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富可敌国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绝不姑息

第三十四章 绝不姑息

        “这事,你如何知晓?”

        “杨氏的爹一有酒就贪杯,从前帮着杨氏的舅舅出门打磨石头,一出去至少就是十天半个月。杨氏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还不清楚?”

        “那他就这么认了?”

        “他那种酒鬼,只要给他酒喝,给他银子买下酒菜,他还会不认?他不但是认了,还在得到好处后,夸他媳妇儿是摇钱树呢……”

        林玥听了那几位妇人所说的话,感觉很恶心。

        之前还在客栈的时候,林玥也听某位厨娘说过,杨氏确实不是老杨头的亲生女儿,但也没说就是冯财主的。

        冯财主,也就是从前偷了邻居家买的母山羊烤了吃,害的邻居的没满月的孩子,险些被饿死的那个混蛋的爹。

        冯财主从前的邻居三柱子,就是薛笙的其中一位师兄。

        她听陆景烁说过,薛老将I军确实是有位师兄叫许三柱,也就是花溪村那个许铁匠的儿子,三柱子。

        在三柱子战死沙场之后,薛老将I军带着妻子去花溪村,亲自接走了许三柱的妻子和儿子。

        “……那个被薛老将I军们两夫妇给接到皇城的男童,如今已是一位年过四旬的将I军,常年跟薛老将I军他们领军在边关戍守,立下过不少战功……”

        陆景烁在提到薛老将I军的许师兄的儿子,许秉诺之时,还远远儿的教林玥认过。

        林玥顺着陆景烁的视线看去,果然就看到了一位身着铠甲的男子,那人虽没站在人群中较为显眼的位置,却分外引人注目。

        这主要是因为,跟在那人身边的那几位白衣男子,个个儿俊美绝伦。

        其中两位帅哥,林玥在第一世时就见到过,知道那两人都是薛笙的孙子。至于站在他们身旁的另外几位男子,她并不认识。

        林玥匆匆收回自己的视线,只见陆景烁又把手放在她肩头,问她道:

        “还在看?”

        林玥淡定的说道:“……”

        其实,很想说,不过只是看了看,又没看第二眼。

        长的帅又如何?他们都长的帅,但都没和我没关系。你长的更帅,可你毕竟是人家的未婚夫。

        陆景烁眼神里仍有一抹疑惑闪过,但没再问林玥什么了。

        古石桥上。

        薛笙也听到了那些妇人们的议论声,便也知道杨氏的真实身份了。不禁鄙夷的看了杨氏的母亲钱氏一眼。

        在俨州这边,谁都看不起不洁身自好的人,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

        林玥也在暗中观察着,一下子就瞥见了薛笙眼底的那抹鄙夷。想着薛笙都看不起杨氏的娘,钱氏了。不如借此机会,把杨氏和她爹娘所做的一些事,如实说给薛老将I军听听。

        因为她听客栈里的其中一位厨娘说过,花溪村的徐清杏失踪,极有可能与杨氏他们有关。毕竟在徐清杏失踪之前的那几天,那位厨娘去绸缎庄买丝绸,就遇到过杨氏和徐清杏……

        一思及此事,林玥就和身旁的陆景烁提了提。这事,她们只是在私底下这么提过,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说明,杨氏的爹娘也是暗害过徐清杏的人。

        陆景烁明白林玥的意思,是想着他应该是早就认识薛老将I军他们的,由他帮忙去跟薛老将I军提,更为合适。

        当然,他也乐意把这事儿讲给薛老将I军听。

        林玥只见陆景烁走上前去,凑近薛笙耳边说了会儿话,很快就退回来,又站在她身旁了。她轻声问道:

        “薛老将I军怎么说?”

        “他说,徐清杏乃是徐氏一族的人,算起来,她跟徐秉诺他们也是有点亲戚关系的。想着徐秉诺将I军也在此地,不如把这事儿交由他来处理。”

        陆景烁道。

        林玥听了,放心的点了点头。

        其实,她是在拥有了原主林玥的记忆之后,才知道与徐清杏有关的一些事的。

        那位叫徐清杏的女子和她一样,今年也才只有十四岁。在几年前,徐清杏的爹得了重病,无钱医治,走了。

        自那之后,徐清杏就跟着她娘在一起过日子。孤儿寡母的,吃不饱,穿不暖,还经常受人欺负。这些苦难,徐清杏和她娘都默默承受了。

        因为徐清杏坚信,她自己也能帮着家里做些活儿了,只要收成好,她和她娘租人家的地种,一样能挣够吃饭的钱。无论如何,她们都能把日子过的更好。

        可谁成想,就那么善良的徐清杏们两母女,还被杨氏和她爹娘给坑害了。

        杨氏的丈夫在外养了女子,便不再回家。他不回家,杨氏就没银子花。

        花钱从来都不心疼的杨氏,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就急的把家里的值钱的物件儿都卖了。可得来的那些钱,很快就又被杨氏给败了个精光。

        没钱,还没人来安慰,没人知道她心里的苦。杨氏为这事儿,心急如焚,只想快点儿要些银子来花。

        毕竟杨氏的爹早年为了赔偿人家的银两,就把杨氏送到那人家当过粗使丫鬟。在杨氏嫁人了之后,还时常会来杨氏家里,找她和她男人要银子。

        为这事儿,杨氏也很是感到头痛。

        客栈里的一位厨娘对林玥说:

        “……她老是爱去绸缎庄逛,大多数时候,是看的多,买的少。我这么一年到头都难得进几次绸缎庄的人,都遇到过杨氏好几次了。唉,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没钱,还要出来买丝绸做衣裳,再去旁边的铺子里买首饰……”

        “杨氏买了丝绸,给徐清杏缝了件新衣裳,又把家里的猪蹄拿出来煮汤,请徐清杏们两母女去她家吃饭……”那位厨娘对林玥说道。

        林玥猜想,也许就是自那之后,徐清杏们两母女,才开始信任杨氏他们的吧。

        那薛笙在听了陆景烁说的话之后,就把徐秉诺请过去,跟他聊了聊。没过一会儿,他们一行人都去了县衙那边。

        而站在古石桥这边的人们,全都没有离开。

        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薛笙他们才返回到古石桥这边来。

        一回来,薛笙就让徐秉诺站在他身旁,说出了他们的决定:“……薛某已经找到证人,他能证明杨氏和她父母就是害了徐清杏的人……”

        话语一落下,便有几位将士把一位中年男子请上前去。林玥认识那人,是他们花溪村的乡民牛二禄,以前经常跟牛大福一起,驱车往县城郊外,运送菊花到一些客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