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富可敌国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欣然重逢

第二十九章 欣然重逢

        林玥鄙夷的看了牛大福一眼,真不知该说点什么才好了。

        当初在牛荷出事儿了之后,她就约牛大福去县衙告状,好让县老爷治那柳芸茉的罪。可牛大福爱惜名誉,非但是不去告状,还不准她把柳芸茉绑走过牛荷的事儿,说给其他人知道了。

        这一下,牛大福可能是知道薛老将i军会来,才敢吆喝那么一嗓子的。倘若那薛老将i军不来呢,牛大福他敢出声儿?

        正当林玥站在一家药铺附近,在听不远处的牛大福说话之时,便有三位白衣男子走了过来。

        还不待林玥看清他们各自的面貌,耳边就传来了熟悉的男声:

        “阿玥,你也出来了?外面这么多人,你不怕弟弟妹妹会被挤着?”

        一听到陆景烁的声音,林玥喜出望外。

        阿景不是离开客栈了么?本还以为,阿景是回到俨城,或者是去皇城了,下次来沁荷城,也不知会是在何时。却没成想,自己能在三天之内,又与阿景重逢。

        林玥眼底掠过一丝欣喜。

        阿景依然使用了易容术,没以真实面目示人。就和她在第一世时所认识的阿景一样,还是那般的小心翼翼。

        走在阿景身旁的陆景霄,亦是使用了易容之术的。

        他们三位男子之中,只有牛轲廉没使用易容术,走到哪儿,都愿意露出真实的面容。林玥看到了牛轲廉,声音极轻的问道:

        “……裴姑娘还好么?”

        “我已经让人护送她去了俨城,一切都还好。有劳姑娘惦记了。”牛轲廉莞尔一笑,道。

        陆景霄只见林玥在和好友牛轲廉闲聊,就伸手牵着林衡的手,说道:“走,哥哥带你去买桂花糖吃。”

        林衡看了看林玥,以眼神请示着她:我能去吗?姐姐。

        林玥自是看的出来,陆景霄是想带走她弟弟,好让她和他哥哥陆景烁多相处一会儿,说说与马万贯有关的事。她是沁荷县的人,对马万贯所做的一些事,自是比较了解的。

        赶在薛笙惩治马万贯之前,就把马万贯所做的一些缺德事说出来,会更加有用。

        林玥微微一笑,伸手轻触了下弟弟的额头,说道:

        “霄哥哥让你跟他去,你就跟他过去好了。只是要听霄哥哥的话,要乖。”

        “我会的,姐姐。”林衡眯眼笑着,答应了。

        牛轲廉从林玥的背上接过她的妹妹,自己背上了。轻声对林玥说道:“我们先过去逛会儿……”

        “好。”林玥欣然一笑,道。

        站在路边,目送着陆景霄和牛轲廉,带着她的弟弟妹妹离开。四周都聚集了好多的人们,即使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也难以知道弟弟妹妹们都去了何地。

        不过弟弟妹妹是跟着牛轲廉他们出去的,林玥很是放心。

        陆景烁伸手轻拍了下林玥的肩膀,微笑着看着她,似是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道:

        “轲廉哥哥和七弟在来到沁荷城之前,就准备了一些糖果和糕点,装在马车里。这会儿,他们应该是带着弟弟妹妹去坐马车了……”

        林玥抬眼看着陆景烁,会意的笑笑,道:

        “有他们照顾着我的弟弟妹妹,比我自己去照顾着还要放心。”

        “我呢?”陆景烁幽深的眼神看着林玥,试探性的问道。

        在此之前,他只是和阿玥的弟弟说过几句话,时间仓促,两人并没多少可以接触的机会。但他对阿玥的弟弟的印象还不错,那孩童很实诚。

        跟阿玥的弟弟说话,他很欢喜。

        林玥只听到陆景烁这么问了,就把她弟弟对她所说过的话,如实的告诉陆景烁了。

        “……他说,很喜欢和你相处,很仰慕你……”

        陆景烁听了,眉眼间皆是笑意。不需要阿玥的弟弟仰慕自己,只要他诚心的愿意和自己在一起相处就好。

        今日,沁荷城人山人海,就没有哪条街能走的通。

        陆景烁和林玥所站着的位置,距离薛笙他们所在的沁荷古石桥,还有较远的一段距离。但即便如此,他们也能听到从古石桥那边传来的锣鼓声,人们的欢呼声,以及燃放爆竹的声响。

        要不是听着那一声接一声的“青天大老爷”的话,只怕很多人都会认为,古石桥那边传来的声音充满了喜感。

        林玥和陆景烁并肩往古石桥那边走去,一路上都能听到,那些人在喊“青天大老爷”。这种场面,是她在第一世来沁荷城之时,并未见到过的。

        如今一见,更是打心底敬佩薛笙了。

        陆景烁在前行的途中,一直都在观察着林玥面部表情的变化。只见她这会儿甜甜的笑了,忍不住在心里想着:阿玥只是过来看看他们惩罚马万贯,还能高兴成这样?

        他眼底掠过一丝不甘,对林玥说道:

        “……要不是我把活的马万贯给绑来,只怕他们能见到的,也就只有马万贯的尸体。”

        林玥听了,立马朝陆景烁竖起大拇指,夸奖道:

        “真不愧是六公子,行事风格自是与一般人不同。绑个活的来,让全沁荷县的人们决定,该怎么惩治马万贯,这才是明治之举。”

        如果让马万贯死的太痛快了,她反而会觉得心里不舒坦。

        陆景烁唇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问林玥道:“那你倒是和我说说,你打算让马万贯怎么死?还有,你怎么就敢坚定的以为,薛老将i军就一定会让马万贯死?”

        林玥听了,诚恳的道:

        “……那个偷了人家的母山羊,烤羊肉吃了的人,都能被处死。这个马万贯作恶多端,难道还让他活着继续害人不成?”

        陆景烁微微点头,表示了认同。

        林玥只知道马万贯是被人活捉的,至于马万贯在被活捉之前,马家的院子里究竟发生过一些什么事,她也能猜想的到。

        若不是有人在背后给马万贯撑腰,那他就算是把菊花酒卖的再好,也没法把府邸扩建的那么大,内部装修的那么奢华的。

        去了马万贯家之后,林玥才发现,马家的雅间里还摆放的有古筝。除了古筝,也还有梳妆台,有铜镜。外间有,里间也有。

        铜镜是景熙皇朝的顶级工匠制作的,其花纹之精美,镜面之光滑,自是一般铜镜所比不了的。一看就非凡品。

        林玥一想到这点,就把心里的疑惑说给陆景烁听了。

        “我怀疑马万贯家的那几家酒肆,并不是马万贯自己开的。换句话说,就是开酒肆的人只是借用了马万贯的地儿,而马万贯也只能从中得到一点好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