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被卖了

第七十章 被卖了

        “可是想清楚了?一旦进了宫,那可就是宫里的人了,那时候再后悔,可就是晚了。”

        裴术话是朝着佟双双问的。

        佟双双的下巴被大伯佟掌家牢牢地钳制住,一双眼睛恐惧却不甘着。

        看着自家弟弟这般的模样,佟双喜的一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要是可以的话,此时的她真想一拳头打碎佟掌家的一口牙齿。

        “想清楚了,想清楚了,这孩子从小没了爹娘,能去宫里当差是他的造化,看看小公公就知道了,宫里的福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

        佟掌家自是不会给佟双双说话的机会,忙捂住佟双双的嘴,抢着说道。

        “是吗?那好,这是契书,签完这契书人是我的,银子就是你的了!”说着,裴术从腰间掏出一张百两的银票。

        佟双喜紧紧地盯住裴术手中的那张轻飘飘的银票,这并不是佟双喜给他的那一百两。

        佟掌家一家子眼睛也盯着裴术手中的银票,他们这辈子还从未见过这么大数额的银票呢,就像做梦了一般。

        “快签,快签!”

        朱氏却是上前一把夺过裴术手中的契书,让佟掌家签字。

        佟掌家这时才恋恋不舍地把眼睛从那银票上离开。

        “小喜!”

        秦二狗子却是真着急了,虽然不知道佟双喜到底是想了什么法子,只是一旦这契书签了字,那就什么都晚了啊。

        佟双喜朝着秦二狗子再次摇了摇头,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秦二狗子皱眉,却是依旧呆在原地不动。

        佟掌家激动地在契约书上签上了名字,然后颤抖着双手把契约书递给了裴术。

        裴术看了看那契书,然后皱了皱眉头道:“是你的名字?”

        佟掌家浑身一颤,然后笑着道:“自然是小人的名字。”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眼前这个和自家儿子差不多大的面嫩小公公,他能知道个啥!

        “大胆!”

        却是不想,眼前的白面小公公却是怒目一横,厉声喝道。

        佟掌家一个激灵,忙跪了地上:“这……这……这……”

        吓得直说不出话来!

        “你可知我们这些人办的都是宫里的差事,宫里的,那就是代表着给皇帝办差事,欺骗我们就等于欺君,我倒是不知晓你们这些人有多少脑袋能顶住。”

        裴术自是瞧出眼前人是觉得自己面嫩好欺负,这才这般地胆大。

        这下不仅仅是佟掌家了,朱氏与佟双寿、佟双福几人吓得脸都白了。

        我滴个乖乖,没想到眼前这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发起怒来竟然这般地可怕。

        “他爹!他爹……”

        朱氏一个劲地喊那佟掌家,想让他赶紧把名字改过来才是。

        “我这就写,这就写!”

        佟掌家忙连跪带爬地,把裴术扔了地上的契书重新捡起,重新落名。

        裴术却是没再为难佟掌家,而是把那落了名字的契书装了身上,只是那一百两的银票却是也一同装了身上,反手抽出一张五十的银票扔了地上道:“要不是瞧着这孩子的面子,你们死了又何妨,赶紧带着银票滚下山去。”

        佟掌家一家子早被吓破了胆,也不管这银票是五十还是一百了,捞起那银票就连滚带爬地往山下跑去。

        轿夫也被眼前这位小公公的气势吓得一额头的汗,真是没想到,这看着清清秀秀的一个后生,发起脾气怎地这般地吓人!

        裴术却是没看那轿夫一眼,而是瞧着那跪坐在地上的佟双双。

        佟双双眼看着大伯一家走光了才真的意识到,自己这是被卖了,被卖给宫里做太监了。

        他此时的心里真的是连恨也没有了,只怪他自己对这佟家人还有着那一丝丝的信任。

        对,就是信任,要不是那一丝丝因着血缘的信任,他也不会临到头了,才知晓自己被佟家人给卖了。

        从要接回自己的那日起,佟家的人应该都是知道了吧!佟双双想起了看着自己皱眉的自家爷,看着自己唉声叹气的自家奶,躲闪着眼神不敢看自己的三叔以及大伯母娘朱氏对自己的那份突然的热络……

        裴术看着眼前佟双双的眼睛慢慢地失了光彩,心底叹了一口气。

        被亲人背叛的心情该是万念俱灰了吧!

        “跟我走吧!”

        裴术拂袖转身就往宅院那边走去。

        佟双双咬唇,慢慢地起身低头跟上。

        轿夫本还想与眼前的小公公多搭讪几句,只是想想之前这小公公的厉害,也只能息了这份心思。

        路上,佟双双想起了自己的姐姐。

        姐姐这个时候还在想法子把自己接回去吧,要是她知道自己被卖给宫里做了太监,那该多着急,多伤心啊!

        想到这里,被卖时都没落泪的佟双双,忍不住地小声呜咽起来。

        “怎么?害怕了?”走在前面的裴术出声问道。

        佟双双不答。

        在佟双双的心里,这卖自己的人与买自己的人都是一路的货,自是不愿意理睬。

        “在走之前,你还有什么人要见?什么话要说?”裴术却是不生气,而是继续温声问道。

        佟双双抬头,模糊的双眼只能看清楚前面少年头上腥红色的玉簪。

        “我……我……想见见我姐姐,她……她还不知道……”

        只是佟双双的话还没说完,那前面的少年就停下了脚步,往边上一步。

        “姐姐!”

        佟双双不敢相信地擦了擦眼泪,然后就奔向了前面笑看着自己的佟双喜。

        “看你,姐姐不是说了会接你回来的吗?”

        看着哭得不成样子的佟双双,佟双喜心疼地把他搂了自己的怀中。

        秦二狗子与其他俩人也过了来,把这姐弟二人围在了中间。

        佟双喜与秦二狗子你一言我一语地把事情跟佟双双说了一遍,佟双双这才知晓,原来自家姐姐是知道大伯一家准备把自己卖了的事情。

        “姐姐,你下次一定要告诉我,吓死我了!”

        佟双双庆幸的同时也真的开始后怕了,要是自家姐姐早告诉自己,那自己就不会……

        就算是告诉了自己,自己也只能跟着着急吧……

        看着眼前的姐姐,佟双双这才意识到自家姐姐所说的自强才是自救的真正意思。

        对,就要自强!

        待佟双喜再想起那个小公公弟弟的时候,却是早不见了那人的身影。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