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古代牢房

第二章 古代牢房

        难不成是自己喊错了?

        佟霜霜心里一阵尴尬。

        只是,这也怪不着她啊,她也是满身心的懵圈,要不是肚子饿的厉害,她也不能这般厚着脸皮乱猜测。

        “那个……老太……哦!不,是老夫人,您用些饭吧!”

        古装电视里都是这般喊的,这回该没错了吧!

        入耳的是细细却带些沙哑的声音,虽是没那般地婉转灵动,却也是有着少女独有的清丽柔婉。

        见佟霜霜改了口,墙角的老妇人眼神才不似之前那般的寒冷,只是嫌恶地瞥了一眼她后,又闭上眼睛。

        自己占了的这个身体,难不成是这个老妇人的丫鬟?

        怪不得老妇人那般生气呢,古代的人可是最讲究尊卑分明的,自己一个丫鬟喊人家“娘”,那不是……

        想想就觉得不自在,只是再想着自己这居然成了一个丫鬟,佟霜霜忍不住地在心里替自己点了一排蜡烛。

        “老夫人,我……不……奴婢,去给您取饭!”

        如今,佟霜霜还没摸清楚状况,所以分不清敌友的时候,还是乖乖地顺应本分才是。

        毕竟是二十一世纪地“白骨精!”

        八年的职场生涯,别的不说,随机应变的本事还是有些的。

        “哼!”

        老妇人虽是依旧没睁开眼睛,但是到底还是给了佟霜霜一点子信号。

        好在吃的是现成的两份,佟霜霜也没细看,先是把其中的一份慢慢地放到了老妇人的身前,然后慢慢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不知道是因为之前摔倒还是别的什么,佟霜霜觉得自己的膝盖手肘,甚至是屁股,都疼的不行!

        不动时还不觉得,这一动,浑身散了架一般。

        龇牙咧嘴地“嘶嘶”两声后,佟霜霜捧起还带着些许余温的木碗,想也没想,就大口地喝了起来。

        饿死也是死,毒死也是死,总归自己此时的境遇,能不饿着就不饿着,这也是她做人的一贯原则。

        入口几乎无盐的液体,隐隐的青菜苦涩味就是这吃食的唯一味道。

        不过也没得挑了,佟霜霜放下木碗,又吃了一口那发黄的窝窝头形状的东西。

        入口粗粝难咽,细细嚼烂,倒是也能吃出些许的粮食味道,至于是什么粮食,佟霜霜一时半会还吃不出来。

        一口菜汤,一口窝窝头的,佟霜霜最后也只混了个半饱。

        许是因为太饿的缘故,佟霜霜并未注意到对面的老妇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吃饭的,只是待佟霜霜吃完后,那老妇人也放下了碗,继续闭目打坐去了。

        看着老妇人面前剩下的半碗菜汤和窝窝头,佟霜霜咽了咽口水,觉得肚子又开始饿痛难忍了。

        到底还是忍着饿意,佟霜霜开始打量起周边的境况了。

        牢房的铁栏,佟霜霜可以轻松地把头伸出去,只是身子却是怎么也挤不进去,想来这也是这牢房铁栏的精妙之处吧!

        牢房分左右两边,左边关的男犯人,右边就是佟霜霜和老妇人这边,应该是关女囚的。

        因着佟霜霜的这间是最后一间,所以她只能看清楚对面离得近的几间牢房,只是牢房阴暗,里面的犯人吃了饭,都蜷缩了墙角,根本是什么也看不清楚!

        “那……那个……少爷……我们这是犯了什么事?”

        老妇人看着不是什么善茬,但是对面的那个喊老妇人母亲的那人,毕竟是个年轻人,佟霜霜想着年轻人与年轻人应该是好交流一些才是,于是磕磕巴巴地开了口问。

        或许是这个身子本身的缘故,本来平平常常地咨询,发出的声音,却是带着些许的颤栗,本就柔柔弱弱的声音,更是惹人怜惜。

        就连佟霜霜自己,都忍不住地心疼起被自己占了身体的小姑娘了。

        “都给老子闭嘴,是不是吃饱了又有力气了,要不要老子陪你们练练!”

        忽然的声音,吓的佟霜霜连忙把头缩回去,人也赶紧地躲回之前的角落,心脏更是扑通扑通被吓的直跳!

        怪不得这牢房里这般地安静呢!原来是不让说话的啊!

        见佟霜霜连滚带爬地缩了回去,对面的老妇人嘲弄地看了她一眼,又继续地闭目打坐去了。

        好在天气还算暖和,牢房里虽是阴气重,但是也不是那般地让人觉得阴冷,佟霜霜的衣裳已经干了,虽是硬邦邦的不怎么舒服,但是到底比湿了要强上许多。

        蜷缩在角落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见有打开牢门锁链的声音!

        佟霜霜一个机灵,赶紧从瞌睡中清醒。

        是对面的那间牢房。

        果然,打开了对面那间,接下来就是佟霜霜所在的这间。

        “快!收拾收拾东西,滚蛋!”

        牢头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佟霜霜却是如临大赦一般!

        只有出了这间牢房,她才能更快地了解这个身体,了解这个自己魂穿过来的处境。

        佟霜霜四处打量了一下,哪有什么东西。

        只是那边角落里的老妇人却是一动不动,好似没听到那牢头的话一般。

        “老夫人,没事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佟霜霜想了想,忍着身上的疼痛,走过去,想要扶起地上依旧闭目打坐的老妇人。

        “脏东西,走开!”

        老妇人却是一把推开面前的佟霜霜,稳稳起站直了身子,径直走出了牢房。

        佟霜霜一个趔趄,差点又跌了地上。

        佟霜霜深吸了一口气,跟在老妇人的身后,出了牢房。

        走过一间间的牢房,里面虽是没人发出声音,却是一双双带光的眼睛看向自己,佟霜霜心中生寒,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脚下的步子自是也加紧了些。

        牢房设在地下甬道,佟霜霜三人跟在牢头的身后,拐了三道,才到了牢房出口。

        佟霜霜不由得佩服起这古代人的智慧了。

        到了出口,牢头把三人送至门外,就转身回去。

        “差爷……!”

        话刚出口,牢门“哐当”一声,被关了起来,只留了佟霜霜三人愣愣地站在牢门前。

        话未说尽的人满面绯红,满脸的不知所措。

        “走!”

        老妇人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儿子,径直地往前走去。

        佟霜霜满眼满心地都在观察四周的环境,所以并未注意面前母子二人的神色。

        待回过神来,那母子二人已经走出了百米之远,没办法,佟霜霜只能忍痛小跑着追上。

        自己初来乍到,虽是占了这小姑娘的身体,记忆却是前世的记忆,人生地不熟的,又是身处一个自己全然不熟悉的时代,佟霜霜不敢多想什么,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前面的母子二人,是佟霜霜知道的唯一与自己这具身体有干系的人,所以她只能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