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一枚芯片镇泥丸,由此我命不由人

第二十一章 一枚芯片镇泥丸,由此我命不由人

        向山对自己的劳动成果点了点头,郑重的对尤基说道:“徒弟,你要记住。这一块芯片,可能就是将你与一般人区别开的东西……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你和我分开了,然后又遇到有人要检查驱动芯片,那么,宁可将这一枚芯片格式化,也不要让人抓住,明白吗?”

        尤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很严重吗?”

        “如果他们发现了这个,就会立刻觉得,你或许是个……自愿放弃庇护的人。”向山拍了拍尤基的脑袋:“如果你有一天不愿意继续跟着我走,我也会帮你将芯片重置回去,全看你自己的选择。”

        尤基疑惑道:“师父,这芯片有什么大秘密吗?”

        “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向山摇了摇头:“只有你正是跟我踏上侠义的道时,我才会说与你听。”

        ——不然你这一生就只好生活在惶恐之中了。

        在尤基做习题的时候,向山不止完成了终端系统的重写,并且还加班加点,优先完成了防火墙的制造。

        “防火墙”之于赛博内功,便是“丹田”之于武侠小说中的内功,是一切内力的起始。而侠客对计算机的掌控程度,便代表了内功的境界。

        向山不记得自己过去是什么境界的内功了,但他知道,大概不会低。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他现在没有可以发挥出那般强大内功的芯片。

        “师父。镇长跟你说过了什么事情吗?”大约是呆得有些无聊,尤基挑起话题。

        向山睁开眼睛,点了点头:“大概半个月之后,可能会有事吧?”

        他必须在这个时间点之前,找回一点点战斗能力。

        “那个时候……福利官老爷来之后的事情?”尤基很快想明白了,不仅有些紧张:“镇长的意思不会是,我们真的有可能被取消庇护吧?”

        向山摇了摇头。这个可真不好说。

        尤基的生物体部分有些发抖。

        “遇到这种状况,你会想怎么办?”向胜男发问。

        尤基思考了一下:“师父,你是侠客吧?”

        向山看着尤基:“然后呢?”

        由于可能存在监控,他没有正面回答。

        “那就在去荒野……你带着我和妈妈!”尤基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恳求:“侠客的话,一定知道如何在荒野中生存,如何避过普通的暴徒!”

        向山思考片刻:“嗯,可能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如果这半个月之内,我能够整理出相关的知识,我会复制一份给你的。”

        “师父?”尤基有些疑惑。

        “如果你觉得可怕的话,确实可以藏起来。”向山点了点头:“这本来就是很明智的决断。”

        “那师父你……”

        “如果直接走了……”向山犹豫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知道,‘离开’可能是最保险的做法。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时候,如果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离开的话,那我就不是我了。”

        向山不记得过去是谁,也不记得自己过去到底有多强。现在的他,就只剩下一个大脑、一架最劣质的义体。面对力量不明的敌人,这个时候,“逃走”或许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

        ——武功就是为了这种局面而创造的……

        ——这是一门……即使只有只剩一个人……即使面对未知的力量,也可以在瞬间逆转强弱的技术……

        ——它的底层设计就是这样的。这是用来抵抗强者暴戾的技术。

        这是用来保护弱者的技术。

        他的内心这么告诉自己。

        不多时,向山就完成了对威尔义体驱动芯片的重构。

        他将芯片交到尤基手里,平静的说道:“尤基,帮我把这块芯片接上我的生物脑。”

        只有装上了这一枚芯片,他才算重新成为了一名侠客。

        重新成为了过去的自己。

        尤基有几分紧张。

        很快,某种只能用“神灵附体”形容的感觉出现在了向山身上。

        尽管向山一直在说,计算机只是工具,计算机所能做到的事情从来没有超过人力的范畴。

        但是,人之所以制造工具,就是因为“效率提升”本身就可以算是一种质变了。

        向山所说的,从图灵机到图灵机之上、到人脑之上的变化,是另一个层次的飞跃,可以说是人到神之间的过程。

        譬如说,普通的铁铲,也只是在“挖掘”上做到了略高于人手的效率。但是,这份效率的提升作用在文明之上,几乎就划分了文明的层次——“铁制农具”的大规模应用,不管在哪个文明圈,都是浓墨重彩的一比。

        更何况,将本来应当有人的手掌承受的损害,转嫁给不属于自身的金属器,本身就是对人的解放。

        计算机也是如此。它只是代替人类用纸笔进行计算,但是,人类将计算的负担,从“人脑”转嫁到了能量上——从人体的化身能,转嫁给了植物数亿年前储存的太阳能、转嫁给了星球重力推动水体的力量、转嫁给了恒星聚变释放的力量。

        计算机一秒之内完成的计算,如果要让人类用纸笔来执行,或许需要一天、一个月甚至一年?

        这就是工具的力量。

        在植入了威尔的驱动芯片之后,向山的工作效率终于提升了。

        他可以在脑内构建更细致的设计图,并将设计图直接储存在芯片之中。他可以消耗电力,调用计算资源来计算更加详细的参数。

        接下来的日子里,向山一面向自己的弟子解释自己最近行为的意义,一面进行义体的重构。

        他的时间很紧迫。他必须要在福利官宣布之前,完成自己的新义体。

        第三天的时候,他嘱托尤基将一组参数交给镇长。

        然后到了第五天,村长将一些东西送了过来。

        这其中就包括一个外装甲。这外装甲外壳非常接近自然状态下人体躯干,有寸许厚,重达百斤。另外还有一层支架。这些支架可以支撑外装甲,使得外装甲不会影响他的活动。

        这种外装甲并不是武者常用的类型。这极大的限制了躯干的活动。但到目前为止,向山依旧没有可活动的脊椎,躯干本来就不能动。而犬型义体拆解下来的动力部分,足够负担这样的外装甲。所以他才选择这样设计。

        一同送来的,还有两根全新的合金腿骨。

        接下来需要重构的,则是人工肌肉的拓扑结构。

        这些人工肌肉当然不是自然状态下肌肉群的样子。自然演化下的身体结构存在太多“能用就行”的不合理之处。比如说,寒武纪古生物那非常随意的神经网络,很多都是中心对称甚至不对称的,与现代动物那些经过自然选择毒打之后乖乖左右对称的神经网络有天壤之别。

        这种状况在生物演化早期开始,就极大的限制了绝大多数物种的智能发育。

        脊椎动物的先祖,曾今因为抢占生态位的关系,退化掉了寒武纪大爆发时更古老先祖遗传下来的神经系统,只留下了尾部的一条大神经。而由于生态环境变化,当这些只剩下一条主神经的生物想要占据其他生态位的时候,这条主神经竟进化成了一套全新的、能够适应轴对称结构的神经系统。

        这就是“脊椎”。

        但这种“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故事,在演化史上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生物演化都遵循“退化之后就不会重新进化出来”的趋势。

        当然,一个物种也不会轻易退化掉什么机能。如果一个性状,不影响一个个体存活到“能够生孩子的年纪”,那这个性状就不会被淘汰掉——简单来说,演化的力量永远无法帮助人类战胜老年病,因为老年病根本不影响繁殖。自然状态之下,生物几乎不能活到老年。

        因此,大量“其实没有什么卵用,但是在年轻时也没有什么危害”的“演化残留物”,或者说“历史遗留问题”,就堆积在生物体内。

        或许,当环境再次变化的时候,它们可以作为“生物演化的容错率”,重新派上用场。

        这也是在“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前提下,较为合理的“策略”。

        但人工义体并不是为了应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未来”,而是为了“一个明确的目的”而设计出来的。

        人造义体完全模仿带有大量累赘的自然义体,从效率的角度来看,是很愚蠢的。

        这犬型义体的肌肉,比自然状态下的肌肉更易于发力,并且同仿生拳法的新变体更加契合。

        但这不是向山所熟悉的武学。

        他要利用这些已有的肌肉纤维、连接放电器以及新的腿骨,设计肌肉纤维的连接方式,做出适合他的义体。

        “没什么难的。”向山对自己这么说道:“一道拓扑几何的问题,仅此而已。”

        好吧,不得不承认,这个反倒是最难的部分。

        这涉及了数以百万记的人工肌肉纤维,放电器以及电路的位置、铺设。

        而在计算完成之后,他还面临着其他的挑战。

        由于缺乏专业的维修设备,这些就只能靠他和自己的弟子动手拼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些人工肌肉纤维,本身就是一种可替换的东西。或许高强度运动下,这些人工的肌纤维也会过热、老化与断裂。而这些人造物并不具备自我修复的能力。这就需要替换了。

        所有的肌纤维,甚至都属于统一的三种规格。

        只要这些肌肉纤维的末端靠近了放电器,那些放电器就能够释放出电磁力,让肌肉纤维末端与正确的电路相连接。

        这确实是个很好的设计。

        至少,向山觉得,自己所熟悉的时代,这种便利的设计没那么常见。

        很快,两条腿逐渐成型。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向山也重新搭建了自己身体的框架。他还没有脊椎作为中枢,需要耗费更多的空间铺设控制电路。另外,他也还需要考虑机体散热问题。

        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讲从威尔身上拔下来的热机与电池都安装进自己的胸膛了。

        与此同时,威尔身上剩下的零件,向山也没有浪费。他逐步替换自己义手上的老化零件,并对自己的义手做进一步优化。

        ——话虽如此,这双手的精度上限实在是太差了。

        这双手真的是个老物件,估摸尤基的外婆用的时候,都不是全新货。

        这玩意再怎么缝缝补补,也没办法作为战斗用的义体。

        ——必须想办法弄一双更好的义手。

        向山将这一条写进了自己的计划表。向山废寝忘食的为自己打造新义体的时候,回收站镇也没有闲着。

        ……………………………………………………………………………………

        在镇长与向山谈过的第三天,以诺就瘸着一个轮子回来了。由于没地方换爆掉的轮胎,他几乎是一点点挪回来的。

        这个样子,当然引发了轩然大波。

        按照以诺的说法,他就是被不知名的暴徒找上,向他询问关于“山”还有“武者义体”的消息。在这个过程当中,维利也被暴徒杀死。

        “就是那具义体啊!”以诺信誓旦旦的说道:“就是因为他没有卖掉那具义体……我们可能被盯上啦!”

        “这是什么混账话,以诺!”对此,镇长只是呵斥:“如果不是山,我们或许连一个税都交不上!”

        “如果不是他多事,说不定一开始就不会有事。”人群之中,有人如此怯懦的说道。

        “混账话!”镇长抽出了祖传的自动步枪,对天鸣枪:“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绝大多数人类都不会去刻意追求改造率。低改造率的赛博人在被枪械命中之后,依旧会受到重创,甚至大量失血致死。而以诺这种重型机械,也有可能被正面打中生物脑而致死。

        不过,很多武者都有正面对抗枪械的经验——外门武学之中,也有专门强调驾驭热兵器的“枪炮道”。武者必须要考虑与热武器正面抗衡的状况。

        正因为如此,镇长当时才没有自己去与威尔·格兰德道格拼命的想法。赛博义体带来的反应速度与生存能力,是能够与传统的热武器对抗的。

        ——不,是先有了“对抗热武器的赛博武术”,然后才有“使用热武器的赛博武术”

        “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镇长大声的说:“我们得想办法自救!”

        虽然领主有义务杀死那些伤害受庇护者的暴徒,但是在“何时杀”方面,领主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

        因此,当领主觉得,杀死一个暴徒的成本远大于收益的时候,他就会停止对暴徒的追杀。

        这放在那些赏金猎人身上一样适用。

        同时,放在暴徒自己身上,也是适用的。

        如果一个暂时被收回庇护的聚居地防御力量足够强,暴徒也有可能不会来攻打。

        现在,他们就必须来组织自卫力量了。

        “他们只是冲着一个武者义体来的,不会是太强的暴徒组织!”村长如此大声说道:“大型暴徒组织也有很多强大的武者!一具义体还不至于将他们引来,所以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就有机会渡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