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狂野十八少年时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请客

第六十一章 请客

        电动车有三个主要部件:电池、电机、电控。

        除了这三大件外,另外再有技术含量的估计就是减震和车灯了。

        电池这不是问题,红崖有一个比较著名的黄海蓄电池厂,他们生产的各种型号的电池就足以应付电动车的需求,总有一款适合的。

        铅酸蓄电池虽然虽然是最传统的蓄电池,但因为它成熟稳定且经济实惠会一直存在下去。

        黄海蓄电池厂也是个老企业了,到现今已经存在了二十多年了。

        但正因为历史久远,观念也就有点跟不上形势了,他们用了二十多年的黄海蓄电池商标竟然没有注册。

        在九三年的时候被南方一个企业抢注。

        没了商标的黄海牌蓄电池只好注册了个宏海,但是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产品销量一落千丈到九五年的时候也黄摊了。

        电池的问题解决了,下边就是另外两个部件了。

        电机也不是什么难事,他们本身就是电机厂,虽然生产的是以交流电机为主,但是也有少量的有刷直流电机生产。

        1987年,在首都举办的联邦得国金属加工设备博览会上,西门子和博世两公司展出了永磁自同步伺服系统和驱动器引起了国内有关学者和生产厂家的注意。

        红崖电机厂别看规模不大,在北辽省可是国家重点电机生产厂家,自然也对这种无刷直流电机进行了研究。

        经过几年的研发,今年上半年取得了国家的产品定型。

        那么现在的难点就在于电控系统了。

        电机厂生产电机当然也有简单的电控配套系统,不过是比较落后的分立元件的模拟电路。

        落后点不要紧,能用就行。

        待过两年摩托罗拉的mc33033芯片问世,可以用它做成高级的集成数模电路电控。

        电动车需要的东西都有眉目了,唯一欠缺的就是一个变压充电器了。

        充电器不是什么难解决的问题。

        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东西进行整合,安装到自己的自行车上,这样一台简单的电动车就诞生了。

        这样以后自己上班就不需要费力的跑了。

        万帆要做电动车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自己少出力,绝对没有要市场化的念头。

        起码现在没有,现在做电动车还不到时候。

        所有的东西梳理了一遍后,他决定下午就开始进行设计,争取早日设计成功。

        万帆刚打定主意,就看见李虹袅袅娜娜地走到自己的机床前,粉面含春,一副随时会发情的样子。

        “小玩意儿,你可是答应请我吃饭的,什么时候兑现呀?”李虹说话语气特点鲜明。

        那种带着颤音的嗲声嗲气,听了让人心里像揣了震动器一般的七上八下。

        “呵呵!李虹!你的心真大,我请你吃饭你就敢去?咱们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吃饭你就不怕我对你做点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

        “咯咯咯!我会怕你?在我的眼里你就像小孩一样。”

        吆喝!占便宜占到老夫头上来了!

        “大姨您好!”报仇不能隔夜,万帆马上反击。

        李虹被万帆一句话噎住了,被噎的干瞪眼。

        “你不是说我像小孩吗,叫你大姨没毛病吧?你如果觉得吃亏我管你叫大妈也没问题。”

        “呸!你这货去趟京城感觉好像学坏了。”

        那必须滴呀!

        “不是学坏了,是开眼界了,说请你吃饭当然会请,我万某人说话是向来算数的。”

        李虹一撇嘴:“还万某人,到底是当作家的料,这还拽上了,那我可就等着了,我不会等到三零零零年吧?”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今天下午下班就安排你。”

        客是一定要请的,万帆计划分先后请两次客,一次请车间几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同僚,一次请车间主任和技术科长以及自己师傅等人。

        这是两个不同的群体不能混为一谈。

        如果一起请影响就感觉大了点,万帆准备分批请,能多花个几十块钱不算事儿。

        中午时间太短,这些人如果喝个五迷三道的下午上班的时候再出点什么事儿他可担待不起。

        所以他决定晚上下班请客。

        晚上喝完了,你就是喝大了弄回宿舍睡一觉也就完事儿,不耽误明天上班。

        万帆准备先请车间的同事,然后再请师傅和领导。

        “李虹!给我去通知几个人,下午下班到仙客来去。”

        “啊!你不是就请我自己呀?”

        “就我和你在一起吃饭,你不怕风言风语我还害怕呢!”

        李虹眼睛一翻:“小玩意儿,你这是啥意思呀?”

        “呵呵!我怕你赖上我,如果你说我非礼你非要我承担责任我冤不冤呀!”

        李虹咯咯地笑,笑得很妩媚:“你这货这次去京城是真的变坏了,会油腔滑调了,说吧都通知谁?”

        “咱们车间的就不用你通知了,绕线车间的江光云,单云丽...”

        “啊!你和单云丽还有一腿?”李虹瞪大了眼睛。

        这个娘们脑袋被灌水了?这种话也敢说出来。

        幸亏车间里的噪音大,否则就她这一句非引发人民内部矛盾不可。

        “有一腿你妹呀,她比我大五岁,我会和她有一腿?你的脑袋一天到晚都想什么呢?光想大腿了?”

        单云丽比李虹还大一岁呢,今年都二十三了,万帆和单云丽可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只是大家能说得来而已。

        李虹花枝乱颤:“还有谁?”

        “装配车间的张智...装配车间的不用,我马上过去我自己说就行了。对了!别到处瞎嚷嚷。”

        一个车间几十个人,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你单年轻的就十好几个,万帆不可能都请。

        人总有远近亲疏,他是今年元旦过后第二天到这个车间的,到现在满打满算才八个多月,不可能和谁关系都好。

        关系一般和不好他自然不会请。

        “就这两个人呗?”

        看到万帆点头李虹转身又袅袅娜娜地走了。

        待李虹走后,万帆想了想就离开机台出了机械加工车间向左二十米进了装配车间。

        这个车间里的张智和他比较谈得来。

        张智在电机厂工作五年了,也算是电机厂里的老职工了,没看见都带徒弟了。

        而且还是一个女徒弟。

        万帆就想自己什么时候弄个女徒弟带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