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富可敌国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是为了菱花铜镜

第四十七章 是为了菱花铜镜

        陆景烁睨了林玥一眼,这个阿玥,之前还为难的跟什么似的,不愿意答应。怎地才只一眨眼的工夫,就又乐意读给自己听了?

        想读,他还不想给她机会了。

        “我看阿玥也有些憔悴,不如早些回去歇息。这张纸条上的字,看,抑或不看,它都不会飞掉。”

        陆景烁在说话时,并不看林玥拿在手中的纸条。他视线落在林玥的脸上,眼神温馨。

        林玥见了,以为阿景是真的不想听她读字条上的文字了,在心里轻轻的舒了口气。这个阿景,还真是善解人意。

        但是,字条上的内容,她可是都看到了的。那应该是仇家的谁托人带给仇适的字条,上面用北弩文字写着:

        【……还请你转告她,务必顾全大局。为父已让人去找过怜梦,让怜梦在五日之内赶到沁荷县,与她相见……】

        林玥知道,柳芸茉只是仇适的叔叔的相好,并没有名分。所以,在仇适的父亲眼里,柳芸茉就只是仇适的堂妹仇怜梦的生母。

        如此,也只是在提到柳芸茉时,用的“她”,很是敷衍。

        怜梦,也就是仇怜梦,是仇适的叔叔和柳芸茉在一起之后,有的个爱情结晶。

        林玥在第一世时,是见到过仇怜梦本人的。那是在一次马球大赛上,仇怜梦跪坐在搭起的高台上弹筝,赢得掌声一片。

        那时,很多人都说,仇怜梦是天下第一美人。

        也有人说,景熙皇朝的第一美女,是裴云姿。

        但在林玥眼里,仇怜梦太过于妖i媚了,远不如裴云姿秀丽端庄,气质出众。

        那时的她,一心只想杀死仇家的人,为自己的亲生父母报仇。对于谁才是天下第一美女的事,无心去理会。

        不过有那么一次,她和陆景烁围坐在火堆边,吃着烤肉,饮酒闲聊的时候,她在无意之中问了他一句:

        “……你觉得裴云姿和仇怜梦,谁才是天下第一美女?”

        陆景烁蹙了蹙眉,问她道:“吃肉还堵不住你的嘴?”

        她听了,便不好再问什么了。

        如今,她穿越回到了第一世所在的时空,还是没想明白,陆景烁当初不愿意回答她所提出的问题,是因为什么原因。

        林玥一思及此事,脑海里就响起机械声:

        “宿主大大小玥玥,你还真是无聊。”

        林玥不服气的翻了个白眼:我无聊?你再说一句试试。

        系统:“再说一句就再说一句,谁能怕了谁?你在六皇子殿下面前提到天下第一美女,就是很无聊。”

        这还没完了?

        林玥气的挑了挑眉。

        陆景烁只见林玥在生气了,关切的问道:“阿玥,你不高兴了?还是哪儿不舒服……”

        “没,没呢。”林玥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会儿还在客栈的二楼的一间客房中,身边还有个人,阿景呢。

        自己刚刚只顾着在和系统闲扯,却没留意到阿景站在一旁,正在默默的关心自己。林玥尴尬的笑笑,把留言字条拿给陆景烁,说道:

        “……你要不再找个人看看,这字条上的内容,是不是这样的。我识不得这些文字,只能靠猜。”

        陆景烁打开字条一看,只见字条上的密密麻麻的北弩文字,书写的并不算流利。可以猜想的到,写这些字的人,当时的心情,很是焦急。

        他是跟着父亲和伯父学过北弩文字的,自然能轻松的看懂字条上的内容。

        果然如阿玥所说的那般,是那位叫仇锁安的毒医,在暗中为仇适带了张留言字条。让仇适去转告柳芸茉,有人要来沁荷县看她了……

        单只是靠猜,都能把这留言字条上的内容给猜的这么准?陆景烁根本都不信。不过还是顺着林玥的语气说道:

        “不过就是一张留言字条而已,反正也不是写给你我瞧的,至于这张字条上写了些甚,咱们不必着急着知晓……”

        “那可不行的,阿景。”林玥劝道:

        “……所以,阿景得把这事放在心上才好。”

        这可不是一张普通的留言字条,而是能让柳芸茉静下心来等候的留言字条。若非如此,仇锁安也不必冒着生命危险来到城里,潜进客栈的客房中,只为了来取走这张字条。

        陆景烁听了,微微点头,道:

        “好,我都听阿玥的。那你先回到客房歇着,我一会儿再去找人问问。”

        林玥记得,在第一世之时,陆景烁是识得北弩文的。他这会儿却说,一会儿再找人问问去。看来,他在这一世是不识得北弩文的?

        这不科学啊。

        “你的七弟和轲廉哥哥他们,应该是识得北弩文的吧?”林玥把心里的疑惑委婉的说了出来。

        陆景烁只听到林玥这么问了,坦诚的道:“识得,我们三个人都识得。只是我一整晚都在稻河村那边看守,双眼都有些难受了,不怎么看的清太小的文字。才想起要去找个人帮忙看看的……”

        林玥只听听这话,心尖儿都跟着疼痛了下。完全都没怀疑这话是不是真的,很是好心的说道:

        “阿景,你快回客房去歇着吧。这字条上的字,就不必再找人看了,我应该没有猜错。还有啊,你今天就好好儿的歇着,让你的七弟和轲廉哥哥也歇一歇……”

        陆景烁心里咯噔了下。让他歇息,还让他的七弟和轲廉哥哥也歇息。不知阿玥有没有想过,要是他们三个人都歇息了,又让谁去稻河村帮他们办事?

        这女子,还真是……

        “好了,你自己也好好儿歇着去。”陆景烁收好了留言字条,转身走出客房,随后上楼回他自己入住的那间客房去了。

        走进客房,沐浴了出来,就听到了轻微敲门声。

        陆景烁打开房门一瞧,只见是七弟陆景霄和牛轲廉哥哥站在门口,想着自己从阿玥手中得到的留言字条还没给他们看。微笑着对他们说道:

        “……快进来。”

        陆景霄和牛轲廉听了,从容走进客房,来到茶几边坐下。

        陆景霄从衣袖中掏出一面菱花铜镜,双手递给陆景烁,说道:“……看来,他们此番来到沁荷县,就是想从一些十四岁的女子们手中,买到她们所拥有的菱花铜镜。但凡是卖过镜子的女子,差不多都因此事而丢了性命……”

        陆景烁接过牛轲廉递给他的菱花铜镜,拿在手中,匆匆的扫了一眼,只见这面镜子并没什么特别之处。

        虽说是面比较精致的铜镜,也还算打磨的比较光滑吧,但并不是他母亲想要看到的那面菱花铜镜。如此,这面镜子于他们而言,就是废铜烂铁,完全都没有半点价值。

        “荒唐!”陆景烁狠狠挑眉,对他的七弟和轲廉哥哥说道:

        “……我们得速速查到这面菱花铜镜的主人,为她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