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庆荣华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六章、搜捡

第五百零六章、搜捡

        这天下午,曾荣一直待到晚膳时分朱旭也没有回来,膳食局的人过来传话,说是皇上留在慈宁宫用膳,曾荣和内廷局的杨史官一同散去了。

        次日,因着不用上朝,曾荣也没着急起来,约摸巳时左右,阿春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把曾荣推醒了,说是皇后那边出事了,貌似是早产了,这会宫里的太医和女医还有皇上等人都过去了,嫔妃们也大多过去候着了。

        曾荣唬了一跳,忙从炕上爬起来,刚把衣服穿好,她回过味来了,这事跟她没关系啊,她不能往前凑!

        “这两日咱们没靠近皇后和坤宁宫吧?”曾荣自己回忆了一遍,不敢确认,又问阿春。

        “没有。”阿春细思了一会,很坚定地摇头。

        “那就好,不干咱们事,一会你去取饭,顺道打探一下有什么最新情况,也别太刻意了。”曾荣说完要水洗脸。

        既然起来了,她想赶一会绣活,她的嫁衣还没有做好呢。除了嫁衣,还有亵衣和中衣以及鞋袜等,冬日夜长,这些时日她和阿春两个都在赶针线活。

        因着不打算出门,一番简单的洗漱后,曾荣把头发胡乱绾了个简单的丱发就坐到了绣架前,白日光线好,她用来做绣活,晚上灯光暗一些就做针线活。

        阿春见她忙上了,也不打搅她,自己把屋子收拾了一遍后拎着个食盒出去了

        曾荣一忙起来就会忘记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咚咚地敲门了,她听着不像是阿春,刚拿一块绢丝把绣架盖上,只见门被推开了,坤宁宫的方掌教带着两个粗壮的婆子黑着脸进来了。

        见曾荣在屋,没等曾荣问话对方先训道:“在屋子里为何不开门?”

        “方姑姑,您这是?”曾荣本能地咯噔了一下,脑子也飞快地过了一遍?    委实没发现自己究竟又犯了什么错。

        “我问你为何不开门?”对方继续逼问。

        “不好意思?    我刚要去开的,你们就冲进来了。”曾荣没好气地回道。

        “你们几个?    给我好好搜一搜。”方玉英斜了曾荣一眼?    对那两个婆子说道。

        “慢着,凡事必有个缘故?    一大早你带着人进门就说要搜,总得让我知晓为什么吧?别忘了?    你们站的可是内侍监的地盘。”曾荣拦住了那两人。

        两婆子见曾荣伸手拦人?    看向了方玉英。

        “问的好,凡事必有个缘故,我们也想知道为什么,皇后娘娘究竟和你有何过节?    你非要这样没完没了地害他们母子?”方玉英一边说一边在屋子里踱起了方步。

        她先是走到屋子中间的圆桌上?    翻了翻桌上的笸箩,笸箩里有阿春绣了一半的鞋面,是给曾荣绣的,大红的鞋面上绣着一朵盛开的芍药,芍药上还有一对翩翩起舞的蝴蝶。

        另外?    还有一只曾荣昨晚刚做好的荷包,也是红色缎面的?    上面绣的也是芍药。

        显然,这些不是方玉英想要找的东西?    饶是如此,她也把这荷包和鞋面拎起来?    嘲讽道:“我可警告你?    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若是做出什么有辱皇家声誉的事情来,可别怪我们不给你留情面。”

        “这话稀奇了,我绣的东西我自己用,跟皇家声誉有何干系?方姑姑想必也不是闲人,有何事不妨摊开了说,若真和我有关,自当配合。”曾荣可不想和对方磨蹭下去,她怕对方翻到她绣的嫁衣。

        哪知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曾荣刚闪过这念头,方玉英就走到了绣架前,一把掀开了上面的绢丝,绣架上正是曾荣绣了不到一半的嫁衣前襟,图案是凤穿牡丹。

        “好啊,你这是在做什么?这等逾制之物你也敢绣?知道这是什么罪吗?”方玉英自以为抓到了把柄,大声嚷嚷起来。

        “方姑姑,我是绣娘出身,之前绣过的逾制之物多了,你不会不清楚吧?”曾荣不耐烦地打断对方。

        “此一时彼一时,你该不是告诉我这又是给哪位主子绣的吧?我想知道,宫里除了皇后娘娘还有谁敢穿这衣服?”方玉英自然清楚皇后没有找过曾荣,故而底气倍足。

        “怨不得方姑姑不清楚,这是嫁衣,民间的嫁衣是可以逾制的,不单有嫁衣,还有凤冠霞帔呢,都是逾制之物。”曾荣只得辩道。

        “嫁衣?谁的嫁衣?你吗?”方玉英顾不得恼怒,联想到方才的鞋面和荷包,她着实有几分好奇了。

        这丫头居然不声不响就要嫁人,难不成前些日子的传闻是真的?她果真要嫁给二殿下?

        这事瞒得可真紧啊,连皇后都被蒙在鼓里呢。

        可这也太离谱了吧?一个农家女,嫁给皇子,皇家难道不怕丢人?

        不成,她得帮皇后娘娘把这事搅黄了,一个二殿下就不好对付,再加上曾荣这个王家的克星,只怕皇后娘娘想赢就更难了。

        “你们两个,好好搜搜。”方玉英也不跟曾荣废话了,直接对两个婆子说道。

        她想看看,曾荣这究竟能找出多少备嫁的东西来,是否能拿来做点文章。

        两个婆子自是听方玉英指挥,得了这令就开始在屋子里翻腾起来,正乱糟糟之际,阿春回来了。

        “出什么事了?”阿春也被对方的阵势吓到了。

        曾荣摇摇头,正待开口,只见其中一个婆子从炕尾的笸箩里翻出一个竹熊荷包来,方玉英接过这荷包就让曾荣跟她走,说是去见太后。

        太后?

        曾荣看向阿春,这事怎么又跟太后关联上了。

        “我想起来了,前几天十殿下来乾宁宫找皇上,皇上出去了,十殿下喜欢皇上案桌上的那个竹熊摆件,非要拿走,当值的公公见十殿下哭闹,就先给了他。可这跟我们有何相干?”阿春拍了下自己脑袋,说道。

        那天也是赶巧,曾荣自己在偏殿忙,她一个人无聊,跑去和当值的宫女太监玩闹,正好赶上了这事。

        说实在的,若不是看到这竹熊荷包,她是绝对想不起那个竹熊摆件的。