前冲过来要接手猎物的封璟,感动的不行,“哎妈呀,累死老娘了,正好你来了,给你给你,我真的拖不动了。”

        她一入森林就犹如脱缰的野马,在里面玩了个够,每看到一个动物就能想出一长串的吃法,这也想吃那也想吃,一下子就忘了停下来。

        直到木系异能耗尽,她才意犹未尽的收了手。

        到处去将自己抓住缠住的动物聚拢一堆,苏婳才现自己抓太多了,她真是有点过分了呢。

        只带赌注约定的几只回去,她觉得太亏了,只好放了一些全家都被她抓了的动物。

        苏婳做不来灭人动物全家的事情,生生不息才是大自然的规律嘛,全家都抓了,就少了一个生崽的母兽了。

        苏婳做了个筏子,能放上去的动物,都尽量往筏子上塞。

        最后那些实在放不上去,放上去她就拖不动筏子的,她她才忍痛放生了。

        苏婳让开位置,把筏子的把手递给了封璟。

        封璟拖着往前一走,现他若是不用上内力根本就拖不动。

        他诧异的看了一眼走在他前面抹着汗的苏婳,终于明白她之前总对他说,她要找的人是能干家务活的,农活儿她包了这句话的底气来自哪里了。

        她看起来十分娇小,比同龄女孩子小了一个号,没想到竟然是个大力士。

        “阿姐,阿姐。”

        苏臻看到苏婳活着回来了,他比谁都开心,“阿姐,你打到兔子啦!”

        苏婳将挂在脖子上的兔子取了一只下来,递给了苏臻,“晚上让封大哥给你做烤兔肉吃。”

        苏臻接过绑了腿的兔子,兔子在他手里可不乖巧,胡乱的蹬腿挣扎着,他用了好大的劲儿才捉稳了,他提着兔子就往茶棚跑,“娘亲、妹妹,咱们有肉吃了,阿姐抓了兔兔,阿姐真厉害!”

        茶棚里的人都探头过来一看,现苏臻手里的确提着一只兔子,而苏臻身后的苏婳手里也提着一只兔子。

        至于其他动物,那是没有的。

        虽然大伙儿也注意到了说要去接人的封璟走在苏婳身后,但他垂着头往前慢悠悠的走着,一看就是一副不想早点回来的样子,应该是不想跟着前面两姐弟丢人吧。

        那妇人心里有了底气,把玩着手里的帕子说着风凉话,“两只兔子啊,这乡下丫头也比寻常姑娘厉害多了,只是嘛,赌约还是没完成呢。”

        她又走到一脸笑容跑到阿秀和苏婉身边夸着姐姐厉害的苏臻说道,“小弟弟,你手里的兔子,我买了,喏,给你3o钱拿给你姐姐,也算挽回了一点损失,她应该就不会因为你害得她丢脸责骂你了。”

        “阿姐才不会骂我呢,阿姐从来都没骂过我的。”苏臻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妈说着为他好,但他就是觉得她说的话不好听。

        “大婶儿,我弟弟我关心爱护还来不及,怎么会骂他呢,而且,我弟弟害我丢了什么脸?我为什么要骂他啊?”

        妇人咬紧牙根,这丫头不过死要面子罢了,打了两只兔子回来又如何,就能赖账了?

        “哎,我这嘴,看破不说破嘛,干嘛说出来。”妇人做戏似得拍了自己嘴巴一下。

        “罢了,我是个心直口快的,也懒得遮遮掩掩,其实两个时辰马上就能过去了,你躲在树后,时间一到我们分了银钱走了就是了,不过你探头探脑查看的时候,不小心被你弟弟叫破,你这才不得不回来。”

        “你放心,输了就输了嘛,有什么了不起,不就输掉家里5oo钱么,你的家人想来不会责骂你的,你也别怪你弟弟,你娘痴傻也不会像正常娘亲打骂你,不过你呀,拖家带口的,就更应该成熟稳重一点,别为了面子就拿家的钱出来赌博,这种败家行为以后哪家男人敢娶你,别学了你老爹,……”

        这大婶越说越扎人心窝子,哪里是为了苏婳好,明明见面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打听到的消息都被她总结出来捅苏婳刀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