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更生之始

第十五章 更生之始

        “如果领主心情好,一个暴徒干什么都可能会没事。但也可能刚刚失去庇护,就被领主杀死?”

        镇长点了点头:“领主可能会宣布暂时撤销对我们小镇的文明庇护。我们作为一个‘群体’被宣布非法。”

        向山一愣:“所以,这会怎么……样……”

        尤基似乎提到过,荒野之中有暴徒……

        “荒野里的匪帮啊。”镇长沉重的叹息:“匪帮一般不敢侵袭受到庇护的小镇。但是偶尔也会有小镇,其庇护被撤销了。这个时候,镇子的居民前往其他聚居地,倒还能保留‘个人的庇护’,但这期间,只要还在这个聚居地之内,他们就视同‘不受庇护’。匪徒可以随意劫掠……”

        向山大概明白了,所谓“文明的庇护”,其实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所谓的“群体的庇护”,即“安全区”,另一个就是“个人的庇护”,即“良民”。

        只有“良民”身处“安全区”的时候,庇护才算是绝对有效的。否则的话,庇护是否生效,还是得看“庇护者”的心情。

        这个时代,所有没有触犯“戴森原则”都默认为“良民”。而失去庇护者,一样也可以走进“安全区”——只要他不怕被打死的话。

        向山很是惊讶:“那为什么不去其他聚居地?”

        “首先,其他聚居地的作物产量有限,养不活所有人。如果其他小镇的居民拒绝我们在那里停留……那他们是可以以‘捍卫自身财产’的名义驱逐我们的。”

        “而前往其他聚居地的路上,也有可能被暴徒袭击。”镇长摇头:“村子里还有监控线路,一般情况下匪徒也不敢破坏线路。那等于损害领主的名誉,落领主的面子。但是,如果我们偏离大路去其他聚居地……他们用EMP,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我们全部消失。”

        向山只觉得冷。哪怕他没有感知温度的神经了。

        从镇长的话里,他知道了两件事。

        第一,这个时代真的是乱世。

        第二,任何人的感知义体,都有可能成为上位者的眼睛。

        不然也没必要特意说“用EMP”。

        真是个糟糕到了极点的时代……

        镇长叹息:“如果能够抵抗,我们也想尽量抵抗一下。山,暴徒来袭的时候,你会帮助我们的吧?”

        看着镇长的表情,向山再一次产生了某种紧迫感。

        不同于向山回忆起“约格莫夫”时所产生的压迫感。这是一种迫在眉睫的危机感。

        “时间不多了。”向山对自己说道:“必须得赶上。”

        镇长离开之后,向山才唤回尤基。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尤基感兴趣的部分了。

        向山打算将那个犬型义体,变成自己新义体的零件。

        之前在取出脊椎的时候,向山就已经从犬型义体胸口的伤口入手,剖开犬型义体了。那个伤口在那一张让向山恶心的人脸后方,正好贯穿了埋在胸口的生物脑。

        这生物脑就在金属基蛋白质构成的脑机屏障之中,几根营养管线,以及一个独立的氧气-二氧化碳交换泵与他直连。大脑的正上方,是一个经过大量改造的小脑。小脑几乎就是“挂”在脊椎上的。

        借用医生的刀具,他很快就将狗身上那一层皮毛给剥离了下来。

        “哇哦……”一边的尤基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皮毛之下,并不是想象中的铁皮身躯,而是某种淡蓝色的半透明肌肉。

        没错,真的是肌肉。无数半透明纤维堆叠在一起。无数的放电器就埋在肌肉之中,每一条纤维两头都连接着放电器。这似乎是某种高分子的形状记忆材料,在充电之后就会快速蜷缩起来,如同真正的肌肉一般。

        它真的很漂亮。

        而向山则将目光集中在了自己手中的皮毛上。

        这当然不是真的兽皮。向山就算将自己的眼睛调整到光学显微镜级别,也看不到汗腺、毛囊一类的结构。这一层皮毛的主要成分似乎是某种类似于硅胶的高分子材料,有一定的韧性,至少向山无法单纯凭借臂力就将它撕开。

        但就算这材料本身再透气,表面上做出一层“绒毛”的造型之后,就立马没有“散热性”可言了。

        对于这种用“性能”换造型的做法,向山只能表示十分不解了。

        如果威尔·格兰德道格没有这层皮,那他或许就不需要打开那么大的一个进气口,自然也就不会让他抓到机会了。

        “向山……”尤基扯了扯向山的胳膊。

        向山摇摇头:“有外人在的时候,你随便怎么叫我都可以。但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记得要叫我‘师父’。这是江湖侠客的规矩。”

        “哦,师父……”尤基撇了撇嘴:“这样的……这样的配件,要怎么才能转移到你的身上啊?”

        他看了看向山的腿。还是实心铁柱组成的两根棍子。

        和那工业艺术品一般的肌肉好像完全不搭调。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电子肌肉的每一根纤维,都是可以单独拆卸的。这样的话,就算有了损坏,也可以快速更换……”向山用磁力起子在放电器上戳了几下,很快打开了这个义肢,然后又鼓捣了几下。放电器和周围的纤维自然脱落,

        向山先将放电器放在一边:“嗯,看起来是这样的……我还是蛮走运的。”

        除开胸口有一块肌肉,被电击棒击穿,其中纤维已经全部不能再用之外,所有的肌肉纤维都是完好无损的。

        向山将目光放回胸口的贯穿伤。他在取出脊椎的时候,大脑和小脑就已经彻底坏死了。他打算暂时将这东西放在一边。

        不过尤基指出,按照规定,这种有机成分必须拿到镇子里的农田那边回收有机成分。

        向山不是很习惯这种“将人类大脑作为资源”的看法。但如果从“社会最大利益”的角度来看,尤基所熟知的道德也没有什么错误。他点了点头,示意尤基可以按照这里的规矩处置那个大脑。

        尤基正看师傅肢解义体,看得新鲜,舍不得走。那块大脑就暂且放在了桌子上。

        和大脑一起带出来的,还有三块芯片,和存储装置若干。

        三块芯片之中,有两块是用来驱动义体的。其中有一块是为了防止另一块失灵或出现BUG而设置。另一块则是专门用来转化脑-机信号,让生物脑对义体的掌控能力更强的。

        而存储盘则有可能包含了武道算法、经验卷积一类的东西。

        没错,武道算法。

        人类神经信号的传递速度,在秒速一米到秒速百米之间不等。这要看具体的神经纤维——不同神经纤维的具体数值有差异。另外,神经细胞内部的生物电信号还好说,神经细胞与神经细胞之间的化学信号就真的只能用“龟速”来形容了。

        很多时候,反应快慢,完全就看一条信号需要在神经元之间周转几次。

        但不管怎么说,跟金属线之中近乎光速的电信号相比,神经信号跟“几乎没动”也没什么区别了。

        人类的意识是不可能真的跟上义体的动作的。只有将义体的信号拆解成最短的数据,化作最简单的刺激传递进人脑之中,再由人脑做出近似低级本能的反应——如此,才能跟上现代的高强度义体。

        只不过,图灵机有图灵机绝对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人脑才会继续存在于武者的身上。

        或者说,“武功”一开始就是这么设计的。

        在生物脑之内编写“适应”武道算法的“本能程序”,就是一个武者必须要做的事情——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这决定了一个武者所能达到的高度。

        在大脑之后的,就是一个蓄电池了。这个可比向山之前用的垃圾高级多了,储电量至少是那个垃圾货的五十倍,确实可以支撑一阵子的高强度作战。

        再然后,这条狗的腹腔之内,居然还有一个……内燃机?

        向山找到一根铁丝,沾了沾内燃机上残存的液体。他现在没有嗅觉和味觉,所以先将这铁丝放置在一小块铁皮之下,然后设法搞出一点电火花。

        淡蓝色的火焰一闪而逝。向山的义眼调整镜头,也发现铁皮上多了一点点微不可查的水珠。

        乙醇。

        这个家伙居然是使用乙醇燃料的。

        “这个是……”向山思考了片刻,然后仔细观察犬型义体内部的机械结构。

        “这是与嘴连接的?在蓄电池出力不足的时候,采用内燃机追加出力……”

        尽管和电机比起来,热机的能量转化率很地下,但是它的爆发力却是格外强。

        这个是在电池最大功率恒定的前提下,用来追加爆发力的。

        在清点完自己的战利品之后,向山拿起了从医生那里借来的小型修理用终端。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关于芯片的处理。

        “小型修理用终端”也叫“小型医用终端”,是一种特殊化的智能终端。它的正面看上去很像是二十一世纪的智能手机,只是远比那个要厚。它的背面则是一个1024*1024个金属棍组成的特殊结构。轻轻按下去,它上面就会出现一个贴合按压物的接口。

        这个玩意可以读取绝大多数现代常见的芯片以及存储系统。甚至古老的磁盘也能读取。

        向山已经预先拆过了这个终端。他暂时先将里面的网卡拆了下来,然后将一块磁石黏在不干扰终端自身运行的区域,最大限度的保证不会被人窥探。

        随后,他取下一枚驱动芯片,并将之按在终端的背面。金属棍组成的平面立刻凹陷下一块,芯片上的接口则与金属棍顶端自然接触,如同这终端后本来就有一块插槽一样。

        很快,数据就读了出来。

        “嗯?”

        如果向山还有眉毛,那他应该会眉头紧锁。

        “怎么了?师父。”尤基好奇的询问:“你不会看不懂吧?”

        “如果看不懂,倒也不是太可怕的事情……”向山喃喃:“但我觉得……不应该这样啊?”

        ——我居然……全部都能看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