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庆荣华在线阅读 - 第五百章、民心

第五百章、民心

        曾荣是五日后从李若兰嘴里得知虞冰可能有孕的消息,李若兰说她跟着皇上去见过虞冰,虞冰已有早孕呕吐之症,宣过太医,太医说时日尚早,未敢确认为滑脉,但皇上已命人给虞冰预备上梅干和杏干等预防呕吐之物。

        论理,这是一件大好事,可曾荣从皇上脸上看到的却不全然是欣喜之色,似乎也有忧心。

        还有,自从确定虞冰怀孕之后,皇上有好几天没有宣召侍寝的嫔妃,也没有去瑶华宫,只去过两次坤宁宫探视皇后,大部分时间不是在批阅奏折就是看书和画画,有时也会叫上曾荣和常德子等人陪他去御花园里消食。

        冬日的御花园不但冷清也有几分肃杀之气,不过朱旭最喜欢的是在湖边溜达,下午的暖阳下,冰面上趴了不少懒洋洋的野鸭子和鸳鸯,也有摇摇晃晃地在冰面上穿行的,走着走着忽地屁股落地滑开了。

        也有闲着没事的小太监撑着两根竹竿或树枝也在冰面上滑行,还有直接用一个小板凳倒过来,人坐在里面在冰面上滑行的。

        一开始曾荣还以为皇上看到这些人闲着会生气,没想到他看到滑稽处还会笑出来,这点倒是颇为难得。

        曾荣是后来才从常德子那听说,说是皇上小时候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在冰面上追着野鸭子和鸳鸯玩,为安全起见,肯定不能放任他一个人在冰面上玩,于是,经常有五六个太监陪玩。

        这么着,宫里不当值的太监才有学着滑冰玩的传统,朱悟他们几个皇子休沐时偶尔也会凑个趣,只是不常玩。

        因着王皇后的月份大了,今年腊八施粥不能前往,童瑶得知这消息后,在腊八这日走出瑶华宫,领了这份差事。

        曾荣这一日也参与施粥了,不过她去的不是普济寺,而是陪着朱恒等人一同去了钱家在城外搭的一个流民棚子,钱家要在这连施三天的粥。

        曾荣和朱恒一行赶到时,覃叔已带着一众人等忙了起来,架锅的架锅?    生火的生火?    淘米的淘米,挑水的挑水?

        没看到钱镒?    却意外地看到钱鸿和欧阳思两人也在帮忙,两人在帮着挂一条横幅?    上书“钱塘钱氏施粥棚”。

        “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曾荣看到钱鸿不意外,意外的是欧阳思。

        “我和钱兄在京都码头下船时就认识了?    后又结伴去的钱府?    钱兄不愧是江南世家出身,学问才情等均乃吾辈楷模,我常找钱兄探讨学问。”欧阳思解释道。

        “欧兄这话令在下汗颜,欧兄的学问才情在下只能望其项背?    还请欧兄多多指正。”钱鸿说完笑着向欧阳思行了个抱拳礼。

        “你们两个一个是我表兄一个是我先生?    一定要这么酸唧唧地说话?”朱恒颇有点不适应。

        说到底,他还是和外人来往的太少,不太习惯这种说话方式。

        “酸吗?”欧阳思和钱鸿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哈哈一笑。

        “这么多流民?    粮食够吗?”朱恒看着台下已有不少衣衫褴褛者聚集过来了,一边打听一边主动排队。

        “回二殿下?    日常没有这么多流民,是打听到我们要在这施三天粥从附近赶过来的。”覃叔听到问话?    在一旁大声回道。

        “二殿下?这位是二殿下,是皇上的二皇子?    可这不是钱家的粥棚么?”百姓们听到这称呼?    纷纷议论起来?    也有胆大的直接问出来。

        没等覃叔开口,小厮中有人说了出来,说钱氏是前皇后的娘家,这场善事是二皇子和钱氏一起出粮做的。

        这话一说,流民中有位年岁大跟着附和,说是前皇后确实姓钱,还说前皇后每年冬至、腊八、小年都会在出来施粥做善事,可惜早早病没了云云。

        那位老人家一开口,顿时有几位年岁大的也回忆起来,他们也曾吃过前皇后施的粥,故此,得知这粥棚和前皇后有关,有人老泪纵横地要给朱恒磕头谢恩,朱恒忙命侍卫们去把人扶起来。

        “很惭愧,今年的钱粮大部分捐给西北赈灾用了,能帮到你们的有限,希望来年能风调雨顺,你们都有个安身之处,也能吃饱饭。”朱恒没见过这种场面,不觉有点泪目。

        曾荣看其中不少人还有点劳动力,不像是不能自食其力的鳏寡孤独,遂低声和朱恒商量了一下,她知朱恒有几个庄子,庄子里应该能收容这几十个人,不能下地做重体力活,可养点鸡鸭鹅或猪牛羊是可以的,再不济还可以看管点果树什么的。

        当然,这些事情朱恒也不懂,只能交给覃叔去打理。

        “这么一说,我也有个主意,不知当否?”欧阳思听到朱恒和覃叔的对话,插嘴道。

        “求之不得,欧兄请讲。”朱恒笑道。

        欧阳思的意思肯定不止这几十个流民,一会得知消息后肯定还会有人赶来,故而他提议以钱家或二皇子的名义买下一座荒山,把这些人养起来,一边采集药材一边种植药材,绝对能养活他们自己。

        不过前提是,先期投入有点大,可这个大要看对谁而言,对欧阳思是无能为力,但对钱家和二殿下来说,绝对是小手笔。

        欧阳思也是见这边荒山太多,正好有这些闲人,才帮着出了这么个主意。

        “我看行,正好我们钱氏的药铺和医馆业要开张了。”钱鸿笑着附和了。

        曾荣才听闻此事,看了朱恒一眼,朱恒回他一笑。

        原来,钱镒也不死心,从覃叔那得知朱恒的腿不是不能治好而是被宫里的太医耽搁后,以钱家的名义在京城开一家大药铺和医馆,同时暗中命人去查访专治跌打损伤这方面的名医。

        只不过碍于覃叔的提醒,钱家也不敢操之过急,只想把名气先打出去,把钱家的几项生意陆续铺展开了再来专注此事。

        而欧阳思之所以提议种药材确实也有为朱恒考虑,待朱恒腿上的经脉打通了,他需要用到大量的药材来熏浴,且不是一天两天,是常年,可采购这些药材很难说不惊动宫里的人,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去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